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7章:痒

    令独孤无悔恼怒不已的事情发生了,因为到了第二天天亮之后,一枝梅还是没能找到。 壹 看 书 ww w看·1kanshu·c om

    独孤妙象都急了,也不怕打草惊蛇了,城里的所有客栈,挨家去找,城里的卫兵,一队队上街搜查陌生人。

    可是这样,依旧一无所获。

    独孤家的所有人在找人的时候,独孤玉端着亲手做的早餐来到了大厅。

    昨天晚上,张易已经见过这个曾经虐待过憨奴的独孤玉了,不过独孤玉表现得很正常很乖巧,还和张易赔了罪道了歉。

    “爷爷,张公子,找人还不急,先吃些东西吧,爷爷你也别急,只要那一枝梅还在城里的话,他就跑不了呢,只不过是早找到和晚找到的问题。”独孤玉劝解着独孤无悔,同时也把一样样小菜放在张易和独孤无悔的桌子上。

    张易很客气的表示了感谢。

    独孤老爷子也抓起东西就吃,倒没和独孤玉说什么。

    独孤玉未婚,但非处子,这件事其实不是什么秘密了,独孤玉守身不洁,经常和一些男男女女的聚会淫诗之类的,所以失了身也很正常,独孤妙象也管,但管不了。

    但在家里,独孤玉的表现还是非常好的,至少知道怎么哄人,比如说这一顿美味的早餐,还有那些开解人的话,这都代表此女情商很高。

    张易和独孤无悔很愉快的吃了顿早餐,而早餐过后,独孤玉也笑呵呵道:“老爷子,我想借张公子一用,不知你答就答应啊?”

    “呃……”独孤妙象之所以喜欢这个孙女,就是因为这孙女和别的孙女不同,她总是能给人带来喜悦,所以听到她的话,独孤妙象哈哈大笑道:“什么是借他一用啊,他是他,你要是想找他办事,你就直接和他说啊,找我借算是怎么一回事嘛。一 看书   ·1kanshu·”

    “那不行啊,他都叫你伯伯呢,所以你说了算啊,是吧张公子?”独孤玉笑道。

    “是是是,都听独孤伯伯的。”张易暗赞这女人高明,明明是似乎有求自已,但不来求自已,相反却用说给他听的方式去求独孤无悔。

    在这种场合,又在人家家里,所以张易没有理由拒绝这独孤玉的。

    “这我不管啊,你有什么事情就和小易说,还借,你借得着吗?”独孤无悔忍着笑道。

    “那张公子,您有时间吗?”独孤玉笑吟吟道。

    “有时间,吃了玉儿你的早餐,所谓拿人手知,吃人嘴短,玉儿你有什么事就说吧。”张易也开了句玩笑道。

    “那你得跟我去我院子里。”独孤玉眨着眼睛道。

    “行啊,反正现在也没有消息,那我就跟你去一趟,不过干什么去啊,总得让我知道吧?”张易反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不和爷爷说,不让他听到。”独孤玉坏笑道。

    “哈哈,还有小秘密。”独孤无悔哈哈一笑,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二人可以走了。

    在他心里,也认为年轻人应该多多交流,如果独孤玉和张易能处得上来的话,那就嫁给张易也未偿不可啊,就怕这姓张的看不上独孤玉,毕竟独孤玉不是完壁之身了呢。

    不过感情这种事是说不清的,有的人是不会在乎什么完壁不完壁的。

    张易和独孤玉走出了前厅,一边走二人一边说着话,独孤玉也介绍着家里的风水布局,每间院子都有单独的禁制,只有下人的没有,因为像他们这些公子小姐的,都有属于自已的私人空间,私人秘密,所以院子里的禁制,别人是探不进去的。

    “我可以叫你张大哥吗?”独孤玉一边走一边道。

    “这个……似乎差了辈分吧,你得管我叫叔叔。”张易开着玩笑道。

    “切,才不要呢,你都没有我大吧?才不要叫你叔叔呢。”独孤玉娇笑道:“就叫张大哥,你拿我怎么样?”

    “好好,那就叫,那就叫,不过你叫我干嘛来的啊。”

    “没有什么事啊。”独孤玉这时候已经推开了院门,而院子里也站着一个侍女,应该是贴身的侍女了。

    这种侍女,大都是小姐嫁夫后,要跟着小姐一起嫁过去做通床丫鬟的,也就是说,小姐是妻子,侍女在小姐身子不舒服的时候,可以代替小姐与男人家通床。

    侍女也应该是心腹,至少是独孤玉的心腹。

    “没有什么事你叫我过来干嘛啊?”张易疑惑道。

    “我就是想和张大哥在一起呆一会不行吗?单独的。”独孤玉突然间含情脉脉的看了张易一眼,娇艳欲滴。

    “咳咳,真的假的啊,你要是没事儿,我可回前面了,等消息呢。”张易就干咳了两声,他也没注意那侍女,因为有侍女很正常啊,他总不会见到什么人就用神念去探,就用洞悉之眼去眼的。

    “不要,人家有事,刚才和你开玩笑呢。”独孤玉小声道。

    “我就说嘛,说吧,什么事。”张易大咧咧的坐下,欣赏着小院子,而侍女也倒了花递了果,然后站到了二十米之外,远远的伺候着。

    “说出来有些羞人,可是……可是……”独孤玉低下了头,脸红红的,还要哭的样子。

    “这里没有别人,你说吧,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张易也没当回事,因为他和独孤玉根本没有什么交集,所以谈不上这独孤玉对自已怎么怎么样的。

    “那你不要笑我,你发誓不能说出去。”独孤玉抬起头道。

    “好好,我发誓不说出去行了吧?你说吧,什么事?”

    “嗯……听说你是国大爷的师尊,治疗恶疾手到病除,是少有的奇医妙手?”

    “这个,差不多吧,怎么了?你也染了恶疾了?”张易好奇道。

    “嗯。”独孤玉点点头,然后脸又红了,张着嘴有些不敢说的样子。

    “你不说我怎么治啊。”张易哭笑不得道。

    “我痒……”独孤玉低下头道。

    “痒?哪里痒?”张易古怪的打量着她道。

    “就是……就是……唉呀,羞死人了。”独孤玉似乎要找个地逢钻进去一样。

    张易这时候心中一动,玛比,这独孤玉该不会是b痒吧,草尼玛的,玩什么?

    “是我的这里痒,张……张大哥你帮我看看怎么回事好吗?每天白天也会痒,但到了晚上就会奇痒,难以入眠……”独孤玉把手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就是这里痒,你先看看吧。

    张易就一脑门子黑线,尼玛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