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你的聊天群?不!是我的!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凤临城

第十五章 凤临城

        凤临城,一个小型传送阵内,李清跟辰溪二人缓缓显出身形。

        李清环顾四周,这里不像是盛京,只是天胤王朝下辖的一个小城市,相比起盛京来说没那么热闹,也没有那些新式的事物,但是也有自己独特的风味。

        李清二人走出传送阵,周围的马夫看着两人甚至有些踌躇不敢上前,无它,两人气质实在是有些清贵了。

        就在一个马夫鼓起勇气准备上前询问时。

        李清和辰溪便直接向前走去,似慢实块,不多时,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街道上的众人眼里。

        “这两位贵人看起来应该都是练气期的高阶修士了。”一个中年马夫有些羡慕的对他的同伴说道,虽然修士他也并不少见,但是他见的大多都是一些刚入练气期的。

        而看刚才两人的气度,跟他见的那些修士有些天壤之别,甚至还要超过他曾经惊鸿一瞥见过的一位筑基期修士,更别提看起来还这么年轻,但是他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并且对自己刚才诞生的想法有些自嘲,怎么可能?

        “怎么?你也想成为修士。”他的同伴有些嗤笑道。

        “我是不敢想了,前段时间我才后天返先天,如今都快四十了,不过我家那小子我感觉还行,前两天达到了后天巅峰,说不得哪天就被哪个门派看上了。”中年马夫有些骄傲的说道。

        “你家小子不是还不到二十吗?挺不错的,不过我又没有家室,你跟我炫耀什么?”中年马夫的同伴哈哈大笑道。

        不过他的后背在中年马夫看不到的情况下,却是瞬间湿透了,也只有他注意到,刚才李清二人在离开时,目光朝他瞥了一眼。

        直到两人远去,中年马夫的同伴还有些心惊,“这么个小城市,怎么会来这么一个怪物。”那个女娃娃还好说,虽然天赋相当高,但是勉强还在可接受的范围内,虽然这个可接受只是针对一小部分人,但是那个男的,竟然让他都有些看不透。

        不像中年马夫,他可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两人身上那种独属于年轻人的蓬勃的生命力。

        ……

        “我家族虽然比不得那些大势力,在这凤临城的百姓心中也是天上的人物了,说的话要比城主府还要管用一些。”

        辰溪一边赶路一边跟李清介绍着自己家里的一些情况,就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头有些隐隐作痛,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有些记不清了。

        慢慢的,随着这些想法的产生,辰溪感觉她的意识似乎要渐渐散去。

        “师妹,你刚才说了什么?”李清看着辰溪的眼睛问道。

        “哦哦,我是说我家族在凤临城还是挺厉害的。”

        “今天你主要就是要拿回自己的东西是吧?”把目光收回,李清确认了一下。

        “嗯。”

        “我还以为你要给你大伯一些教训什么的。”

        “这些倒是不用。”辰溪声音有些复杂,“毕竟大伯他到底也是我的亲人。”

        “除了在那两件事上,家族里倒是没有其他对不起我的地方,包括父母的遗产,都是经过公正的。”

        “而且当时我的离开,现在想来,也是大伯他有意无意的插手。”

        “不然的话,如果大伯真不想我走,我一个当时毫无修为的小女孩又怎么可能联系到陈婉姐所在的商会,而且还能顺利逃出家族,并且有惊无险的出城了。”

        辰溪叹了一口气,“这对大伯来说应该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了,他的女儿不用嫁给一个废物的同时,家族名声又没有下降的太多,而且又不用对我有什么愧疚,毕竟一切都是我自己选的。”

        “还要再加上一条,等你知道这件事的始末后,也不会对家族有太多的恨意,至多有些怨言罢了。”李清又接了一句。

        “而且我估计当时你能够跟你那个陈婉姐的商队一起离开,恐怕还有你大伯的推动,毕竟就算是专门的商队,相关费用会降低不少,但是估计也不是你父母给你留下可动遗产能够抵消的。”

        看着辰溪欲言又止想要说些什么,李清又加了一句,“你想说,你父母对那个商队执事有恩,也许是陈婉帮你垫付的?”

        看到辰溪点了一下头,李清笑了下,“再大的恩情也会抵消的,你想想你那个明姐在到达了太上道宗的疆域后又为你做了些什么?”

        辰溪沉默了,陈婉姐帮她报了那一届了太上道宗弟子招生,并且给她留下了一条后路,告诉她如果没有成功加入太上道宗的话,就拿着一个信物去一个普通的村子,她帮辰溪打点了一下,而且还给她留下了一部修行功法和物资。

        如果陈婉姐在路费上已经为她大出血过一次,还会在到达后为她做这些事吗?

        辰溪当时只是以为陈婉记挂着跟她母亲的交情以及恩情。

        但是辰溪现在也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自然不会那么天真了,恩情是会被耗尽的,更何况是一个死人的恩情,当然也不是说陈婉冷酷什么的,人之常情而已。

        “所以现在你怎么办?”李清有些好奇的看着辰溪。

        “还是原来的打算,取回我的东西,跟家族两清。”辰溪沉默了一会儿后毫不犹豫的回道。

        李清笑了,这次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笑意。

        没错,辰溪大伯的确是为她做了不少,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什么?是通过辰溪牺牲,来保住他的女儿,保住家族的名誉。

        且不说让辰溪将修行时间押后,对于修道人来说就是阻道之仇了,就说一个小女孩孤身前往一个完全陌生的异域,即使有在两地之间固定往来的陈婉照顾,辰溪大伯会不知道多么危险吗?

        肯定是知道的,他可不能够预测未来,知道辰溪会被太上道宗收录,甚至报名太上道宗弟子招收这件事都不是辰溪大伯决定的,但是他还是这样做了。

        “到了。”辰溪看着眼前气派足以跟旁边的城主府相提并论的辰府眼神还是有些复杂,但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