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时间剑法,剑出必杀

    然而,更加吃惊的人,却是九幽剑圣。。

    他全力出,就连剑道玄罡都引动出来,竟然依旧被灵全少君挡住。剑道玄罡只是穿透了灵全少君掌心的神纹,并没有将灵全少君重创。

    这种防御力,很可怕。

    “你必须得死。”

    灵全少君体内的邪刹之气,宛如数十条大河在涌动,发出轰鸣声,皮肤表面一道道神纹散发出来的光芒,变得更加刺眼。

    他的另一只,捏成拳头,一拳击向九幽剑圣的腹部。

    “唰唰。”

    九幽剑圣的眉心,飞出九柄圣剑。

    九剑,呈现出九种不同的色彩,连接成一条九彩色的剑龙,与灵全少君的那只拳头碰撞在一起。

    “轰隆。”下一刻,九幽剑圣被打得倒飞而回。

    九柄圣剑也是跟着飞了出去,插在海面,分布在九幽剑圣四周的九个方位,依旧有冲天的剑气从九剑涌出,代表九幽剑圣的剑意生生不息。

    九幽剑圣的嘴角,挂着一丝圣血,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势。

    他们二人都是半步圣王的修为境界,可是,灵全少君却拥有至高圆满体质,这一点,九幽剑圣远远无法与他相比。

    更何况,灵全少君的身上,还有神纹加持,使得他们之间的差距,变得更加巨大。即便,九幽剑圣将剑八修炼到大圆满,也无法弥补那种差距。

    灵全少君抬起右,看着掌心的那道两寸长的血痕,只感觉,一股剧烈的疼痛,从伤口处传来。

    刚才,九幽剑圣那一剑,不仅毁掉灵全少君掌心的神纹,更是将一道剑罡留在他的体内,使得掌心的伤口难以愈合。

    那道剑罡,还有向腕、臂蔓延的趋势。

    “真是该死。”灵全少君暗骂一声。

    九幽剑圣擦干嘴角的血痕,脸上依旧挂着一道笑意:“不错嘛,力量倒是挺大。”

    灵全少君取出一只青铜拳套,戴在掌上面,目光睥睨九幽剑圣和张若尘,道:“你们的实力,都还算不错,一起上吧!”

    “何须张若尘出,老夫一人,就能将你拿下。”九幽剑圣道。

    灵全少君有些不屑,沉声道:“不自量力。你的剑道造诣的确厉害,可是,刚才被本少君的一招混世六杀拳击,恐怕伤得不轻吧?再战下去,你是会被本少君打成肉泥。”

    张若尘却是看出,九幽剑圣并不是真的那么不自量力,而是想要通过与灵全少君这位大敌交,不断压迫自己,寻找冲破圣王境界的契。

    当初,九幽剑圣接受璇玑剑圣的约战,也是抱着这样的目的。

    可惜那一战却因为璇玑剑圣了冥王血毒,没能爆发出全力,战斗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那次冲击圣王境界,九幽剑圣以失败告终。

    九幽剑圣自然知道自己与灵全少君的差距不小,真要一直战下去,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就如灵全少君所说,被打死,变成一滩血泥。

    但是九幽剑圣却没有选择,只能拼死一战。

    无法突破到圣王境界,他依旧是死。

    与其等着老死,不如在临死前,轰轰烈烈的战一场。

    正是看出九幽剑圣的意图,张若尘没有插进去,反而急速后退,准备与魔音联,速战速决,夺下功德簿墙。

    “走。”

    远处,东流剑尊、血灵风、栗木人向灵全少君和九幽剑圣的战场瞥了一眼,随后,联催动一件梭形的万纹圣器。

    人同时飞落到遁云梭上面,以百倍音速的速度,突围逃走。

    他们人逃走,固然是因为伤得太重,不得不逃。

    但,还有另外一个更大的原因,那时因为,他们看出,继续和八位一等侯爵战下去,无疑是在帮张若尘夺取功德簿墙。

    这种为别人做嫁衣的事,他们都是聪明人,自然是不会干。

    功德簿墙落入灵全少君的,反而比落入张若尘的更好。

    “这个个家伙……”

    张若尘有些无奈,不过,眼神却是变得更加尖锐。

    东流剑尊、血灵风、栗木逃走后,没有人继续牵制八位一等侯爵,他们便是形成一个包围圈,向着功德簿墙的方向冲去。

    “张若尘,你的同伴全部都已经逃走,你还不逃?”

    邪百侯发出一声大笑,顷刻间,已经冲到张若尘的百丈之内。另外位一等侯爵,很显然,也是将张若尘视为头号大敌,全部都向他围了过来。

    张若尘自然是乐得看到这样的局面,只要能够将八位一等侯爵全部都留下,魔音应该很快就能将功德簿墙夺走。

    “就你们几个,也能逼我逃走?”

