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8章 四宝送信

    白若竹讪笑,她还真不好评论什么。

    凌晨默默站着,也没再说话,但明显是盯着风染不要说出什么不能说的话来。

    白若竹没打算这么快就问风染什么,所以只是给她下针治病,完事就离开了。

    风染不知道她的真正身份,跟她也不可能太过亲近。

    等她带着冯澜影回了住处,不想凌晨又跟了过来。

    “右护法,可是还有其他事?”白若竹问道。

    凌晨指指冯澜影,“我找她。”

    冯澜影指自己鼻子,“找我?”

    “我想和你切磋一下。”她说道。

    冯澜影来了兴致,撸起袖管说:“打架我最喜欢,就那边空地吧。”

    凌晨皱了皱没,“我不喜欢动手,我们比神识。”

    冯澜影切了一声,“也行,不过不动手多无趣啊。”

    白若竹没阻止她们,就在了一边观看,虽然她不知道凌晨的实力,但她觉得冯澜影不会输。

    两人对视,神识已经过招了数十次了,最后两人各退了一步,都停了下来。

    “你实力不错,我很欣赏你,可惜你是个女人。”凌晨说的很生硬。

    “女人怎么了?你自己不是女人吗?还瞧不起女人了?”冯澜影不爽的叫了起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凌晨垂下头,神情有些落寞,“我是说你如果是男子,我就嫁给你了。”

    白若竹正看热闹呢,差点没喷出来,这姑娘说的也太直接。

    冯澜影也长大嘴巴半天才回过神来,“让你失望了,我确实是女人。”

    凌晨也不尴尬,继续说道:“族里没有男子可以跟我对视,更别说跟我一起生活了,我没法嫁人,也没朋友,挺无聊的。”

    白若竹终于明白她的落寞是哪里来的了,有时候上天给你的天赋并不是好事。

    她过去拍了拍凌晨的肩膀,说:“那只是鲛人族没有神识方面的高手,你问澜影就知道了,我们九黎族的卫堂里都是神识方面的高手,比澜影厉害的不止一两个。”

    凌晨抬头看向白若竹,“真的?”

    白若竹觉得有些眩晕,这姑娘的血脉能力确实挺厉害的。

    凌晨急忙低头,怕惹了白若竹不快。

    “不会骗你,如果有机会你可以跟我们去九黎看看,或许能碰到和你情投意合的男子。”白若竹说道。

    冯澜影过去拍了拍她另一边肩膀,“对啊,回头跟我们出去见识一番,不说非得去我们九黎了吧,外面也大把的能人异士呢。”

    凌晨有些高兴,但很快她垂下了头,说:“不行,我不能离开鲛人岛,我甚至可能活不过三十岁。而且……”

    她声音突然压低了许多,“我们鲛人一旦离开了鲛人岛,生的孩子会变成半人半鱼的怪物的。”

    “谁告诉你的?你试过吗?”白若竹觉得这些鲛人被洗脑的很彻底,他们口中的半人半鱼的怪物就是他们自己啊。

    凌晨摇摇头,“十几年前族里就出现了一个半人半鱼的孩子,后来被驱逐了。”

    白若竹指了指江奕淳和断念的屋子,说:“看到我那个侍卫没,高个子的,他是鲛人和九黎人所生,不也是好好的吗?”

    “除了我们鲛人岛,外面真的还有鲛人?”凌晨问道,“他们都能活过三十岁吗?”

    天大地大,恐怕还有许多白若竹不知道的人和事,她点点头说:“天下这么大,谁能保证只有你们这群鲛人?而且据我所知,被诅咒的只是你们鲛人岛的鲛人,是你们的先祖当年欺骗了一条龙。”

    凌晨显然知道的不多,她露出惊讶之色,“我只知道龙族和我们鲛人是天敌,许多年前有巨龙来捣乱,后来被族中先祖击杀了。”

    白若竹冷笑,但她不好说的太多。

    “我很想跟你们出去看看,但长老们不会同意……”

    冯澜影打断了她的话,“不同意就偷跑呗,以前我爷爷不许我去山里玩,我不照样偷偷跑去?什么都听那些老古董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凌晨看向她,眼底多了些光芒,冯澜影急忙当眼睛,“别对我放电啊,我可吃不消。”

    白若竹忍不住笑起来,凌晨也跟着笑了起来。

    凌晨很快告辞,白若竹和冯澜影回了屋子休息。

    “吱吱吱……”

    白若竹瞬间睁开了眼睛,这是什么声音!

    一个小包子突然钻进了屋子,“若竹姐姐,我来啦!”

    “四宝,你怎么上岛的?”白若竹抱住了小包子,心底惊讶的不行。

    “钻进来的呗,不过费了好大的劲,我要是连穿破结界的本事都没有,又怎么去的了金宫?”四宝有些得意的说。

    白若竹捏了捏它头上的双丫髻,笑着说:“那你跟松田打招呼没?他找不到你得多担心啊。”

    “当然说了,他还叫我带了信给你呢。”四宝从怀里摸出了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信纸。

    白若竹打开看了一下,松田在信纸说了下船上的情况,另外说他偶然撞见方罗有些不对劲。

    那天松田有些闹肚子,完后就睡不着了,他想到甲板看看月亮吹吹海风,然后写首诗什么的。不想却看到了偷偷摸摸跑到甲板上的方罗。

    方罗的存在感很低,他平日里几乎没跟方罗说过话,但此刻他就是觉得方罗怪怪的,表情都和平时不一样了。

    方罗夜里对着海面叩拜,还把什么东西洒到了海里,有些像是骨灰。后来他还烧了一些纸钱,把纸灰都扔到了海里。

    他似乎很伤心,又似乎很犹豫,后来他跳到海里不见了半天,最后又湿漉漉的回到了船上。

    松田说自己不是怀疑方罗什么,就是想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诉白若竹,至于该怎么定夺,白若竹决定就好了。

    白若竹讲信纸藏进空间,捏了捏四宝的脸说:“辛苦你了,但这里太危险,你赶快出去吧。”

    “不行,没力气了。”四宝噘嘴,“你以为鲛人结界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放心我会藏好自己的,他们抓不到我。”

    白若竹看看眼前的小孩子,罢了,它到底是妖,天生就有自保能力,也是她太过担心了。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