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 入城

    索菲娅的笑容,很是客套,但她的女儿笆笆拉,却觉得母亲看向贝塔的眼神中,总有些奇妙的感觉。。表面上看着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她的直觉总是告诉自己,这两人之间,似乎发生了什么。

    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就是这么无理。女性在逻辑性的判断上,总体来说,确实是比男人差,但在直觉方面,男人拍马屁股也追不上。

    双方合流,贝塔向索菲娅母女问好后,再向他们介绍了自己的小女仆,洁西卡。

    洁西卡站在贝塔旁边,她很少和陌生人直接面对面相处,显得有些怕生,但还是很努力地板着小脸,装作一幅镇定的模样,看着极是可爱。

    索菲娅捂嘴,眼波流转,一如她平时的妖媚作派:“啧啧,贝塔阁下居然没有带雪莉女士出来,这次换口味了?”

    “城主夫人说笑了。”

    贝塔依旧也是平时那幅淡然的作派。凯尔觉得这两人的表现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但笆笆拉的视线却时不时在两人之间切换,显得有些狐疑的模样。

    接下来,贝塔将事情起因和其它三人说了一遍,而后分配任务:“待会分成三队,凯尔你和笆笆拉装作是外地来旅游的贵族小夫妻,我是游历法师,洁西卡是我的女仆,城主夫人你是刺客,单独行动的能力,比我们所有人都强,你自己一组,大家都是打听消息,然后晚上在城内最贵的旅馆集合,没有问题吧。”

    贝塔没有说最好,而是最贵。因为最好这个修饰,会有自己很大的主观情绪在内,人与人之间的看法会有分歧,但最贵这个词则不同,本来就可以当成一个标题来看待。

    任务分配完成后,索菲娅化成一道黑影,贴着地面向前疾速游动,两秒多钟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笆笆拉叹了声:“母亲越来越厉害了,父亲已经被她完全甩在了身后。我怕他们以后关系会不好。”

    凯尔一头雾水:“这有什么关系吗?”

    笆笆拉无奈地说道:“女强男弱父亲那么骄傲的人,知道母亲越来越强后,你觉得他会有什么想法吗?比方说,我比你更强的话,你有什么想法?”

    “那不是很好吗,至少我就不用担心你的安全了。”凯尔一脸的莫名其妙。

    “凯尔”笆笆拉满脸的花痴,满脸的感动模样。

    两人连儿子都生了,而且笆笆拉从小就一直在注意着凯尔,知道他的性格,自然也就知道,这是他的真心话。

    贝塔在一旁,莫明的就被自己的学生秀了一脸恩爱,他实在待不下去了,便先带着小女仆洁西卡离开。

    伯特伦城的城门那里,气氛很奇怪,有一队城卫在驻守,也没有卫兵收入城费,但进城的人,还是心神不宁地,自己去交了入城的人头费。

    更奇怪的是,那些城卫兵明显不想收,但他们却也没有去阻止入城者交人头费。

    这种奇怪的气氛让贝塔有些惊讶,他带着小女仆走上去,那些守卫远远地看着一身魔法装备的年轻人走过来,立刻就紧张了起来,虽然看着没有什么知音,但戒备心却是很浓,他们全部都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这里人头费怎么算?”

    贝塔站在一票城卫兵的面前,面带着冷淡,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咄咄逼人。

    众城卫兵们一脸古怪,他们就从来没有收过职业者的人头费,只是现在可是关键时期,他们可不敢乱说话,就怕祸从口出。

    空气安静,很是是尴尬。

    最后还是一个小军官模样的青年人站了出来,他说道:“阁下,我们只收普通人的入城费,偈你这样的大人物,我们是不能收的。”

    贝塔点点头,他这好说话的模样,让其它人松了口气。但接下来一句话,又把这些人紧张的神经给提了起来。

    “刚才我在外面遇到一队骑兵,对我们喊打喊杀的,是怎么一回事?”

    几乎所有的城卫兵都转过了头,似乎在害怕着什么。这小军官更是汗如雨下。

    贝塔盯着他,微笑着不说话。

    小军官是职业者,他能感觉得出来对方有多哟大,他只觉得自己似乎被什么凶猛的东西给盯上了,全身都不能动弹,他甚至感觉对方脸上的微笑,都是怪物进餐前的流露出来的欢欣之情。

    “他们,他们我也不知道。”

    小军官额头上的冷汗流得更多了。

    贝塔眯着眼睛看了对方一会。

    小军官觉得自己这次死定了对方生气了。

    但贝塔却突然笑了下:“那算了。”

    而后他转身离开,小女仆跟在身后,蹦蹦跳跳的走着。

    看着这红法披风的男人缓缓走进城中,小军官全身僵硬地像是块石头,等对方完全消失在街道的人群中很久后,他才感觉到和行动能力回到自己的身上。

    差点就瘫软在地,他向旁边的小兵怒喝道:“快过来扶我一把,妈呀,吓死我了。”

    贝塔行走在街道上,普通行人看到他的装扮,都远远地就避开了。刚才贝塔使用了天赋贵族气势,再加上自己大师级的实力加成,对于那些实力低微,并且性格胆小懦弱的人来说,无异于是看到一头巨龙待在自己的面前。

    虽然街道上行人不少,但气氛却是有些不对,少了些活力,多了些压抑。人们行色匆匆,路边叫卖的商贩,也是一幅有气无力地模样。

    贝塔向一个惊慌的行人问了城中最贵的旅馆在哪里,等到了目的地,却惊讶地发现,这旅馆居然关门了,没有开业。

    贝塔敲敲门,不久后有人打开大门的缝隙,从里面探出个脑袋来,他本来神情很是不耐烦,但看到贝塔的装扮后,吓了一跳,立刻跳出来,神态恭敬地问道:“阁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想住宿。”

    “这”这男人本来还有些为难,但突然间却是眼睛一亮,很是高兴地将大门打开:“欢迎阁下光临,我们这里有伯特伦城最好的服务,以及最好的美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