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 侠天下(下)

    随着功法的运转,徐言血肉中的暴躁力量尽数平复了下去。。

    活动了一下手脚,感受着筋骨中充满爆炸般的力道,徐言惊疑不定的望向了轩辕雪。

    “奇功侠天下从何而来,难道是你轩辕家的不传之秘?”徐言皱眉问道,玉简中的功法被他尽数记下,此时将玉简递了过去。

    “算是吧,轩辕家除了我之外,没人修炼侠天下。”

    轩辕雪的目光变得复杂了起来,沉默了稍许,道:“徐言,别将侠天下说出去,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你修炼侠天下,我们都会大祸临头,天下炼体的奇功很多,只要你不说,应该没人能看得出来你动用的功法是什么。”

    炼体法门与攻击类的法术剑法截然不同,算作一种防御类的法门,即便施展,多为强化本体,的确很难被外人认得出真相。

    “知道了,放心吧,我不会乱说。”徐言的眉峰始终紧锁,侠天下给他带来的震撼可不止这份功法的能力。

    “能不能告诉我,侠天下的出处。”

    “我只知道侠天下传自幻月宫,家主说过,如果我外传这份功法,轩辕家将会遭遇灭顶之灾,无论谁修炼,都将遭遇灭杀。”

    “你是幻月宫的门人?要不然怎么修炼了幻月宫的功法?”

    “轩辕家是散修世家,不属于任何门派,至于幻月宫传下的功法侠天下,除了家主之外没人知道缘由。”

    听闻侠天下来自幻月宫,徐言更加疑惑不解,盯着轩辕雪看了半晌,问道:“轩辕家当代的家主,是你爹吧。”

    轩辕雪点了点头,想起那个冷漠而强大的家主,女孩微蹙秀眉,她与父亲十分生疏,就好像两人并非父女,而是路人一样。

    “幻月宫传下了炼体法门,偏偏只允许你来修炼……难道幻月宫看重了你的天赋,要将你收为真传?”徐言大致猜测到一些,他点了点头,认为自己的猜测已经是真相。

    “我必须修炼侠天下,否则斗王剑会崩裂我的身体,我不喜欢幻月宫,我不喜欢月亮。”轩辕雪的秀眉仿佛蹙得更深了几分,轻声道:“云不动,月不摇,静如死水……”

    其实自从修炼侠天下,轩辕雪与徐言一样猜测到自己有可能被幻月宫看中,否则这份奇功侠天下不会只传给她轩辕雪一人,而且被家主严令禁止外传,若非刚才徐言经历了绝险,轩辕雪也不会轻易拿出这份沉重的传承。

    如果真让幻月宫得知有外人修成了侠天下,那么不论她轩辕雪还是徐言,甚至整个轩辕家,都有可能被覆灭!

    能和道府与剑王殿平起平坐的幻月宫,低调到令世人感到神秘,可是实力之强,绝非常人能想象,据说幻月宫的宫主有着散仙境界,修为惊天。

    轩辕雪的心底生出了一丝担忧,而徐言此时却在默念着四段极其相近的词汇。

    水柔,水静,水动,水乃地之母,地乃天之基,天生万物,上善若水。

    风疾,风烈,风涌,风乃雨之兆,雨为雷之幕,雷灭万物,恶如悲风。

    东山,南冢,西墓,北地生之眼,海中戊己土,四方为阵,镇杀诸天。

    扬善,除恶,修身,造化若为工,天地亦为炉,炼身不灭,行侠天下!

    这四句话,第一句出自梦境中的老道士,第二句与第三句均为言通天所言,而这第四句,却来自幻月宫留给轩辕家的玉简。

    “善若水,恶如风,平四海,侠天下……”

    在心头自语的徐言,带着震惊之色,暗道:“善若水为恢复神通,需要善念之力,恶如风为攻击法门,平四海为灭魔奇阵,可镇杀魔君,最后的侠天下居然是一份炼体奇功,修至大成,可堪比化羽妖族,如此四份功法,看来都是通天仙主的绝学,幻月宫主林惜月乃是言通天的道侣,她有侠天下不足为奇。”

    想通了这一切,徐言的眉峰终于渐渐舒展开来。

    “可别轻易让人看到这份炼体奇功了,有机会教你石室里的奇阵,现在我们该出去了。”徐言对着轩辕雪说道,在他左眼中,往生洞外的局面陷入了白热化,甄无名与丁无目堪称险象环生。

    尤其是丁无目,被巨大的雷魃战得连连后退,一身刀羽所剩无几,徐言甚至能看到丁无目眼皮上的封印咒文正在微微跳动。

    丁无目的处境,甄无名其实一清二楚,他对战的阿乌一样难缠,此时的甄无名被整整十头大妖程度的煌鸦包围,看似只有抵挡之力。

    “无相子那个老家伙,真打算将我们全部杀掉么……”

    甄无名心头发沉,一个阿乌他还不惧,就算岳无衣出手他也不在乎,真正让他担心的,是那个没脸的无相子。

    “丁无目就要顶不住了,他若开眼,看来我也得动用全力,否则今天真有可能陨落于此。”

    甄无名暗自盘算,灵识不仅感知着丁无目,也感知着其余数十位元婴。

    被无相派的门人包围,冲出往生洞的几十位元婴此时并不好过,被无相派的高手纷纷围住。

    以那伪装成方丈弘心的无相派宗主仇青山为首,数十位无相派元婴强者与数百的金丹修士将剑王殿一脉的人马困了个水泄不通,连番的恶战,剑王殿这边的元婴已经有三位被重创,其中一人濒死。

    跟着甄无名杀出往生洞的赵如风与封采华此时无比狼狈,两人分别被两头高大的火魃缠住,尤其是赵如风,他的对手正是无相派宗主仇青山。

    一边与仇青山恶斗,赵如风一边暗骂不已,他现在十分想成为没有名号的元婴,好避开难缠的无相派宗主。

    可惜的是,他赵如风身为地剑宗三大天骄,再没名也比在场的大多人名头响亮。

    除了丁无目与甄无名岳无衣等人,往下排的话,就到他赵如风与封采华了。

    赵如风陷入苦战,封采华的处境一样不好,精通幻水之法的封采华,对上火魃这种怪物几乎算是遇到了天敌。

    水火不两立,何况在如此拼命的关头。

    一道道水箭被封采华催动而出,形成雨幕般砸向对手,然而迎接她的,是滔天烈焰,尤其隐在烈焰中的一个无相派元婴,在封采华不曾发现之前居然改变了容貌。

    水火轰击之后,原地出现了大量的蒸汽,好似云雾,封采华连连后退之下,以法宝护在身前。

    最让她忌惮的不是同阶的对手,而是不远处的无相子。

    “采华师妹,随我走!”忽然出现在身前的人影,让封采华猛地一怔,随后她下意识的就要与对方逃出这处险地。

    因为来者正是地剑宗三大天骄的最后一位,蓝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