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月居士/主神大道

第957章清静

    就在苍鬼心中懊恼,且是忍不住惊惧万状的时刻。全本小说网wwW.qb5200.orG

    突然间,他只感觉自身元神微微一热,便以是下意识的抬头向上观望,在自己那足以窥见深邃阴土幽冥,黄泉比良的法眼中。

    只见在那九重天阙,无尽天寰之外,除了有“主神”的意志之外,又有一道淡然漠视的眸光受到牵引,亦是轻轻的投下。

    区区一个瞬间的功夫,这道视线就已经扫过了在场所有在“无限世界”之中留有印记的超凡者。

    视线相比较“主神”的极度冷漠而言,却是优雅而淡然。眸光之中不是愉悦,不是凶厉,不是激动,也不是冷漠,甚至根本就没有一丝伟力加持在上面。就如一位寻常的少年,行走在旷野上,在不经意间看到一个普通景致后,微微的轻瞥了一下,就失去了兴致的平淡目光。

    根本就不需要有谁来提醒,也不需要有任何人发出惊呼。苍鬼就已经知悉,这从高高天寰上注视着这里的,绝对就是传说中“无限世界”的开辟之主!

    之前“主神”出手想要抹杀一切背叛自己的不从之人,而这位“无限之主”复又是出手,将其一切挽回。

    俩者微微交手,在无形间却是这位“无限之主”噼里啪啦地狂抽了“主神”好几计耳光。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这两位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此刻发生的情况?

    如果这位投下视线,观望着这里的局势,一点都不奇怪!

    可复而一转,这道视线又饶有兴致地在他们这些从“主神空间”之中出来的轮回者身上多看了几遭。

    冷不由得,苍鬼帝却已是浑身冰冷之极!

    主神既然可以掀桌子使出“抹杀”这一招,那么“无限之主”自然可以直接复制,他从来不会低估这些伟岸存在的节操。但从来也没有高估过他们的!

    “主神”的威严不容亵渎,那“无限之主”的意志又是那么容易就能侮辱的吗?

    在祂的意志之下,在场所有人并不比普通蝼蚁强壮到哪里去。

    只不过不知道,如果“无限之主”也是将他们一个个抹杀的话。主神会不会复而手而将他们复活?

    “同人不同命,这样的好事不过只是妄想罢了。什么时候见过“主神空间”做过赔本的买卖了?”心意电转,苍鬼不由呲笑,心知以“主神空间”的节操,祂根本就不会做出这种浪费自身资源的事情!面对已然死亡的蝼蚁,棋子,“主神”根本就不会再多投下一份视线!

    苍鬼可以肯定,他们死了,就真的是白死了!

    可是不知为何,即使“无限世界”投下了自己的意志,但却没有对那些背叛自己,或者说是之前首鼠两端,妄想做墙头草的的诸多超凡者做出任何的惩罚。

    只轻轻扫动一下,但根本没有任何表示,就已经将眸光至九重天阙之上重新收回,骤然间消失不见

    就仿佛他只是在看一道普通的风景。并不在意那些风景的景致是怎样,无论生长成什么样子,都是它们自己的选择,与人无关,他只是默默地观看而已!

    恍惚之中,苍鬼还没有来得及再松一口气,徒然就察觉,这位“无限之主”在即使收回眼眸光彩的前一霎,似乎又是在自己的身上多扫了半眼!!

    这一刹,他的元神疯狂乱跳。即使这一缕视线,只不过从他身上轻轻划过,根本就没有任何超凡伟力彰显。

    可在此刻,自己近千年没有震动过的万鬼苍瞑元神,却头一次发出了不堪重负的颤抖之态!

    这是惊惧,这是害怕,这更是一种在面对着煌煌伟大可随时倾覆一切伟力之时,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极度深寒!

    一如自己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臣服的“主神”一般……他从来就没有拥有过,想要对抗这种伟岸力量的大意志!

    隐隐可见,有万鬼、万魔的绝望怨怒之音,在他的元神之中震荡不休。更有丝丝肉眼可见的窄小精神裂缝在元神上生生灭灭,但始终无法消散!

    这是自己被那划过自己身躯的目光,生生吓了出来!原本以为自己的真仙元神,虽然是由主神之力诞生凝结,但在漫长几千年的岁月之后,自己也是早已务实了自身根基,根本不惧任何的争锋。

    可现在看来,自己的真仙元神绝对有着自己以前完全想象不到的大漏洞!

    即使面对着这一缕不夹杂任何力量的视线,在气机牵引返照之下,他竟然有了一种把握不住自己真仙元神,忍不住要元神崩散,寸寸龟裂的冲动!

    不!这已经不是冲动了……

    在苍鬼的眼中,自己万鬼苍瞑元神已经开始崩溃了……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自己昔日借“主神”的伟力下,终究跨过十一星真仙天关,终于要在现在要付出来代价了……

    “妄我在“主神空间”里待了这么久,就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被生生吓死的十一星元神真仙……呵呵呵我这也算是头一个了吧?

    这件事如果传出去的话,估要被我那些老朋友,要笑我笑到世界尽头吧?

    真是不甘心啊……在那时我就不应该借“主神”的力量突破十一星的!我不甘心啊……”

    这一刻苍鬼双眼目光如炬,同浩瀚阴土漆黑幽阳,此的在场众人抬不起头来!

