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消灭渣男在线阅读 - 第1160章 虐恋女主黑化后(19)

第1160章 虐恋女主黑化后(19)

        黎落走进主卧配套的洗手间,关上门,想了想,又在主卧投了一张录像卡,这才瞬移离开。

        陈洵住在一处偏僻的老小区,黎落拢紧大衣,敲开他家的门。

        来开门的陈洵乍然见了黎落,还以为自己眼花了,等反应过来,他迅速扫了一眼她身后。

        黎落看出他的顾忌,解释道:“我一个人来的。”

        陈洵犹豫了一下,这才把她请进屋里,关门之前还不放心地在走廊上张望了一遍。

        “你怎么来了?”陈洵关上门连忙问,还是这个时候过来,现在已经快夜里十一点了。

        以盛斯意的性子,怎么可能允许姜梨在这个时间跟他碰面。

        “我是偷偷跑出来的,盛斯意不知情。”黎落拒绝了陈洵要请她到客厅坐下的举动,就在玄关跟他说话,“陈老师,时间紧急,我长话短说。”

        黎落把自己出狱后被盛斯意接回家,并假装失忆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陈洵越听脸色越难看,等黎落说完,他拳头都攥起来了:“盛斯意这个畜生……你现在要怎么办?一直待在那里也不是个办法,盛斯意不是正常人,他迟早会伤了你。”

        “我现在还不能走。”黎落说,“我儿子在他手上,而且,我想调查清楚沈逾竹死亡的真正原因。”

        说到这个,陈洵迟疑了一下:“沈逾竹……不是你杀的?”

        “不是,她故意从楼梯上摔下来,嫁祸我的。”

        陈洵微微一顿,眼神有点微妙。

        黎落知道他对此事抱怀疑态度,毕竟“姜梨杀了沈逾竹”这件事在姜梨的社交圈子流传了六年,什么样的说法都有,姜梨还为此坐了六年牢。

        现在仅凭她一句话就想推翻,陈洵不相信很正常。

        黎落转移话题:“陈老师,这几年盛斯意对你做了什么?”

        陈洵呼吸一滞,他咬着后槽牙,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的动作,像是不忍去回想那段惨痛的记忆,半晌才抬起左手,向黎落展示了一下僵硬的手指。

        “下班路上被一群小混混围堵殴打,神经受损,职业生涯就此葬送。”陈洵眼中满是扭曲的痛苦,“而且他对我家进行商业上的恶意打压,公司破产,六年了,他到现在都没有放过我,每次创业稍微有点起色,都会遇到种种匪夷所思的刁难……我连我妈的医药费都快付不起了。”

        黎落:“……抱歉,陈老师,你是被我连累的。”

        陈洵摇摇头:“你也是受害人,要怪只能怪盛斯意这个畜生。”

        黎落沉默了一会儿,问:“陈老师,你能帮我个忙吗?”

        陈洵顿了顿,面露犹豫,没有立刻答应下来:“你说说看。”

        “我现在待在盛家,很多事都没法施展开手脚去调查,你能不能帮我去查一查沈逾松?”

        “沈逾松?为什么要查他?”

        “他不对劲,我怀疑他知道沈逾竹真正的死因。”黎落说,“盛斯意对你的恶意来自我,我跟他的纠葛一天没结束,就会拖累你一天,如果能证明我的清白,让盛斯意意识到错的人一直是他,我是无辜的,你也是无辜的,也许能把你我从眼前的困境中解救出来。”

        陈洵似乎被盛斯意整怕了,听到黎落这么说,他第一反应是拒绝:“不,我做不到……要是被盛斯意知道我跟你私底下还有联络,他不知道又会想出什么阴招来对付我。”

        看着只是提到盛斯意就满脸都是惧意的陈洵,黎落忍不住揪心。

        六年前的陈洵是何等意气风发,他本来有光明的前途,该带着他与生俱来的音乐天赋攀登上新高度,该受很多人尊敬和崇拜,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狼狈地蜗居在这个偏僻的小区,为母亲的医药费发愁。

        “抱歉……”黎落叹了口气,“我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不会让你再受连累,陈老师,你再忍耐一段时间。”

        陈洵:“……”

        “我先走了,你保重。”黎落说着,转身要去开门。

        但走到门口,她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陈老师,有件事我想向你求证一下。”

        “你说。”

        “六年前我跟盛斯意结婚后,在学校遇到你那次,你问我是不是被盛斯意家暴,当时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是谁告诉你我被家暴的?”

        陈洵皱眉回想了一下,说:“我当时收到一条匿名求助短信,说盛斯意打你,希望我能带你走……”

        “以我的口吻?”

        “对。”

        “短信不是我发的。”黎落说,“在已知盛斯意把你当成假想敌的情况下,我要是被家暴,不会向你求助,而且我很清楚你不是盛斯意的对手,你救不了我。”

        陈洵一愣。

        “这是个圈套,你,我,盛斯意都上当了。”

        陈洵稍稍一琢磨就想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他皱眉:“是谁这么狠毒,用这种方式来陷害我们……”

        “我猜是沈逾竹。”黎落说,“那天我跟盛斯意大吵一架,他晚上没回家,后来我才知道他在外面喝酒,沈逾竹一直陪在他身边,没过多久沈逾竹挺着肚子上门宣告怀孕,按时间推算,她的孩子是那晚怀上的。”

        陈洵:“……”

        “都说死者为大,我不该去怀疑一个死去六年的人,但如果这件事是沈逾竹干的,她当年造的孽,到现在还在影响我们,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还有可能让你我一辈子都不得安生。”

        “……”陈洵说不出话来。

        黎落说完,不再久留:“陈老师,我先走了。”

        她刚握住门把手,身后传来陈洵的声音:“你等等。”

        黎落动作一顿,她转身看着陈洵。

        陈洵眼神闪烁,一番激烈的纠结后,他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调查沈逾松的事,我该怎么做?”

        黎落嘴角一抿,折返回去,迅速把自己的计划跟他说了一遍,末了不忘嘱咐:“调查不到也别勉强,一切以安全为主。”

        陈洵点头:“好。”

        两人刚说完,系统亮起灯,相里安提醒道:“盛斯意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