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5章条件

    战幕深这才知道,原来,瞿岳设局绑架瞿天乐,坑了他的钱,是要用那笔钱还高利贷的!

    他觉得瞿岳已经疯了,居然去借高利贷。要看 书 ·1书kanshu·

    这太不可思议了!

    像战家、瞿家、穆家这样家庭出身的人,哪会不知道高利贷的厉害?

    对他们而言,高利贷就像毒品,是家族长辈从他们一接触外面事务,就严令禁止触碰的。

    瞿岳平时看上去谨小慎微,不像是会犯这种错误的人。

    可他现在竟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他疯了。

    真的已经疯了。

    战幕深盯着瞿岳看了好一会儿才说:“让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瞿岳精神一振,“你说!”

    战幕深说:“过段时间,我会带着阿妩回星海城,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了,我要把乐乐带走。”

    “什么?”瞿岳惊讶不解。

    战幕深勾勾唇角,“乐乐跟着你,我怕他长歪了。”

    战幕深的话就像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瞿岳脸上,瞿岳的身形一下僵住,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要烧起来了。

    “你……你……”瞿岳张嘴结舌,说不出话。

    “我只有这一个要求,”战幕深说:“你可以考虑一下,你答应了,三千万很快就会转到你的账户上,你不答应,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我可以答应,毕竟乐乐跟着你,我放心,”瞿岳仍旧尽量说着场面话,“可你妈不会同意,乐乐是她的命根子,她不会让你把乐乐带走。  壹看书 ·1k要a ns看hu·”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战幕深又倾倾唇角,“哄我妈,叔叔不是最有办法了吗?”

    瞿岳无地自容,脸上烧的更加厉害。

    可他没办法。

    他的命门此刻就捏在战幕深手里,战幕深想让他活,他就能活,战幕深让他死,他就得死。

    此时此刻,战幕深不管说什么,他都得老老实实听着。

    “我……”他艰难说:“我会尽量想办法。”

    “不是尽量,”战幕深不容置喙的说:“这是我们的交换条件,你能做到,我会替你保守秘密,还会帮你度过难关,你做不到,你的所作所为,瞿家的人和我妈还有乐乐,他们都会知道。”

    “你……”瞿岳看着战幕深,又气又恼又怕,浑身发抖。

    可他终究没敢说什么狠话,颓然闭了闭眼,垂头说:“好,我答应你,我会劝说你妈,让乐乐跟你走。”

    “记住你的承诺,我记住我的每一句话!”战幕深取出手机:“账户。”

    瞿岳连忙取出手机,调出一个他记录的账户,报给战幕深。

    战幕深又把账户转给他的手下,让他的手下去转钱。

    高利贷的事情,总算解决了。

    悬在他头顶上最锋锐的那一把刀,终于尘埃落定,没有砍在他的头上。

    劫后余生,瞿岳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对战幕深说:“阿深,那公司的事……”

    战幕深淡淡说:“我会派人过去,尽量帮忙解决。”

    瞿墨雍虽然上诉,但以他的罪行,即便不是死刑,也会是无期徒刑。

    瞿氏早晚会是瞿天乐的。

    虽然他觉得,瞿天乐最好的出路并不是接手瞿氏。

    等瞿天乐长大之后,他希望瞿天乐远离瞿家,不想瞿天乐趟这潭浑水。

    可他必须承认,瞿家这面大旗还是很好用的。

    只要瞿家的声望一直在,不管瞿天乐以后在哪个领域发展,对瞿天乐都会有好处。

    而名声扫地的瞿家,坏掉的名声,同样也会牵连瞿天乐。

    看在瞿天乐的面子上,战幕深并不希望瞿家倒掉。

    战幕深答应帮忙解决公司的事情,瞿岳当然是非常高兴的。

    可他还不能完全高兴。

    他顶着极度的羞耻和尴尬,对战幕深吞吞吐吐说:“还有、还有你妈的公司……”

    他说了一半,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战幕深挑眉,询问的看他。

    瞿岳只好把话说完:“前段时间,我帮你妈做了一个投资,结果投资失败,你妈的公司现在也周转不灵。”

    “哦,”战幕深淡淡说:“周转不灵,就收拢一下,缩小经营规模吧,我妈原本就不是经商的料。”

    如果不是他外公离世前,早为他妈安排好了几个出色的经理人,穆氏不知道早就破产几百次了。

    以他妈的性格和本事,穆氏能撑到今天,已经是个奇迹。

    当然,这里面也有瞿家这面大旗的的作用。

    如果没有瞿家这座庞大的靠山,他妈的公司,早不知道被人吞了多少次。

    照理说,有瞿家在,不该有人敢威胁瞿岳。

    可话说回来,敢放高利贷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或者不知道瞿家的能量,或者摸准了瞿岳的脾气,知道瞿岳不敢声张,都有可能。

    瞿岳看着战幕深,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究没好意思再说什么。

    他虽然是只是继父,可到底沾了一个“父”字。

    他堂堂长辈,一次又一次向晚辈开口求助,他实在是没脸再多求一次。

    他知道,穆凝月知道他投资失利,把穆凝月所有流动资金都赔掉,导致公司周转不灵的事情,传到穆凝月耳中,穆凝月一定会大闹一顿。

    可他现在已经没办法了,只能得过且过。

    只能寄希望战幕深能快点把瞿氏的问题解决,瞿氏的经营重新步入正轨,盈利之后,他尽力把穆凝月的钱补上。

    劝说瞿天乐跟着战幕深去星海城。

    隐瞒投资失利的事情。

    这两件事,哪一件都不好做。

    虽然已经免去了身败名裂,妻离子散的下场,可瞿岳去觉得他的日子,仍旧水深火热。

    战幕深不再理会失魂落魄的他,起身离开书房,回到卧室。

    叶澜妩正半倚在床头,和卡宴视频。

    见他进来,她和卡宴简单交代几句,将视频结束,抬眼看向他,“谈的怎样?”

    “谈妥了,”战幕深在她身边坐下,伸手臂将她揽进怀里,亲她一口,“有个不知道是不是好消息的消息要告诉你。”

    “嗯?”叶澜妩用询问的目光看他,“什么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