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限制级旧日乐园(诡秘降临时代)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委托

第六十三章 委托

        翌日。

        窗外的天空白茫茫一片,正是黑夜之城的白昼。

        叶方在自己的出租屋中,正盯着眼前的这三个人。

        顾彤、徐天瑞和林黯。

        顾彤和徐天瑞坐的比较近,林黯则在靠远一些的位置。

        陈则坐在叶方的身边,有些警惕的扫视着面前的这三个受邀者。

        一时间,没人开口。

        叶方今天带了一个铁面具,为了避免自己的身份穿帮,他此前还特意告诉了陈杰夫妇和卡斯帕两人不要随意透露自己的全名,而这时候他则在回想昨天晚上他在林黯他们那里的、关于可能出现的今天这种情况的对话……

        “叶方,如果顾彤他们真的要委托你,你打算怎么办?真的要收费吗?”

        “当然。如果真的有人在刻意地用受邀者献祭,那么这就是每个受邀者头顶悬着的剑,我不是圣母,我会解决问题,因为这也是我的麻烦,但其他受邀者即使不出手、不帮忙,总不能不劳而获、跟着捡好处,我不在乎有混子,但当混子起码也要捧场,交一份份子钱。”

        “这番话……听起来简直无懈可击,但我为什么总是觉得哪里有问题……”

        林黯的呐喊声——“就是有问题啊笨蛋班长!!!”

        ……

        不过,倒是没想到顾彤他们找上门来的速度如此之快。

        叶方收回目光,落在眼前的几个人身上,略微压低嗓音,道:“说说吧,你们的来意。”

        顾彤和徐天瑞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见了喜色——果然,这个据说从外地来的非凡者与本地人不同,不但没直接拒绝他们,甚至还愿意倾听他们的委托内容。

        只有林黯坐在边上,脸上的神情一直显得很荒诞。

        当下,徐天瑞就将叶方早知道的那一套都给说了出来,他很客气,甚至有几分讨好的意思。

        叶方还是有良心的,且他的实际年纪比这帮孩子大多了,对这种讨好并不受用反而有些别扭,便直奔主题道:“天理会的委托所挂出的委托费用是多少?”

        听到这里,顾彤和徐天瑞的喜色就更重了——直接问委托费用,这说明这个强大的非凡者愿意帮助他们!

        徐天瑞道:“啊,非凡者先生,是二十旧币,是第九档的委托任务……这不少了……只不过,一直没人接这个任务,而且这些表面看起来还都是无头冤案……无论是关联性还是死亡人数都没有到天理会教会受理的地步……”

        徐天瑞说的是实话,只是避重就轻地避过了纠察队、非凡者对受邀者的事情都故意不上心的原因。

        “这样啊……”叶方露出沉吟之色。

        边上的陈欲言又止。

        片刻,叶方缓缓伸出两根手指头:“两百旧币,我帮你们。”

        徐天瑞和顾彤的脸色骤变。

        两百旧币,这太多了!

        翻了十倍啊!

        而就在这时候,边儿上却是传来了一声剧烈地咳嗽。

        那是林黯,她有些忍不住了,微微一拍桌,瞪视叶方,嚷嚷道:“你抢钱啊!过分了啊!”

        听到林黯这边发作,吓坏的不是叶方和陈,反而是徐天瑞和顾彤。

        俗话说的好,谁求人谁是孙子。在挨过社会的毒打后,顾彤和徐天瑞这俩曾经的、学校里的天之骄子都成熟多了,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完全超出了他们的处理能力,必须要依靠一个强大的非凡者,而这个外乡来的非凡者据说是第一种姓的存在,巴结都巴结不过来呢,眼看着林黯竟然敢和对方吼,他们都是脸色微变,顾彤还悄悄伸出手来捅了林黯一下,示意对方别说了,只是俩人坐的距离稍远,这个动作有些明显。

        陈看见这一幕却是灵机一动,道:“说实话,我们本就不想和你们产生关系,既然如此……”

        “别别别……”徐天瑞连忙道,“叶先生,两百旧币,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多了,您看能不能……”

        叶方这时改口:“这样吧,八十旧币。”

        闻言,徐天瑞和顾彤都露出喜色来了。

        从知道回家的办法可能在黑夜之城安全区就能找到之后,叶方对钱的需求已经大大降低,他只想回家,刚刚漫天要价其实是想要捉弄一下徐天瑞和顾彤这一对班级里的老阴阳人,让叶方颇为意外的是林黯的反应竟然这么大……

        真是个表里不一的女人。

        “女武神”的血统或许就已经能说明些什么了。

        接下来,简单商讨了一下细节,徐天瑞和顾彤便欢天喜地地走了,林黯跟在后面仍是不爱搭理这两个人的样子,只是神情多少有些哭笑不得。

        临离开叶方的房间的时候,林黯才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叶方。

        在她看来,叶方也是一个奇怪的人。

        自己挣自己同学的钱可还行?

        但,他虽然看起来冷血,有些事情做的简直过分,但他也有自己的底线,他的心底似乎有一条他永远不会跨越的红线。

        受邀者走了,陈才道:“咱们真的要插手这些受邀者的事情?”

        “有钱为什么不挣?而且如果这真的是什么献祭,背后肯定牵扯有什么黑恶势力,一举捣毁,我们也能出名——回头你记得把委托所里的那个任务也摘了,这样我们就能得两份钱了。”叶方道,“而且线索我也有了,这个黑恶势力似乎与一个叫极昼烈阳的邪神有关,顺藤摸瓜,应该并不难找……当然,如果真有什么危险,咱们也急流勇退,将调查的结果上报天理会,揪出邪神组织什么的,应该也是相当了得的事情了……”

        陈紧皱眉头。不得不说,叶方这番话里三句不离出名、做大事都直戳陈的要害。

        看着皱眉的陈,叶方忽然说道:“我不会坑你。”

        陈有些意外的抬起头,正看见叶方摘下面具,用一副很罕见的、面无表情外的认真神情看着他。

        陈笑了笑:“好,我知道了。”

        而这时候,叶方则是道:“这些都不重要,天理会安全区的传送手段的事情有眉目吗?”

        受邀者被邪神盯上的事情就算严重也可以交给天理会去处理,他们或许会轻视受邀者的事情,但叶方相信,没有一个教会会希望有邪神的信徒在自己的地盘上搞祭祀邪神这一套,因此在叶方看来,这事情本身并没什么,只要在下一个人被害之前查出头绪即可。

        与此相对的,回家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