    张若尘站在原地,脚踩一截梧桐树枝,整个人一动不动,静如古松。

    千羽侯是一个修炼武道的罗刹女,身穿白色羽衣,有着一片片如同剑刃的羽毛,在她脚下流动,化为一条羽毛洪流。

    羽毛飞行的声音,如同剑鸣。

    千羽侯道:“东流剑尊、血灵风、栗木大顶尖高,都不是我们的对。就凭你一人,在我们的,撑得了半刻钟吗?”

    “个呼吸的时间,将他打趴下。”血雨侯道。

    八大一等侯爵同时运转圣气,有的施展出圣术,有的在催动圣器。

    不过,张若尘比他们更先一步出,第一个攻击的对象,为八大一等侯爵实力最强大的邪百侯。

    “好快。”

    邪百侯只感觉眼前人影一闪,张若尘已经站在他的五丈内,那柄黑色的重剑,带着风雷声,劈斩了下来。

    邪百侯只得撑起大圣骨铸炼而成的盾牌,抵挡沉渊古剑。

    “嘭。”邪百侯感觉像是有一座铁山撞击在盾牌上面,双的指仿佛都要被震断,身躯不受控制,向后倒飞了出去。

    劈出这一剑后,张若尘的眼睛余光,向身后方向瞥去。

    只见,血雨侯为了救援邪百侯,已经追到他身后的二十丈内。

    “就是这个距离。”

    张若尘身体周围的时间印记,全部都颤动起来,宛如一个个光点,向他汇聚过去。

    “子剑。”

    这是时间剑法第重,十二时辰剑法的其一招。

    在这一瞬间,时间停止。

    张若尘一剑攻了出去,在血雨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被沉渊古剑穿透。与此同时,大量净灭神火从张若尘的心涌出,顺着剑体,冲入进血雨侯的身体。

    “啊……这就是时间剑法吗……”

    血雨侯的脸变得扭曲,大吼了一声。

    张若尘没有回答他,与一个死人,有什么好说的?

    “嘭。”

    大量剑气从沉渊古剑飞出,撕碎血雨侯的身躯。

    片刻后,那些残躯,被净灭神火烧成灰烬。

    一等侯爵的生命力的确很强大,可是,遇到净灭神火,再强大的生命力,也是死路一条。

    剩下的位一等侯爵,皆是倒吸一口凉气,显然是被时间剑法给镇住。

    同为一等侯爵,血雨侯现在的下场,未必不是他们接下来的下场。时间剑法和净灭神火太可怕,没有神纹护体,怎么抵挡?

    张若尘站在大一等侯爵的心,淡漠的道:“谁想下一个死在我的剑下?”

    邪百侯的眼神凝重,还算镇定,道:“大家别怕,就算是时间剑法,也需要花费时间才能施展出来。净灭神火也并不是完全不能抵挡,先前,程轩侯不就在净灭神火之保住性命?我们位一等侯爵,就算一人打出一招,也能将他镇杀。”

    张若尘取出佛帝舍利子,激发出舍利子的本源力量,将其打了出去,攻击向邪百侯。

    邪百侯的双按在大圣骨盾上面,激发出盾牌的一丝大圣力量,随即,一尊大圣的虚影从盾牌冲出。

    “轰隆。”

    舍利子将大圣虚影打得碎裂,与大圣骨盾碰撞在一起,又将邪百侯轰飞出去。这一次,邪百侯的嘴里吐出鲜血,两只臂也被震得裂开血纹。

    别的六位一等侯爵,纷纷打出圣术和圣器,碾压式的向张若尘发起攻击。

    张若尘很果断,没有理会那六位一等侯爵,化为一道剑光,施展出剑,再次攻向邪百侯。

    “嘭。”这一击碰撞后,邪百侯的大圣骨盾,脱飞了出去,两只臂几乎废掉。

    邪百侯吓得魂飞魄散,再也顾的不得其它,施展出一种逃生段,爆发出超越平时一倍的速度,向着远处逃遁,只想离张若尘越远越好。

    “午剑。”

    邪百侯还没有逃到二十丈外,时间再次停止。

    “噗嗤。”

    一道剑光,从邪百侯的背部穿透过去,留下一个脸盆那么巨大的血窟窿。在血窟窿的边缘,一丝丝净灭神火蔓延出来,向外扩散,焚炼邪百侯的体躯。

    邪百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大吼一声:“张若尘,本侯要与你同归于尽……”

    “嘭。”

    就在邪百侯准备自爆圣源的时候,张若尘又是一招时间剑法攻过去,先一步刺穿他的气海,打得他的圣源,从身体飞了出来。

    又一位一等侯爵陨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