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限制级旧日乐园(诡秘降临时代)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我是穷鬼?

第二十四章 我是穷鬼?

        叶方离开了教堂,先找到外面的王隶问了很多事情,商店、住所等等。

        王隶面容瘦削、沉默寡言,看着并不好相处,却简要地回答了叶方的每个问题。

        叶方道了一声谢,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是非凡者吗?”

        王隶盯着他,眼神有些古怪:“你想要询问我如何成为非凡者?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成就非凡未必像是你想象的那么……”

        “不。我不想问。”叶方的这句回答让王隶的神情愣愣。

        但已获得所需的叶方便已经迈开脚步离去,开始了行动。

        天色正渐渐变暗。

        他先去了服装店,在那位服装店老板警惕的目光下花了两旧币为自己换上一身附和这个时代的衣服,一身黑色的长袍、兜帽扣上、遮住小半张脸,他便再也不是一个扎眼的受邀者,而是一个刚刚通过传送来到这里的外乡人。

        ——通过服装店老板,叶方得知就在几天前刚刚结束一轮两个月一次的传送,因此,一个外乡人并不算什么,不过,当他想要打听为什么大家会那种目光去看受邀者的时候,服装店老板却只摇摇头,不再回答,露出很明显不想和受邀者产生交集的态度。

        至于为什么要遮住小半张脸。叶方清楚,自己演技很差。

        一切顺利,有索菲娅和兰道尔灌输的不少知识,沉默寡言的叶方摇身一变成了一个从几天前刚进行过一次的传送来到黑夜之城的外乡人,并顺利地在第三大街一栋风格扭曲的七层楼的第三层角落里租下了一间一室一厅。

        黑夜之城的人们对受邀者警惕且远离,但对外乡人还不错。

        那位房东凯瑟琳是个两百多斤的臃肿中年女人,得意洋洋地向叶方炫耀自己所拥有的天理会授权的整栋楼产权、说了一堆有关天理会安全区房屋政策的东西后。

        叶方全程都在有一句没一句恭维。房东太太显得十分高兴,说了好些东西才将钥匙递给叶方。

        顺着楼梯沿着外层的走廊来到自己的新家,打开门,房间还算干净,只是家具颇为简陋。

        这是最便宜的房子,一旧币只能住两天。

        好在可以日结。

        将此前在路上花一旧币买的两磅面包放在桌子上,叶方掂量着自己怀里剩下的六个旧币,觉得自己之前对两百旧币的概念有点误解。

        而且,和衣服、房租相比,食物很贵。

        叶方大概扫了一眼房间便锁好门,重新出了门,向凯瑟琳夫人问了一下酒馆在哪里。

        “你也是个酒鬼?”凯瑟琳夫人甩动着一身的肥肉,报出一个位置,道,“外乡人,我听说今天好像来了一批受邀者,你出门小心些别撞到了。”

        “受邀者?为什么要小心他们?”

        凯瑟琳夫人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叶方,仿佛他问了一个什么奇怪的问题。

        这是一个外乡人也该知道的问题。

        “好,我知道了。”注意到这一点的叶方没有再问下去,转头就走,顺着路牌的指引找到了那间黑夜之城安全区唯一的“老约翰酒馆”。

        这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开始沉暗下来,血月渐渐清晰,但安全区里、在外面夜色中活动的人仍有不少。

        酒馆里也有不少人。

        叶方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他是来旁听的,他需要获得信息,有关天理会、有关安全区、有关东大陆的各种信息,更详细的东西。

        叶方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该知道什么、了解什么,就是有人坐在他面前让他问他也未必能问出所以然来,所以,不如坐在这里听。

        冒险家天赋赋予了他加强的感官能力和信息处理能力,只要集中精力就能在嘈杂的环境中分辨每一道声音甚至听到人们故意小声的窃窃私语。

        才一坐下,叶方就有了收获。

        那是坐在另一边角落里的几个男人,气质阴沉,身材都不健硕,讨论的却是……

        “嘿,你们听说了吗?那个吸血鬼疯婆娘,说她的孩子被杀了,正到处找凶手呢。”

        “我听说了!听说了!据说她的那个吸血鬼儿子好像是死在了黑夜之城里!大家都觉得是让怪物吃了,可她非说是让人害死了……她和她那一家子都放话了,要揪出来杀人者,血债血偿。”

        “呵呵,还血债血偿?这群受诅咒的东西,人不人鬼不鬼,仗着自己有一点非凡能力就觉得自己是黑夜之城的人物了,不知道天理会从来都不会管它们这些血族的事情吗?”

        “嘘!小点声,那边就有个血族,万一和那疯婆娘是一个族系的……”

        在这个世界,非凡者虽然仍是少数者,但他们的存在却不是秘密,不过……

        叶方眉头微皱,忽然若有所觉地抬起头来。

        这酒吧唯二的侍者,一个大概只有十六岁、脸色苍白的小姑娘就站在了他的面前,低着头,有些怯生生地问道:“先生,你打算喝点什么?”

        “我什么也不要。”

        “不……不好意思,不消费,是不能坐在这里的……”

        “好吧,给我来杯最便宜的果汁……”叶方想到自己才十七岁。

        “……”

        “嗯?”叶方抬起头,发现对方正用诧异的目光看着自己,他反应过来,“给我来杯最便宜的酒。”

        “好……好的,一旧币。”

        “最便宜的也要一旧币?!”叶方彻底回过头,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

        对方有些被吓到了:“是……是的……黑梨酿酒需要……需要消耗很多……所以……所以……”

        叶方扭头看了一眼,注意到这屋子里绝大多数的酒客都只是抱着一杯酒一口口地喝着,紧接着想到黑夜之城普遍偏高的食物价格,只好叹口气,从怀里搓出一枚旧币放到了这小姑娘的手里,竖起耳朵开始聆听。

        夜色渐黑,酒馆里的人却渐渐变多,形形色色,大都是安全区里的底层人物,不少人的信息是完全没用的,单纯的抱怨或者是对未来的绝望。

        但也有不少有用的信息,不过越是听,叶方越是觉得,这座安全区虽然位于灾厄之中,却就和一座贫穷落后的中世纪小镇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这里被怪异所包围罢了。

        在这里生活的活人超过三万,这里有面包房、成衣店甚至有所谓的成人娱乐场所,只不过这些功能性的店铺大都只有一两家罢了。这里虽然没有牛羊,但却有经营着禽类养殖的人,且也不是完全没有牛羊猪肉,因为据说有些地方灾厄弱小、人类强盛能养殖各种生物并通过传送送抵黑夜之城,只不过,通过这种渠道来到黑夜之城的牛羊肉都很贵就是了。

        天理会的存在既保证了一座安全区城市的运转,也将分散在东大陆各个灾厄之中的安全区连接起来,成为一个独特的生态社会体系。

        叶方对这些基础的城市运转没有兴趣,他更关注如何赚钱——他要去那些真正的大城市,有知识和强者的地方寻找回到他自己世界的路。

        听着人们的谈论,叶方才知道,这座城市里,只有沿河生长和河里的东西才是无害的。

        而能挣钱的工作也大都围绕着河边进展,比如在河流里捕捞一种叫“图朗科”的怪鱼、砍伐木材、沿着河岸收集黑梨和黑色植物、冒着一定风险在安全区外的种植园工作……

        但,这些工作的收益远远低过了叶方的想象。

        比如……砍一个“白天”的树只有一个旧日币的报酬。

        如果去干这样的活儿,连离开黑夜之城第一步都做不到。

        而除了这样的工作,也有能挣到钱的工作,只是要与风险相伴。

        那就是成为揭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