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限制级旧日乐园(诡秘降临时代)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死去的神(求收藏!)

第四十二章 死去的神(求收藏!)

        叶方将五枚旧币揣进怀中。

        陈笑了笑,道:“不过这恐怕得等这一次的特派委托完成之后了。”

        叶方点头表示了解,他已晋升第一种姓,而这些天以来,他也没少在黑夜之城安全区中晃荡,其实也了解了不少信息。

        黑夜之城安全区里的吸血鬼是一股特殊的存在,他们的能力来自于黑暗生物,即诅咒获得,这种诅咒并不强大,只能让他们成就非凡却很少有人能再往前进一步,达到第一种姓。

        也就是说,这些受诅咒而生的吸血鬼几乎一辈子只能是不入流的非凡者,且天理会对吸血鬼的态度也很抵触,只收容他们但不管任何与他们有关的事情。而在安全区里,天理会虽非国家组织但地位却更高,它否定谁,谁其实就很难生存了。

        获得诅咒成为吸血鬼,虽然成就了所谓的非凡,但代价也同样巨大。这究竟是利还是弊,恐怕只有这些吸血鬼自己才能弄清楚了。

        因此,对于现在已经达到第一种姓的叶方来说,它们几乎难成威胁,除非那个罗杰背后的家族是整个吸血鬼族群两百多个。

        但那是不可能的。

        这也是叶方对处理这件事情暂时还没有那么着急的原因。

        当下,叶方就和陈出发,前往天理会教所。

        叶方注意到,出门的时候,陈还特意拿了放在正位的一个戏剧之神的吊坠戴在胸前。

        “你信仰哪位神灵?”陈问道。

        东大陆的正统信仰只有一个,就是七神,即:戏剧、机关、杂技、魔术、游戏、戏偶、调律。

        叶方时常觉得,这七神简直是一个马戏团。

        黑夜之城供奉的是戏剧之神,因此在这里绝大多数人都是戏剧之神的信徒。

        叶方没有信仰,但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信仰是不能随便说的,因此只模棱两可地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他们一路来到天理会的建筑群。这种特派委托是不会挂牌的,有陈作为引路人,叶方才能在特蕾莎那里拿到相关的木牌和资料,而随后,按照特蕾莎的指引,他们需要前往教堂等待。

        守卫教堂的看门人今天不再是王隶,换了一位魁梧的红发白种人。

        “那是詹姆斯,天理会第二卫队的队长。”陈悄声介绍。

        “天理会的卫队是怎么招募的?”拾阶而上,叶方问出一个疑惑许久的问题。

        黑夜之城的普通人敬畏天理会、敬畏神灵,很少提及,就算问,也没有几个人愿意真的和叶方这个外乡人说什么,但陈无疑会愿意回答,他偷偷瞄了一眼那边像是木头一样严肃站立的詹姆斯,等稍微走远一些才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据说都是主教大人亲自选的,但据我所知,天理会虽然一共只有五个类似的卫队,但每个卫队的队长都是货真价实的第二种姓……”

        叶方的眸子微微一闪:“那主教和神父呢?”

        “这个嘛,嘿嘿……”陈眼睛微微一转,刚要开口,他们面前的庄严的教堂大门却忽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兰道尔神父就站在那里目光严厉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陈闭上了嘴。

        进入安全区后,这是叶方第二次见到这位神父,他仍是一身黑色的庄重衣袍,嘴唇紧抿、神情严厉。

        他扫了一眼陈,目光落在藏头露尾的叶方身上,深深看了叶方一眼,才缓缓走回。

        教堂里面这时候已零零星星地坐了好几个人了。

        天理会的教堂一般不会开启接纳普通人,此刻出现在这里应该都是接受特派委托的非凡者。

        算上自己和陈,已有七个人了,还差三个人。

        陈拉着叶方在角落里坐下来,小声道:“那位是兰道尔神父。你别看他那个样子,但其实他人很好,很好相处的。”

        叶方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据说他也是第二种姓的强者。至于戚主教,没有人知道他是第几种姓,因为他已经在黑夜之城当了几百年的主教了。”陈道,“但他很有威望也很强,无论过了多少代,从没有人不敬重他,就连其他大城市来的强者或者天理会的人对他也都很尊敬,只可惜,他的年纪太大了,现在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兰道尔神父主持了,戚主教已经很少露面了。”

        “你见过神迹吗?我是说,七神的神迹?”

        “安全区不就是神迹吗?”陈笑了笑。

        叶方微微愣怔,也笑着点点头,道:“你上回和我说黑夜之城的状况很糟糕不仅仅是因为昼夜原因是什么意思?现在能和我说说了吗?”

        “当然。”陈得意的摆摆头,道,“你虽然是外乡人,但咱们现在可是一个揭幕人小队了。你知道黑夜之城的那些禁令吧?”

        “嗯。”

        “迷雾之夜不能出门。”陈神神秘秘地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叶方看着这货这个样子很想回一句我知道还问你干什么,但他要维持自己的形象,只能冷酷地摇摇头。

        “你一定也在迷雾之夜向外看过吧?你看见过什么吗?”

        “隐现的巨大身影。”

        “你知道那是什么吗?”陈这回没有卖关子,一句设问立马就迫不及待做出了回答,“那是死去的神!”

        这句话让叶方的心怦然一跳。

        这不是叶方被这番话吓的控制不住自己了,而是无法阻挡的某种心悸,一股莫名的寒意从叶方的心中升起。

        知识就是危险。

        但说出这番话的陈却没事,他注意到叶方的变化,有些意外,玩笑道:“你平时那么镇定,这怎么就吓了一跳了?”

        叶方忽然意识到,这或许和他亲眼见过那东西有关。

        你看到它了,就和它有了联系。

        别人玩笑说起的随便一句话,却可能直接地伤害某个听的人。

        如果是其他情况,叶方这时候一定会理智不再追问,但这事情已经和他产生了关系,他得弄清楚,起码要知道一些:“你怎么知道?为什么说它……衪是……”

        陈不疑有他,见到这个神情冷峻的、大城市来的秘法师也会被吓到,反而感觉对方更像是个正常人了,就仍神神秘秘地低声说道:“安全区是什么地方,这是七神设立的庇护所,但那迷雾和迷雾里的存在却也可以进入这里,不是一样的存在还能是什么?而且,据我所知,衪在迷雾中游荡是在寻找更多的锚,相传如果衪能稳定锚定、拥有足够的锚就能重新复活。因此,在迷雾之夜,任何敢走进迷雾的人,无论多强大的非凡者都会被衪带走,永远也回不来。”

        迷雾之夜,游荡如孤魂般的、死去的神……

        叶方想起那一根根黑色线条连接的恐怖身影,身躯越发寒冷:“那如果有能回来的人呢?”

        “不可能。”陈坚定地摇头,“没人走进迷雾、见到衪还能回来。哦,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

        陈玩笑般地回道:“除非那个人有自己的锚,也是衪。”

        这句话玩笑话却让叶方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