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惊涛骇浪/魔门败类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托付

    回到家里,林皓明谁都没有见,直接回到了自己屋子里。。

    见到正要向自己请安的玉儿,一下子把她抱在怀里。

    玉儿感到有些吃惊,老爷从来没有这样激动的举动,但是此刻靠在老爷胸膛,她有种说不出的甜蜜,特别是自从老爷去了春娘,也就是思月姐姐之后,她多少心理有些想法。

    林皓明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或许他第一次感觉到有些无力,虽然布好了局,但是一切却需要听天由命,而不是依靠自己的纯粹的实力去解决,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而只有抱着这个单纯的女孩,似乎才让他安心一些。

    其实林皓明也知道,这是自己在一下子失去了莫**力之后的一种恐惧,是自己从高高云端一下子成为一界低层,不得不挣扎生存的不适应,自己不是那种绝情决意的人,所以才会如此。

    忽然,门被人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在府中,能这样做的,如今只有舒思月,而她望着一眼似乎因为她到来而有些害怕,想要从林皓明怀里挣脱出来,却又没做的的商玉儿,故意笑道:“老爷,商管家说您回来了,没想到您一回来就疼你的玉儿!”

    舒思月的声音让林皓明重新镇定下来,轻轻的抚摸了几下有些紧张的玉儿,柔声道:“怎么你吃醋了?”

    “怎么会呢!玉儿可是老爷你的心肝宝贝,老爷你就算不要我也不会不要玉儿妹妹的,也就是玉儿年纪小,否则哪还有我的位置?”舒思月故意这样道。

    “呵呵,还说没有吃醋,玉儿,你看你思月姐姐,嘴里好酸啊!”林皓明松开玉儿,笑呵呵道。

    玉儿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她不敢说什么,以前她最喜欢春娘也就是思月姐姐,后来一度因为思月姐姐和老爷偷偷在一起,让她伤心了一阵子,不过现在思月姐姐虽然做了老爷滴血和亲的妾室,但对自己却依旧很好,虽然林真姐姐总是说这事思月姐姐故意的,但她怎么也恨不起来。

    “玉儿你真是的,和老爷一起笑我!”舒思月瞪了玉儿一眼,其实她心理也的确很喜欢这个单纯的女孩,身处危险境地,而且还要面对林皓明这个家伙,或许也只有和玉儿在一起的时候,不需要思考那么多。

    不过就在她此刻出神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自己纤腰一紧,竟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了,她下意识就要出手,但却听到耳边传来林皓明声音道:“老爷我不会有偏私,刚才抱了玉儿,现在抱思月!”

    因为商玉儿毕竟是商老头的太孙女,商老头又是郑东来的人,虽然舒思月明知道这是林皓明故意这样的,此时面对玉儿也之人忍了,同时灵机一动道:“玉儿,去酒窖拿一坛好酒来,我们陪老爷喝酒!“

    “好!”玉儿没有多心,笑着就离开了。

    等她一走,舒思月脸色阴沉道:“林皓明,你过分了!”

    林皓明却没有松开,反而叹息了一声道:“局我已经布好了,这次迈过去,至少在西林县会开辟出一条捷径,能避免我在现在的位置上消耗许多岁月,如果跨不过去,说不定我们真的要做一对鬼夫妻了!”

    听到这话,舒思月也不再挣扎,反而冷静的问道:“你的动作这么快?需要我做些什么?”

    “暂时还不需要,如果真要做什么,明天我们去见小梅吧,答应你的事情,都大半个月了!”林皓明柔声道。

    “你没有把握?”感受到林皓明态度,舒思月有些紧张。

    “的确没有十足把握,不过就算我真的出事,别人也不会怀疑你,就算怀疑,以你的能力躲起来还是很容易的,我最不放心的是玉儿,如果有可能,这单纯丫头,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她,我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是假的,但只能拜托你了,我看的出来,你也喜欢她。”林皓明说道。

    “你怎么不拜托林真?把她女儿当成女儿!”舒思月问道。

    “那个女人我不放心,就算真是她女儿,到了生死攸关,或者有重大利益的时候,说不定也会把女儿给卖了!”林皓明说道。

    “你就这样相信我,别忘了,我们是纯粹合作关系!”舒思月强调道。

    “那是你觉得,我没有这样想,这个你拿好了,其中一半是我留给玉儿的,一半是给你的!”林皓明忽然取出一个储物袋,塞到了舒思月手里,然后送开了她。

    “这里面是什么?”舒思月问道。

    “我的全部家当!”林皓明笑着说道。

    舒思月毕竟是道胎境修士,储物袋抓在手里,心神还是可以沉入其中,很快她就发现,储物袋里竟然放着二三十件玄宝,其中好几件都是八品的玄宝,而堆成一堆的时晶至少有七八百,一叠米票超过万石,此外还有几个小瓶子,其中两个赫然是大婚那天铁成业和那个神秘女人送的商铺道胎甘露,虽然另外几个小瓶是什么不知道,但此时她也已经忍不住好奇,直接拿出来打开看了,一看之后这才发现,其中三品赫然都是道胎甘露,每一瓶不少于三十滴,而另外两个小瓶里,竟然都是炼元丹,一瓶也都不少于三十枚。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夫君,居然有这么丰厚的身家,一般道胎境的官员也没有这么多资产。

    舒思月再看向林皓明的时候,眼神彻底变了,她忽然想起了多年前,曾经也有一个人,在临走要办一件大事的时候,把这么一个储物袋给了自己,里面也是他的所有身价。

    “你干什么,这是你的东西,自己收好!”舒思月把储物袋还给了林皓明,换回去的时候,她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做。

    林皓明却一把抓住她的手,再次塞进她手里,跟着再次正面保住了她,嘴巴凑到了她耳边,坚定道:“你给我拿着,我没有退路了,别忘了你是和我有文书的女人,我们滴血和亲过,而且如果我回来了,你以为我会不拿回来?答应我好吗?”

    “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回来!”舒思月骂了一句,但却没有在推开林皓明的怀抱,反而紧紧抓住了他的臂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