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限制级旧日乐园(诡秘降临时代)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线索

第六十四章 线索

        第六十四章线索

        陈闻言微微皱起眉来:“详细的我还不太清楚,说真的,要不是你想要打听,我还真没有想过,这样诺大的城市与城市之间的传送通道到底是怎么维持的。这两天我一直在寻找相关的线索,但收获不多,大都是某些人见过的、传送当时的描述,什么天理会圣堂后面的传送圣所之类的,你也知道,黑夜之城这个样子,能花得起钱传送去其他城市的人并不多,就算去了,也没有几个会选择回来的,而来这地方的外乡人就更少了,顶多是几个搞商贸的大财主知道一些,但也都是表面的东西,传送时候什么样,不用说你也知道吧?”

        在陈的认知里,叶方是从东京大城市传送到黑夜之城的,亲历过传送的人。

        但可惜,叶方还真不知道传送时候该是什么样儿,但他还不好直接问。

        叶方搓了搓自己的下巴,觉得自己挖个坑似乎把自己埋住了,道:“说一说,你打听到的,别人看见的传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我参考参考。”

        陈也不疑有他,道:“也对。嘿嘿,不瞒你说,我说是几个,但我其实就打听到了一个人的说法,你知道艾丽莎·罗斯特吧?”

        叶方点头。这是黑夜之城本地有名的女“财阀”,三十岁出头,是地方有名的寡妇,黑夜之城安全区里少有的“生意人”。前段时间叶方想要靠给别人当保镖去富人区毛遂自荐的时候就曾经一度被女仆赶了出来,连那位据说风韵犹存的寡妇的面都没见着,因此印象颇深。

        叶方不由得眉毛一挑,明白过来,狐疑地问道:“我听说她家的女仆很凶的,你怎么顺利从她口中得到情报的?”

        陈用有些诡异地笑容说道:“你不是本地人,肯定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

        “因为艾丽莎夫人早年就没了丈夫,所以最喜欢结交年轻有为的非凡者。”

        叶方的嘴角抽搐,强忍住了自己拍桌子的冲动。

        陈的笑容变得有些猥琐,“当然,从前我是不认识她的,她也对我这种不入种姓的非凡者不感兴趣,这一次咱们这个揭幕人小队不是出名了吗?所以她就知道咱们了……”

        “等等……”叶方眉头一皱,“你说他对不入种姓的非凡者不感兴趣……”

        “不愧是你。”陈缩了缩脖子,“我答应她你愿意和她共进烛光晚餐。”

        陈本以为他说出这种事儿叶方估计要拍案而起,但令他惊讶的是,叶方表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反而是淡淡地“嗯”了一声,甚至感觉有点小期待。

        叶兄不会是对少妇感兴趣吧?

        不!

        陈想到这家伙连受邀者的委托都敢接——这哪是对少妇感兴趣啊,分明是对少妇的钱感兴趣啊!

        “烛光晚餐可以,但近期不行,受邀者的委托我们最好尽快处理。”叶方道,“说说吧,艾丽莎夫人和你说了些什么。”

        陈道,“艾丽莎夫人是黑夜之城少数去过大城市还回来的人,用过好几次传送,在我替你答应了你愿意和她共进晚餐后,她告诉我,黑夜之城的传送圣所——那个圆形的花岗岩广场在传送开启的时候,中央会下坠,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空洞,传送的时候,他们被勒令站在距离空洞至少一米远的位置外,传送的启动过程大概有七八秒,期间空洞里会升腾起紫色的光芒,和圣所边缘位置的那些古老的时刻相互对应,在神父的引导下完成传送。”

        按照索菲娅那边的说法,传送是通过“时空之龙”的圣骸完成的,那么,圣骸就一定在圣所广场之中,是那个空洞之中?还是广场本身?亦或者圣骸掌握在神父的手里?

        这都有可能。既然是生物的骸骨,且还分散在东大陆各个安全区之内,那么应该不会太大……

        得进一步缩小目标才行。

        叶方问道:“关于传送原理,她也不知道吗?”

        陈摇摇头:“她就和我说了这么多,然后和我说,要想知道更多,就得你自己去问了,当然,她这么说其实是怕你不见她,但……”

        “但你没想到我这么痛快地答应了烛光晚餐?”叶方看着陈有些茫然的眼神,淡淡地说道,“一般人想和富婆扯上关系还没有机会呢,得到艾丽莎夫人的青睐,我们或许能得到一大笔赞助,这对我们建立商业帝国很有帮助。”

        “商业帝国,这个词用的好……”陈目光呆滞了小片刻才有些反应过来,目瞪口呆地看向叶方:“叶兄,你这是打算投怀送抱了?”

        而叶方却正站起身来,扭头去准备自己的东西。

        他当然没准备投怀送抱。他的目的是回家,光是这一点就能推翻他自己的胡言乱语。但他也想着,或许自己走之前能帮陈一把。

        “你这是要干嘛去啊?”

        “当然是出门调查。”叶方道,“上回我碰见了一个信仰那什么极昼烈阳的占卜师,我去找她,也许会直接找到线索也未可知。”

        说话的功夫,叶方已然是走到门口了,陈也连忙跟上,道:“我觉得这可没那么容易,要是顺着一个占卜师就能找到一个扎根在天理会安全区、甚至有非凡者坐镇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人的邪教势力这么简单,天理会早就把这什么极昼烈阳给连根拔起了。而且咱们这么干还有可能打草惊蛇。”

        叶方没吭声,只一前一后和陈离开了房间,他在心中是赞同陈的说法,但这是眼下,这是他手里唯一的线索,不查也得查。

        但过程比叶方想象的还要不顺利,那天随便在街角碰见的占卜师,眼下却连找都找不到了。

        在黑夜之城安全区里,那个邪神像是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没有一丁点的痕迹在叶方的眼前显露。

        叶方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和此前相比,他现在在黑夜之城里已算是半个名人了。

        但叶方又不能真的大张旗鼓地寻找,那样反而会让自己提前成为邪教的眼中钉肉中刺,他和陈只能先去天理会的委托所将木牌给摘了,领走那个二十旧币的委托。

        特蕾莎仍然睡眼惺忪的可爱模样,将相关的资料交给叶方便又坐回到了角落里,打起小瞌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