    即使此刻他的元神即将崩散离兮,自天地之中消失。但虎倒骨威在,就算是他将死,但也完全不是这一群臭鱼烂虾能够媲美的!

    更何况他还没有倒呢!“主神空间”的任务失败的抹杀,虽然没有可能对那些已经投身到“无限世界”的轮回者起到作用!

    但对于他们本身就在“主神空间”里的轮回者而言,却依然是不可想象的大恐怖!他现在如果还可以达成“主神”的任务,那么以后时机成熟,还可以借由其人之手使其复活,自然拥有一线生机。

    但如果此刻他对此直接放任的话,“主神”心怒之下,就完全有可能将他彻底抹杀,那岂不是呜呼道哉!

    “主神”不是“无限之主”,对于祂而言,任何没有价值的物质,还不如去死。

    不论如何,今天就算自家直接身死道消,他也得拿出足以叫自家在未来的岁月里,拥有一线生机的答案!

    这位在“主神空间”里纵横跋扈千载时光,不知覆灭了多少世界,坐下狰狞白骨累累之下甚至是一个世界都无法承载的帝苍鬼,头一次在这世界之中露出了自家绝对狰狞的一幕!

    在其坐下万鬼幽冥白骨王座之中,无尽幽魂骤然铺开,显化出层层真实而不虚的阴土世界。短短一瞬的功夫,就不知道在这方地球世界之中蔓延了多少城镇,大市,省会!

    无尽生生痛恨生者的阴魂亡灵,自层层阴土之中攀爬而出,在这浩瀚的亡灵天幕之下,组成小队,伍伙,方阵,大军,集团,如同一个浩渺无垠的苍白雪球,恍惚之间竟然要将这生者的世界尽数席卷!

    只可惜,就算这种比之之前“世界末日”更加狰狞极恐的情景,但也只不过是他现在想要做的事情的几丝余波!

    比起之前,在宇宙风暴冲击下,无数时空维度与地球相合,诸多异类行走于地球上,造出世界末日的大恐怖。

    十一星元神真仙,真放开手脚的话,本身就足以捏碎星辰,动摇一界一世之根基。

    如果由他出手,根本连所谓“世界末日”都不会诞生,直接就是一切崩碎的下场!

    即使在现在,他元神即将涣散,但只要他想,在配合他的元神真器下,也完全可以做到!

    所以现在他就是要掀桌子了!

    “不好,他要自爆元神,他要拉着整个地球世界,一起做他的垫背!他这是疯了不成!!元神自爆,他根本就连一丝元神烙印都不可能在世界之中出现,他图的是什么?!”

    “不,他没有疯!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没有可能在这里赚取足够的功勋,他就是能活着走出这个世界,也绝对是被主神抹杀的下场!

    反之,如果能够获取到足够的功勋,甚至是“主神”的欣赏,他就是死了,也绝对有人可以将他复活!

    了不得啊,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迫使他要做出元神自爆这般刚烈的事情,但不得不说,他的时机把握的刚刚好……真不愧是积年老鬼!所以赶紧阻止他!!!”

    “来不及了!这一次真的来不及了。这可是一位十一星的元神真神的自爆!哪里是我们这些人能够阻止得了的!想梦噫,也不是这一般的做梦的啊。”

    根本就不需要亚恒空他们几人在一边神色剧变,一边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打断这一场不可想象的恐怖灾难。

    在这世上,只要是稍有几分见识的人,尽数能够从其中品味到苍鬼那种歇斯底里的大疯狂!

    我要死。那在这个世界里,任何一个生者也别想活着离开!!

    “没关系……让我来吧。”

    猛然之间,就在亚恒空剑眉颤动,紫青合流,即将再迸发的混元剑气之时。

    一个恍如泰山般沉重而稳定的手掌微微压在了他的肩膀上,直接打断了他下一步想要做的事情。

    “投名状这东西,不仅你们要,我也需要!正好这一位元神真仙,就可以作为我献给“无限之主”的投名状!

    “无限之主”高居无穷世界之外,可以毫不在意地看上几眼,就此离开,但是我们不行!不分出个你死我活,那我们这一场战斗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只听说话间,一位周身武道气息圆满无漏,混元一气贯穿天寰阴土,举手投足之间,自身内世界之域,似于与整个地球的无限伟力,完全共鸣成为一体的绝世武神,欣欣然踏足于虚空之上。

    直接与那位已然歇斯底里,要自爆元神拉着整个地球无数生灵,以及无数“无限世界”一起殉葬的帝苍鬼站在了一处。

    他只是站在这里,就直接象征着一个浩瀚星球的磅礴运转。这一刻,仿佛浩瀚无垠的大地已是这位武神的肌肤纹理,无数的高耸山峦只是他一根根脊柱骨骼的衍生延续!只是他丝缕气机的绽放,就足以叫任何十一阶之下的存在彻底窒息!

    猛然间,看着眼前这位双目幽深,如阴土深渊之中极恐幽日的苍鬼,王浩不由大笑,五指用力一抓,已然登峰造极,超越常人所不能想象的“混元一气“”直接撕开了这一层层的阴土天幕,将其中一切又重新曝光在了世界之中:“看着你这样的下场,还好我已经不是主神空间里的一员了。

    所以请你去死吧。而且放心,你一定死得非常干净,你一定再不会复活的……”

    “不……”

    “啵——”一只如气球般被捏爆的声音,在这天宇上猛然响动,世界徒然清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