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六月浩雪/嫡女重生记

第1936章 启佑番外(13)

    菜上桌以后,启佑刚伸筷子想要吃,就被赵谦给拦住了。免费小说网Www.freeXS.org

    赵谦掏出一根银针,然后将这些菜一一试过。见银针没变色,赵谦才道:“王爷,现在可以用了。”。

    启佑挥手,让护卫跟其他人全都下去。屋子,就留他跟赵谦还有若男三个人。

    若男这才开口说道:“若真是用毒高手,用银针也试不出来。”她手里就有用银针试不出来的毒药。不过这种药非常稀少,特别的珍贵,除了玉熙跟她爹,其他人来要她也不会给。

    启佑苦着脸说道:“若男姐,你别吓唬我好不好?”

    若男扫了一眼启佑,说道:“她与你无冤无仇,不会费大劲来害你的。”最重要的是若凶手要来害启佑,就很容易暴露自己。若男觉得那凶手肯定是个聪明人,不会做这样的蠢事。

    启佑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谨慎些的好。”

    若男仔细打量着启佑,看得启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若男姐,你做什么?”这样看着他,让他很有压力的。

    若男收回目光,笑着道:“若不是一路跟着你,我都怀疑你是被人顶替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佑王,竟然会怕死。不知道太上皇他们知道,会有什么感想?”在若男印象中,就没有启佑怕的。

    启佑狡辩道:“我这不是怕死,我这是谨慎。我娘常说,小心驰得万年船。”

    若男轻笑一声道:“其实就算怕死,也不会有人笑你的。这世上,有几个人不怕死我也怕死。”人有牵挂,就舍不得死了。

    两人刚吃完饭,就听到护卫回禀说按察使庞力言来了。

    启佑看到庞力言的模样,心头微松:“庞大人,可是有什么好消息?”

    按察使高兴地说道:“王爷,徐子良找着了。”徐家老爷的最小的儿子徐子良,因为在外游学逃过一劫。也正因为在外游学,所以消息滞后不知道家人遇了害。

    启佑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衡州跟永州三个地方,他们都去过。若男也去检查了五具尸体,那些尸体都是被人割破喉咙的。不过若男检查出,这几具尸体都是先中了药昏迷,然后被人杀死。至于是什么药,因为时间过得太长也无可查证了。

    在没任何的线索之下,这个徐子良的出现,等于是给此案带来转机。

    庞力言道:“我们的人是在昌州找着他的。此时,他正在回来的路上。”

    启佑很担心徐子良回来的消息泄露出去,到时候徐子良可就危险了。防备见到的是一具尸体,启佑亲自去找徐子良。

    三日之后,启佑见到了徐子良。

    徐子良是个读书人,一身的书卷气。不过此时的徐子良胡子拉碴,穿的袍子也皱巴巴的。靠近他,都能闻到一股怪味。

    见到启佑,徐子良就跪在地上痛哭:“王爷,求王爷一定要查出凶手,为家父家母报仇。”单靠他自己,是报不了仇的。

    启佑走过去扶起了徐子良,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抓住这个凶手,将他绳之以法。”这样凶残的人不抓起来,谁知道会不会又有类似的事发生。

    启佑问道:“你们徐家跟衡州的赵家以及怀州的鲁家,以前可有往来?”

    徐子良摇头说道:“我们家在衡州跟怀州都没有亲戚。”所以,自然也就不会认识赵家跟鲁家的人了。

    “你好好想想?”

    徐子良很肯定地说道:“真的没有。若是有来往,他们不可能从没上过门,而我爹娘他们也不可能从不提起。”

    在徐家的礼谱以及会客单上,也没找着赵家跟鲁家的踪迹。不过,没有往来并不代表他们就没有关系。只是,他们暂时还没查出来罢了。

    启佑想了下,问道:“你们徐家可是有什么仇家?是血海深仇那种。”若不是血海深仇是不会灭人满门的。当然,凶手是个穷凶极恶的人另当别论,但这种概率非常小。

    说完,徐子良垂下头说道:“我爹他们乐善好施,是再好不过的人。别说跟人结下血海深仇,平日跟人争吵都没有。”徐家每年冬天都会给那些乞丐施粥,还经常救济穷苦的百姓。永州的慈善堂跟女子救济院,他也经常送东西过去。所以徐老爷,在永州城是有名的大善人。这样的人竟然会被灭满门,实在是让人想不通。

    启佑对这个没发表意见。那些名声在外的大善人,有的是真善有的却是伪善。徐家能招来灭门之祸,对方必定跟他们有血海深仇,若不然不会下此毒手。真正的善人,又岂会与人结下这样的仇恨。

    若男开口问道:“你可知道,徐家的密道或者密室在那里?”徐家是受害者,不好掘地三尺。所以,是否有密道或者密室他们也不可知。

    徐子良摇头说道:“没有。”

    启佑想了下问道:“这些年,你爹有没有什么做过什么反常的事情?”

