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限制级旧日乐园(诡秘降临时代)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揭幕人

第二十五章 揭幕人

        揭幕人就像是那些奇幻小说里的驱魔人一样,只不过,在安全区里,他们发挥着更大的作用,且,他们的存在也不是秘密。

        安全区对灾厄的抵御并不是绝对的,神的庇护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能将绝大多数恐怖的存在隔绝在外,但总有一些小型的黑暗生物或异怪能透过这张网渗透进来,这种情况一般被称为渗透事件,而且,某些外出的正常人也有可能受到污染将灾厄带入安全区。这些怪异或许不会对安全区带来毁灭性的灾难却是隐患。

        黑夜之城的天理会上上下下,据说只有两百多人,真正的作战人员还不到一半,而且进入天理会成为神职人员的考核据说极为严格。但天理会并不是真的如兰道尔所说的只维持安全区存在而对生活在这里的人不闻不问。

        天理会下辖有一个叫“纠察队”的半官方组织,他们行走于城市之中,搜集、发现并隔离一切渗透事件,但因为纠察队的成员都是普通人,他们无法解决灾厄,只会上报给天理会,以委托的形式张贴出来,由天理会和急需解决问题的普通人承担委托费,以此来吸引能完成这些委托的人。

        而能处理的灾厄的,只有非凡者。

        这就是“揭幕人”。

        野生的非凡者虽然不多,但绝对不少,愿意为钱出手的人就更不会少了。

        东大陆、安全区不存在国家,但真实存在的神和天理会监管和代表一切,他们对揭幕人的监管只有一道条约:任何在委托中做出出格举动的揭幕人将无法踏入任何一座安全区。仅此一条便能够让选择成为揭幕人的非凡者不动任何邪念。

        这样,一个体系就此形成。

        天理会甚至为揭幕人的任务收授特地开了一个“委托所”,就在天理会建筑群的附近。

        叶方回到自己的租下来的房间,一边掰着面包就着生水,一边沉吟。

        黑夜之城里有野生非凡者,这些非凡者不可能都是通过圣器继承走血统途径的,必定有天赋者。

        那么这样一来,作为神父的兰道尔就不可能不知道天赋这种途径。

        今天他不说,就是故意不说。

        入睡前,叶方又练了几个小时的阴影之触,越发熟练之后他才上床入睡。

        一夜他都没有睡的太深,却仍做了一个梦,梦境里他什么也看不见,只隐隐约约听见一声声梦呓般的呢喃,远远地传来。

        【幕布已经揭开、舞台已经搭好、餐桌已经备齐,宾客皆已到场……】

        【美食……还有多久才能摆上餐桌?】

        【快点……快点……】

        【嘘!衪还没有醒!衪还没有醒!!】

        【还来得及!还来得及!】

        ……

        叶方睁开双眼,醒了过来,他大概睡了五六个小时,外面的黑夜正浓重,他点亮煤油灯,披上黑色的长袍,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走出了房门。

        黑夜长、白昼短,生活在这里的人的作息大都是颠三倒四的。

        叶方这时候出门,外面还有不少人在活动,街道上影影绰绰,或许因为天色太沉暗,街道的上的一切都显得更为压抑了。

        揣着兜里几个小时就只剩下五个了的旧币,叶方直奔天理会的建筑群,在问了几个很客气的神职人员后,直奔委托所而去。

        值得一提的是,他看见胡家明正纠缠着仍在正殿教堂外守卫的王隶,脸色惨白地叫嚷着:“这肯定是出了问题,那两个圣器怎么可能不接受我?让我进去,你们再我再试试别的,我所有的钱都花掉了,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这里是教会,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兰道尔神父……”

        而王隶只伸出一只手便挡住了他,将他拦在外面,无论怎么喊叫都神情冷漠,一言不发。

        看着这一幕,叶方的嘴角扯了扯。

        兰道尔的话都说的那么清楚了,还真有人觉得自己天命所归?

        叶方摇摇头,走进了委托所。

        委托所也是石质构造,庄严大气,进门就是正殿,居中立着一块三平方的巨大石板,在石板上面,刻画着九条线,每条线下面都挂着一些木牌,木牌上面写着相应的委托内容。

        叶方此前就打听到了,这九条线对应着从低到高的九档委托难度,最低的九档任务谁都可以接,再往上就需要认证非凡,在天理会这里注册成为真正的揭幕人获得一块身份铭牌了。

        而委托所里还有另外的两个人,其中的一个是坐在角落的矮个子修女,长的很可爱,有些打瞌睡,看见叶方进来,也没提起太大精神。

        另一位则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之前就站在那块石板前查看,腰间挂着一块牌子,材质特殊,正是天理会的认证铭牌。

        听到声音,这年轻人本能地回头看向这边的叶方,笑了一声:“来接委托的?没见过你啊,是外乡人吗?”

        叶方这会儿黑袍加身、扣了兜帽,捂的严严实实的,他只扫了这年轻人一眼,没有说话的意思,径直来到了那石板前面,开始看上面的委托。

        只看了一眼,叶方就心跳有些加速。

        因为他看见了钱。

        这上面的委托各不相同,但委托费就没有低于10旧币的。

        而那年轻人见叶方阴沉不说话却反而凑了上来,盯着叶方那双有些阴鸷的眼睛看了一会:“真是没见过的,你来自哪座城市?你可以叫我陈。”

        叶方没吭声,只是又扫了他一眼。

        他不想和陌生人说话,只想赶紧找委托赚钱。

        目光重新落回石板之上。

        第一次接受委托主要是试水,可以少赚点,但最好要保证稳妥。

        最好是那种钱多还没有太大危险的。

        但越是见此,陈反而来了兴致,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眼前这个人一眼。

        黑瞳、黑袍、几乎只露一张眼睛,身材瘦削、沉默寡言、目光却如鹰隼一样……

        陈见过不少具有这样特质的人,无一例外的都是有阅历和经验的人,而具有这样特质的人又出现在这种一般只有自不量力的蠢货和真正的揭幕人才会出现的地方,且还是在黑夜之城这种危险没人愿意来的地方,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这是个大佬。

        至少是进了种姓位阶的人物。

        不入流的非凡者很多,但能进位阶的在黑夜之城却不多,要是能认识这样一个人物,或者能和对方合作的话……

        陈的眼睛一点点变得明亮:“朋友,我是本地人,也是个非凡者、揭幕人,认识不少人,而且,我还知道一点点几大组织的门路……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可以一起……”

        陈套近乎的话没说完就顿住了,呆呆看着这个身材瘦削、目如鹰隼的“大佬”弯腰下从第九档最末尾摘走了一个牌子。

        如果没看错,那个牌子的任务是【调查人面鼠】这种最垃圾最低级的委托?

        这……

        紧接着,让陈更跌破眼镜的一幕出现了。

        那个“大佬”拿了委托就要走,还没出门就被修女拦下,那位修女一脸微笑:“那个,先生,你接受了委托,需要登记一下,而且我也需要拿给你更详细的相关资料,请稍等。”

        果然酒馆道听途说的内容还是会有不全面和错漏之处……叶方愣了一下,点头:“是这样吗?那麻烦了。”

        陈的笑容凝固了。

        ps:求一波票票和收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