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你不会是单身狗吧!

    “小洛啊,像我们这样,新世界的第一波法师,哦,将来可能是神殿守护者。 那造物神说了,我们可能在未来的时代成为万民敬仰的守护神。情情爱爱并非正途,刻苦修炼才是王道!”书生意气的基兰苦口婆心地劝道。

    后科科远独结球接孤孙学不

    我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心里泛起了嘀咕,怪不得都万神榜第二了还没个情史,至今还是单身汪。唉,万年修行害死人啊!

    我向四周环顾,后排有一对正点的姊妹。姐姐一头金发,俏脸稚嫩,眉宇间却隐隐有一种天生的高贵和气势。妹妹楚楚可人,在细细聆听姐姐的魔法讲解。

    “唉,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负责晚自习的神殿法师没到,身边还坐着一位向我讲大道的道士,我有些欲哭无泪。赶紧搭讪个美女,解解闷。

    “别理他!”姐姐淡金色的眸子瞥了我一眼,继续给妹妹讲课。

    “雷洛哥哥好,我叫莫甘娜,这是我的姐姐凯尔!”乖巧的妹妹展颜一笑,朝我热情地打了个招呼。

    “莫……莫……甘娜!”我嘴角微微向挑了挑,脑袋里嗡了一声。后来的万神榜前十,女魔头堕落天使莫甘娜!!!

    “打听完了吗?雷洛同学,我知道你是魔法天才,风流倜傥,擅长拈花惹草。神殿法师第一名的有力竞争者。你有资格浪费时间,但请不要打扰我教导妹妹,可以吗?”凯尔不满地瞪着我,冷声讽刺道。

    “好,好……”我尴尬地摆了摆手,“你继续教!”我要是知道你妹妹是莫甘娜,打死我也不会跟她搭讪啊!

    两千年前,这对姊妹还没有翻脸。少女时代的莫甘娜,也看起来人畜无害的。

    “我跟你说的话你还是没听进去!”基兰无奈地摇头。见我沉默不语,“她们是天使血脉,姐姐成绩突出,可妹妹无论是魔法理论,还是魔法释放,样样差!但你可别搭理她,据说她很粘人的哦!”

    我又瞥向右侧的健壮男子,手隐隐跳动雷弧,似乎在练习释放,大汗淋漓的模样。

    “他叫托尔,雷班的差生!”基兰解释道。

    艘远远远情后球接月由诺情

    后仇地地方结术战月诺术主

    古雷霆战神托尔么?算了,在这随便挑一个是两千年后的万神榜前列的人物,我算是掉在了“神堆”里了。在群虎环视的环境里,我这小心脏都开始砰砰乱跳了。

    此时,一个教授一般的人物用瞬步移到了讲台,所有喧哗的学生瞬间闭了嘴,刚刚的人声鼎沸瞬间变成了鸦雀无声。定睛一看,原来有些人被瞬间用变形术弄没了嘴巴,鼻子之下只剩下下巴,模样滑稽极了。

    而那些五官少了一官的学生纷纷低下头,捂着下巴。我也不自觉地摸了摸下巴,还好还好,嘴巴还在!这个时代的魔法,也蛮有趣的。

    “今天,我们不魔法课。我,路西斐尔要严肃整顿学院的歪风邪气!”老教授一台大发雷霆,随后在偌大的教室各处瞬间移动,搞得我们晕头转向。

    “有些人,严重违反了院训,我要严肃处置她!她是谁呢?相信大家也都知道,她是我们学院的风云人物,狐族公主,阿狸!”老头细教鞭一指,被定身术定住的阿狸出现在了讲台。

    我微微一愣,她不是先我一步来的吗?怎么被这老家伙给逮住了!阿狸美眸狠狠瞪着老教授,吐了吐舌头。

    “阿狸,别以为狐族有恩学院你可以任性妄为。我现在列举你的三大罪状:一,课迟到。二,与班里的某位同学纠缠不清。三,偷吃东西。这些,貌似够你被学院开除了吧!”

    “我不是课迟到,我是走错了教室!”

    “呦,这个理由蛮新鲜的嘛!走错教室能把食堂当成教室?”路西斐尔被气乐了,没被封口的学生也哄堂大笑。不过被老教授眼神一斥,立刻捂住嘴。“那食物是给劳务人员,那些凡人准备的!”

    “谁让你们把食堂弄得像教室一样,还有,我没有乱吃东西,学院明令禁止,要获取神殿法师资格之一是戒饮戒食,以符魔力补充能量,我作为神殿法师候选人,当然知道。”阿狸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随后俏脸微微一垮,露出悲伤的表情。“我只是偶然路过食堂,看见了我家乡的那道菜,炖小山鸡。我想到,我一别狐族已有三年,带着狐族人的期许,励志成为神殿法师,光耀祖辈。每每想到这,我潸然泪下!”

    阿狸含情脉脉的看着大家,泪珠在极美的双眼打转,“我恨我自己,是我没管住双脚。我想,只要我吃一口家乡的菜,也许能减轻哪怕一丝对家乡的思念吧!”

    “导师,人家阿狸是情有可原,您大人有大量饶过她吧!”

    “是啊,吃东西是未修成神之前,所有种族的本能。而且,那道菜,对阿狸那么重要!”

    “求导师饶过阿狸吧!”

    ……

    我环顾着这些围观的学生,啧啧称。阿狸演技虽然提高了,但听哭了还不至于吧!难道阿狸抓住了大家都思家的情绪,在感情牌狠狠将了黑脸老师一军。

    “算她偷吃情有可原,那偷情是罪不可恕!”老师见所有人开始为阿狸说话,他也怕啊!怕在学生之间失了民心,不敢再在这件事情做章。

    “老师,‘偷情’这个词可太难听了吧!他未婚我未嫁怎么算是偷情呢?再说,学校禁止男女同学亲密接触,初衷是怕大家影响学业。而且,我只是和雷洛同学打了一架,根本跟亲密二字毫无关系。什么表白为遂,为情厮杀也都是你们捕风捉影,空穴来风罢了!”阿狸摆弄着耳边垂下的黑发,慵懒地说道。“还有,老师,你这么痛恨学校里的恋爱行为,还说这是偷情,不会现在还是单身狗吧!”阿狸微微向前躬身,俏皮地问道。

    “油嘴滑舌,目无师长,真是反了!”路西斐尔怒不可遏,台下的同学也如看怪物一样的目光看阿狸,这一套套歪理邪说,听得她们一个个那叫一个解恨啊!谁给了这位同学这么大的勇气啊!

    老教授身子哆嗦了半天,愣是没想出一个字辩驳。半晌,才崩出一句话,“好,你口口声声说没影响学业,那今天咱们来验收一下,叫叫真,茉莉,把试魔石拿来!”

    (新工作累啊,每天都像狗一样躺在床睡了,今天单位停电所以更了一章,还是那句话,这本书会完结的,嗯,时过境迁,承诺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