    徐子良摇头道:“没有。”

    问了徐子良半天,也没问出什么有有用的信息。启佑看他疲惫不堪的模样,说道:“你先去休息吧!想起什么,就告诉我。”

    若男也皱起了眉头。这个案子,可以说没有任何的头绪。想要查出真凶,难如登天。

    沉思片刻,启佑与庞力言说道:“我们带徐子良回永州。”这样干等着也不是个事,所以他想要引蛇出洞。

    庞力言也赞同启佑的计划,不过他觉得应该找人顶替徐子良为好:“王爷,徐子良手无缚鸡之力之力,那凶手盯上他,我担心他会凶多吉少。”这凶手手段神鬼难测,他真的很担心。

    启佑白了一眼庞力言:“徐子良是在永州长大的,亲朋好友对他都很熟悉。”既对他熟悉,那让然假冒就很容易被人看出端倪。一旦打草惊蛇,凶手短时间肯定是不会出手的。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凶手隐藏起来,而他们不可能没有期限地等待下去。等他们回京后,凶手到时候完全可以寻到机会弄死徐子良。

    庞力言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赞同了启佑的计划。这个案子发生快三个月了,可到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不听佑王的,他也没其他的路可选了。当然,最重要的是若不听佑王的,这个案子破不了就是他的责任。听了佑王的,案子破不了他也不用担主要责任。

    徐子良回到永州的第二日,就买了纸钱香烛之物去拜祭家人。

    徐老爷经常做善事与亲戚关系也都很好。所以,在官府首肯以后亲朋好友将徐家人的尸体领回去,因为是横死,也不好大办。所以他们买了棺木,给他们换上衣裳,然后就将人葬了。

    一下之间失去所有的亲人,这种打击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徐子良跪在在坟前哭得声嘶力竭,最后晕厥过去了。

    启佑朝着护卫说道:“带他回去。”

    徐子良回到永州十日,对方也没有现身,这让启佑都有些烦躁了。他以为对方既身怀血海深仇,知道徐家人还没死肯定会想方设法弄死他。结果没想到,这人竟然比他想象的还要沉得住气。

    若男看起烦躁的启佑,说道:“你在这里,凶手肯定不敢现身的。”启佑可是当朝王爷,身边护卫如云,对方除非是得了失心疯,否则决计不可能现在出手。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除非徐子良隐姓埋名再不现身,否则对方迟早能将其弄死。

    “那怎么办?我总不能留下徐子良在永州吧?”要徐子良死了,这案子可就永远都破不了了。

    损名声是小,左右他也不在乎什么神探这些虚名。但这案子就悬着不破解,心里就存了个疙瘩了。以后吃饭,怕都不香了。

    若男说道:“我扮成徐子良的随从,跟在他身边。只要你们走了,凶手十有**会现身的。到时候,我们就能将他抓了。”

    启佑摇头道:“不行,绝对不行。若男姐,我宁愿不破这个案子也不能让你涉险。”

    若男笑着道:“你派两个功夫好的人,在暗中保护我。”

    “不行,太危险了。”主要是不知道对方有什么底牌,万一这人强过若男,那可就有性命危险了。

    若男笑着说道:“放心吧!徐赵几家会被灭门,是因为他们没有任何防备。我这早有准备,他想要得逞也不可能。”

    启佑还是不愿意。

    若男都有些不耐烦了:“你就别磨磨唧唧了。你不想早点破案,我还想早些回家呢!”成亲到现在,她都没离开过家。这会都离家两个多月,特别的丈夫跟孩子。

    启佑也想破案,但他并不远让若男涉险。若是若男有个三长两短,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若男瞪了她一眼,说道:“你放心,那人不是我的对手。”

    “真的?”

    若男白了启佑一眼,说道:“我们相识这么多年,你见过我什么时候信口开河?”没有把握的事,她是不会去做的。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不会像以前那般无所顾忌。为了家人,她也不会涉险。

    最终,启佑还是同意了若男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