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限制级旧日乐园(诡秘降临时代)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寡妇

第六十五章 寡妇

        第六十五章寡妇

        离开天理会的委托所的时候,叶方察觉到一道目光。

        那来自于殿前第二骑士团的队长詹姆斯,他用不加掩饰地审视目光盯着这边的叶方。

        而上一次和叶方有一面之缘的副队长福特就立身在他的身边。

        叶方平静地与他对视。

        片刻之后,魁梧的红发男人率先移开目光,叶方微微颔首,和毫无察觉的陈并肩离开。

        天理会这边对受邀者被杀的事件统一归档了,四个被杀者都记录在同一个任务之下,但这个任务本身还只是调查几个受邀者被杀案背后是否有联系,因此,只是九档的任务,因为可能涉及非凡者或渗透事件才有二十旧币的委托费。

        纠察队在此之前已经进行了初步的调查,但也没有得出明确的结论——就如此前顾彤描述的,那几个同学死的时候身边都没有任何其他人,而且死法诡异,彼此的死亡时间又相差不少,死法也各不相同,有的像是非凡能力介入的诡异“自杀”,有的却是极为明显的他杀,看起来简直像是有本地人厌憎受邀者而偶然杀人。

        而且,此前叶方接到的几个委托,哪怕是歼灭人面鼠的委托,调查内容都十分详细,而在此前围剿第二种姓里斯的委托中,虽然没有准确地表明对方的全部能力,但那是因为信息差的原因纠察队和天理会也不掌握,但在此之外,里斯的住所和周边情况都消息地注明了……

        而这个与受邀者有关的委托资料却给叶方一种敷衍的态度。

        这是无处不在的天然敌意和漠视。

        叶方收起资料,目光微凝。

        而便在这时,陈忽然道:“我知道有一个人,或许知道与这个邪神相关的线索。”

        叶方看向他:“为什么不早说?”

        “因为……”

        “是艾丽莎夫人?”叶方从对方游移的神色便得到了答案。

        陈尴尬地笑了一声,道:“看起来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

        “在这个世界上,能掌握到各种途径的大量信息的一般只有两类人,社会地位不高的地头蛇和有钱人。”叶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道,“看来我们得先去见见这位艾丽莎夫人了。”

        “你打算和她共进晚餐吗?”

        “当然不。”叶方瞪视了陈一眼,两个人穿过黑夜之城,向沿河地带的豪宅和富人区行去。

        今天叶方出门没有戴铁面具却仍是藏头露尾,不过眼下,他这身打扮已经算是标志性的了,路上有不少人都认出他来了。

        小镇般的城市里,哪怕没有网络,消息也可以传的飞快。

        艾丽莎夫人的宅邸是临河的一栋哥特风格的幽深宅邸,矗立黑夜之中像是一座幽冷的古堡,其窗户上透出的点点黄色灯光驱散了些许阴暗,让这里略微有了些人气。

        这一次叶方没吃闭门羹,在上百平的宽敞会客厅里见到了那位肤色苍白的艾丽莎夫人。

        对方穿着一身黑色天鹅绒长裙、映衬着完美的身段和一张精致的面孔。

        她站起身来主动迎接,笑吟吟道:“看来你就是那位从东京来的叶先生,还真的如传闻一样,藏头露尾,不见真容。”

        叶方道:“没错,就是我。”

        陈悄悄捅了他一下:艾丽莎夫人的意思是想要看看你的脸啊!

        叶方像是没感受到一样,目光沉静,没有任何要露出真容的态度来。

        艾丽莎夫人似乎倒并不在意,她笑着邀请两个人坐下来,这时候,才有女仆送上红茶。

        到了这会儿,艾丽莎夫人才笑道:“那么,叶先生,你是来和我共进烛光晚餐的吗?”

        “不是。”叶方言简意赅地吐出这两个字儿。

        陈的神情有些僵硬。

        而叶方的下一句话才见转折:“我最近在忙着一份委托,得这件事情处理完了,我才能和您共进晚餐,我想,你也不会希望在晚餐的时候受人袭击吧?”

        艾丽莎眸光连闪,显得有些好奇:“我能问问,你在进行什么委托吗?是在处理渗透事件吗?”

        “我在寻找一个扎根黑夜之城的邪神教会。”叶方道,“他们信仰的那个存在的尊号是极昼烈阳。”

        前面一半,艾丽莎还是笑吟吟的,而听到后面,她的脸色却是骤然一沉,笑意瞬间褪去:“你找他们要做什么?”

        她知道些什么!

        叶方想了想,把自己的脸露了出来。

        那是一张苍白、冷峻的面孔,过分年轻的脸上却糅合着与年纪不符的成熟和镇定,似乎有种天然的男人魅力。

        艾丽莎的眼睛微微眯起:“我确实知道一些,像是我这样的人,总有各种各样的人和组织想要和我攀上关系,你说的这个就是其中之一,但我是戏剧之神的信徒,我不会背叛我的神,但我也不会给自己自找麻烦。”

        “我是揭幕人,我就是来解决麻烦的。”叶方微微前倾身躯,靠近对方。

        陈看见这一幕,心中莫名一突,忽然想到:叶兄不是要用色诱吧?

        叶方当然不会这么做,他知道,若是应对尼克那样的人,色诱或许有用,但坐在他面前的这位是个能在这种鬼地方混出名堂的女寡妇,她或许对年轻的男性非凡者感兴趣,但也就仅此而已了,正如她自己所说的,她不会因为一点兴趣给自己找麻烦。

        而叶方虽然觉得自己长的还可以,但也远远没到索菲娅那种夸张的地步,更不可能做到什么色诱。

        因此,他停顿片刻,缓缓说道:“你觉得,我千里迢迢地从东京来到黑夜之城这种地方,是为了什么?”

        “嗯?”艾丽莎有些疑惑,似乎不明白叶方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而叶方似乎根本没有准备听对方的话,他脸上的表情渐渐褪去,变成完全的面瘫脸,只有语气是有起伏的,缓缓说道:“我花了两百旧币跑到这里来,当然不是来赚钱的、也不是来声张正义做什么救世主的,如果我想这么做,东京或其他什么地方应该都是比黑夜之城更好的选择。而我如果是想要安安分分找个地方躲起来享受清闲,我也没有必要来到黑夜之城,更没有必要‘费力不讨好’的调查传送和邪神相关的事情……”

        听到这里,尤其留意到叶方加重的费力不讨好这一句,艾丽莎终于露出有些好奇和探究的神情:“这么说,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叶方的脸上仍然没有任何变化,只微微停顿,在自己的脑海中组织……谎言。

        铲除威胁自己的邪神教会、找到黑夜之城天理会“时空之龙”圣骸的藏身之处,以受邀者的身份夺取圣骸回家。

        这是叶方的真实目的,也是绝对不能说的,因为说出来,他不但失去所有臂助,更将成为全城之地,也对不起一直在帮自己的陈。

        因此,他需要另一种解释。一种足够合理、短时间无法证实或被戳破、且能最大限度为自己攫取帮助的“解释”。

        好在,喜欢未雨绸缪的叶方对此早有一定的准备,这时只需要稍加修缮,便足够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