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9章 隐隐不安,黄泉河尽头!

    他是临渊城中,为了救自己,一夜白发的弑无绝!

    他是无回路上,为了救自己,倾尽全力的弑无绝!

    他是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的弑无绝!

    怎么可能会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生出这么奇怪的想法?”摇着头,顾长生对自己适才的想法,无尽的抗拒。

    她怎么练弑无绝都开始怀疑了?

    难道说,是荒古纪元的所见所闻,让她不再相信,所谓的真情实意,所谓的历史?

    可是,弑无绝却是真实的!

    他陪伴在自己身边,从临渊城一路走到了这沙海之地,不知道历经了多少艰辛,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怎么可能是他?

    这世间,所有人,都值得怀疑,可是,唯独弑无绝,是她顾长生最不该怀疑的人,因为,她没有那个资格!

    她的命,都是弑无绝救下来的,自己,有什么资格,怀疑弑无绝?

    “顾长生,你怎么了?你在一个人喃喃自语什么?”金宝小娃儿看着顾长生,疑惑的开口道。

    “没什么,可能是散去了全部的功力,心底难免空荡荡的,有些胡思乱想!”顾长生摇了摇头,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给了金宝小娃儿一个安心的眼神,道。

    一定是她多想了!

    一定是她失去了内力,如今正惶惶不安,所以,才会升起这么荒诞的想法来!

    这简直,是对弑无绝的侮辱!

    顾长生明艳的小脸之上,满是自责之色,再次闭上了眼睛,“接下来的路,就麻烦你俩了,再过两个时辰,我一定能恢复如初,就不用你们如此费力了!”

    “好!那你赶紧调整你自己,我们还可以再坚持一下下的!”金宝小娃儿和小灵犀闻言,面面相觑,两人的眼底,都很疑惑。

    顾长生适才的反应,有点儿反常啊!

    她到底是想到了什么?

    才会如此的自我否定?

    黄泉河水潺潺,可是,众人却都不敢靠近!

    这黄泉河水,乃是他们所以为的月神婆娑,从九幽之下借来的,能够洗涤世间一切,沾上身那可是杀身之祸啊!

    他们是傻了,才会靠近!

    是以,虽然是沿着黄泉河在行走,但是,金宝小娃儿和小灵犀,都自觉的离开了黄泉河一些距离,保持安全!

    两个小人儿,一个拖着棺椁,一个拖着顾长生,走的并不是很快。

    时间却过的很快,在两人精疲力竭,快要倒地的时候,顾长生那因为散去内力而变得虚弱的身体,再次恢复到了原本的状态,虽然,没有了内力,但是,其余的都和寻常无异!

    “麻烦你俩了,放我下来,让我来吧!”

    看着拽着自己的衣襟,带着自己前行的小灵犀,顾长生叹息了一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抬手,把快要累晕过去的小灵犀接了下来,放入了怀中,人也跟着落地!

    “顾长生,你好了?”

    拖着棺椁,满头大汗的金宝小娃儿看到顾长生再次醒来,小脸之上,忍不住的露出一抹惊喜之色。

    “嗯,我好了,你也回来休息吧,我父母的棺椁,我来带!”顾长生点了点头,接过了金宝小娃儿手中的红菱。

    “那你自己小心一些,离黄泉河水远一些,不要沾到了身上,如果累了,就休息一会儿!”金宝小娃儿打量了一下顾长生的脸色,见她不再如同刚离开荒古纪元结界之时那般苍白,这才点了点头,把绑着棺椁的红菱,交给了顾长生。

    “我知道的,你放心,回来我身上休息吧!”顾长生轻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她只是失去了内力,又不是变成了叮当琉璃瓶,还能一动就碎了怎么滴?

    “顾长生,如果你速度不慢的话,日暮时分,我们就能到达黄泉河的尽头,可是,你也别着急,左右,黄泉河的尽头就在那里,又走不掉!”小灵犀从顾长生的怀里露出了一个小脑袋,有些不放心的道,“你才失去内力,可能有些不习惯,所以,也不用着急赶路……”

    顾长生闻言,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金宝小娃儿和小灵犀啊……

    虽然,平日里总是贫嘴,总是拖滑头,可是,对自己,还是挺好的!

    没有了自家妖孽在身边,来自金宝小娃儿和小灵犀身上的这一抹温暖,也让顾长生整个人的心,都跟着暖暖的!

    “放心啊,我是顾长生,打不死的顾长生!”长长的吸了口气,顾长生看着金宝小娃儿也钻进自己胸口的灵牌之中,拉着红菱,拖着父母的棺椁,缓缓的迈开了脚。

    黄泉河的尽头!

    就是此行的目的地!

    自家妖孽,肯定在那里等着自己!

    “顾长生,兔兔好累好累了,我要休息一会儿,你有事儿再唤兔兔……”小灵犀的声音,疲惫的从怀里传来。

    “好!”顾长生目视前方,拉着棺椁前行,“金宝小娃儿也休息吧,不用凝神听外面的动静,如果有危险的话,我自然会叫你们!”

    “奥……”怀中,金宝小娃儿应了一声,稚嫩的声音,也略带疲惫。

    顾长生知道,这俩小东西,拖着自己和父母的棺椁走了半日,已经累的够呛了!

    这剩下的路,就由她来走好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往前走一步,顾长生的心,就愈发的不安了一丝……

    “到底,是什么在等着我?为什么,我会这么的不安?”

    感受着来自心底的不安,顾长生忍不住的喃喃自语。

    她的直觉,生来敏锐,第六感更是超乎寻常的灵敏,救了无数次自己的性命!

    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

    越往黄泉河的尽头走,顾长生的心,越是不安!

    倒不是有性命之忧的样子,反倒像是,有比那更重要的事情,将要发生的样子……

    是因为,越来越接近女神之墓的主墓室所在?一切的真相,都将大白于天下吗?

    是因为,自己对棺椁之中,父母的在意,所以,才让自己如此的不安呢?

    “就算,女神之泪,不能让你们死而复生,我也一定会找到其他办法,复生你们的!老爹,母亲,相信我!欠你们的两世生育之恩,我会还给你们的!”

    挥去了心头的不安,顾长生抬头看着前方,沉声开口道。

    近了!

    她每往前走一步,就离黄泉河的尽头,更近了一步!

    从不戒小和尚告诉自己,女神之泪,或许是可以复生父母的契机开始,从她离开南疆,北上大周,从她逃婚离开上京,她的足迹,从南到北,穿越了这一整个大陆,为的,就是这女神之墓!

    为的,就是这棺椁之中的一双至亲!

    不论,到底是谁,在暗中翻云覆雨的算计着这一切,不论是谁在掌控着这一切,她始终不曾忘记,最终的目的!

    复生自己的父母,是她前世今生的执念,虽然,她不能放弃,也放弃不了!

    虽然心情复杂,可是,真快要走到了尽头之时,顾长生才发现,这一路下来,颇多的心酸,几经生死,换来的,只有心底,隐隐的不安……

    这不安因何而起,顾长生此时,还不知道答案……

    可是,再长的路,也有走尽之时,她如今,就快要心愿得偿,找到真正的女神之墓了!

    黄泉河水潺潺,如同寻常的河流一般,只是,流动的黄泉河水之中,隐隐可见众生相……

    黄泉水中,不断翻转着众生相貌,一张张脸,一件件事儿,都像是,一个人的人生,在随着水流流淌……

    顾长生已经见过太多玄幻的景象,就连祖神之女,神尊荒古她都见过了,而且,这黄泉河,她也不是第一次见,只是上一次是在荒古纪元的结界之中,那时间,两军交战,她根本就来不及细看!

    这时间,她依旧来不及细看,因为,她要不断的前进!

    按照小灵犀的推算,日暮时分,她就能达到黄泉河的尽头,就能见到自家妖孽,就能找到女神之墓的主墓穴入口了!

    只要想到这,顾长生就一身的力气,像是使不完一般!

    “妖孽,你一定会没事儿的!我太了解你了,就算是你为了不彻底堕落成魔,封闭了自身,只要我把身上的魔力吸出来,我也一定能够唤醒你的!”

    一边拖着棺椁,沿着黄泉河前进,顾长生一边喃喃自语道。

    她一定可以!

    这个是世上,就没有她顾长生办不到的事情!

    时间不断的推移,日头不断的西沉,终于,在日暮降临时分,拖着棺椁的顾长生,终于走到了黄泉河的尽头……

    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峭壁,突兀的出现在沙漠之中,看着那之上,黄泉河水倾泻而下,看着那源头岸边站着的人,顾长生的眼中,星星之火,不断的亮起!

    是他!

    果然是他!

    他在这里!

    手中的红菱,不自觉的落地,顾长生明艳的小脸之上,嘴角逐渐的勾起,一抹笑意,缓缓的蔓延到整张小脸之上,刹那之间,光华灼灼……

    张了张嘴,顾长生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是行动却比声音来的更快,直接往那人影,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