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秋夜雨寒/重生

第733章:全焕还好好活着

    进喜点点头,“主子和江侍伟商量要在最短时间内弄清楚李玉锦的生死或者藏身之处,只有找到她或者幕后之人,才能确定很多事情。 壹 看 书 ww w看·1kanshu·c om”说到这里,进喜犹豫一下,看着远处眉子的身影已经出现,思忖一下,语速略快的说,“主子担心,若是李玉锦已死却仍能到死不放弃全焕,这其中必定有奇怪,要么是她笃定全焕没死,要么是幕后之人知道些什么,如果是幕后之人,那必定是全焕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他们断不会再寻找一个废人帮他们成全大业。”

    容青缈的心突突一跳,莫名有些慌乱,这些,梦里完全没有,却又真实的可怕,简业的怀疑如此的真实,真实到似乎她能够突然间瞧到全焕的面容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明明温暖的微笑,却冷漠似乎冰。

    “他在简柠那里,我父母在简柠的国家帮她。”容青缈轻轻吁了口气,瞧着眉子从远处渐渐走近,一壶热茶放在桌上,空的茶杯里也倒上了清茶,浅浅的冒着热汽,摆了摆手示意眉子出去,她口中依然轻到就连一边的进喜也听不清的喃喃而语,“难不成梦中的事情只不过是换了个模样,我爹娘他们究竟逃不过被囚禁?简松之被囚禁是此时也有的,难道我爹娘也躲不过?”

    “夫人?”见容青缈脸色微变,略略有些苍白,进喜立刻说,“夫人不必担心,有主子在,不会发生什么,主子绝对不会允许任何对夫人不利的事情发生,是属下说的多了,扰了夫人心绪。夫人您现在不能动怒。”

    容青缈恍惚了一下才回过神来,长出了口气,缓声说:“我知道了,只不过一时心中有些慌乱,若是真如相公所言,到真是被戏弄了。梦中所有一切似乎真的只是一个提醒般的梦,要发生的事情在梦中发生,醒来,依然会在清醒后以另外一种方式发生。罢了,你也下去吧,我想独自呆一会。”

    “是。”进喜恭敬的应了声退到门口守着,眉子正远远的站在一处,面上的表情有些不安,进喜装作没有瞧见,只安静守在门外。

    容青缈静静坐在桌前,微闭上眼睛,让脑子里一点一点过滤着梦中所发生的所有事情,这些事情有些在现实里发生,有些没有,但,似乎一定会发生,她在想,为什么是两次,为什么要出现两次,这两次究竟有什么不同。壹  看书     ·1ka nshu·

    安静的院落里,奴才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安静到这些人就好像不存在。

    “祖母的事处理的怎样了?”一个身影背对众人,身后是三个黑衣人。

    “闹得沸沸扬扬,您叔叔必定是恼的不得了,只可惜一时不能给老夫人好好的安葬,这事还瞒着老爷子,他老人家在您叔叔那里受了伤,身上的伤虽然养好了,可心中还是难过,身子一日不如一日,特意请了乌蒙国那边的人,虽然钱要的多了些,可药却是很有效果。”一个黑衣男子恭敬的回答。

    背对众人的男子依然不回头,声音淡漠的说:“祖母她一向心怀大志,如果她知道以她性命可以换来转机,让她的大志可得实现,必定是不会吝啬她的生命,她是对我们李氏最为忠心的。祖父那边不可透露消息,只说祖母还在我叔叔那里,虽然被叔叔囚禁着,到还不曾失了性命,等到合适机会一定会接了祖母与他团聚。”

    “是。”黑衣人语气恭敬,头不敢抬,声音虽然是冲着地面说,却清晰入耳,看得出来他武艺不俗。

    “容青缈那边如何?”男子淡淡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身孕之事依然瞒着,除了简业和他身边的心腹,无人知晓她怀有身孕之事,您所选的女子里面正好有与她月份完全相同之人,只等那边有消息,就立刻换了出来。”黑衣人谨慎的回答。

    男子这才转身来,一张俊俏的面容,面容冷漠,五官到生得清秀悦目,正是全焕,并无半点受伤痕迹,语气依然淡淡的说:“她虽然对我不公,我却不愿意待她不平,既然她是我的棋子,她虽对我无有半分怜惜之意,我却不能舍她不顾,换了孩子就好,不必伤她性命。”

    “是。”黑衣男子依然不敢抬头,“属下谨尊主子吩咐。”

    全焕摆了摆手,“简柠那边呢?”

    “她也没有认出真假。”黑衣男子轻声说,“但他受伤极重,简业也是不愿意他姐姐再与您有瓜葛,大约是顾念着您与简家姑娘的旧情以及您和简家姑娘的骨肉,虽然没有取了性命,却也算不得男人。但简家姑娘对您似乎余情难忘,暗中瞒着简业去乌蒙国请了大夫,竟然以半个国家为酬,只想让那个您恢复健康,也算是个有情有意的。”

    “简业不是个愚笨之人,不然太后一派也不会特意选了他成为新的皇位继承人,只不过他一时没有察觉,你们也要仔细些,简业必定是放了他的亲信在那边监视简柠,如果有什么不妥,立刻关了容鼎夫妇,用他们夫妇与简业谈条件,这是应急之策,要看简业对容青缈在意轻重。”全焕平淡的说,“你们也要帮着些,将容青缈怀有身孕的事瞒着,能瞒多久瞒多久。”

    “是。”黑衣人恭敬的说,“虽然派去的暗卫被发现,简业已经换了保护容姑娘的奴婢,是他的一位暗卫,武功不俗,不过,似乎不得简业身旁两位贴身护卫的信任,到不用再放人进去,只这份不信任,这个新近派到容姑娘身旁的人也不会有何作用。”

    “进喜进忠二人武功不低,又对简业忠心耿耿,你们不可小瞧。”全焕淡淡的吩咐,“带小倩过来见我。”

    “是。”黑衣人轻手轻脚却又快速的离开。

    这儿不过是一处看着很是寻常的院落,从外面看没有任何的不同,忙碌的奴才们除了表情看着有些呆板,人却都是寻常的人,门也半掩着,从外面经过的人就算是无意的瞟上一眼,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好关心的。

    而这里,却是全焕藏身之处,就在京城众人的眼皮底下。

    黑衣人只离开了一小会,就很快的返回,身后是面色略显紧张的小倩,垂手而行,在离全焕还有一人之遥时跪了下来。

    “起吧。”全焕摆了摆手,在椅子上坐下来,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倩。

    小倩却没敢起,声音也有些浅浅的不安,“奴婢无能,只怕是要让主子恼怒了,今日京城里发生了一桩奇怪的事,您叔叔突然派人去了先皇的陵墓在先皇的陵墓一侧为您祖母树了一块墓碑,奴婢一直在想究竟是何处出了纰漏引起了您叔叔的怀疑,您派人唤奴婢过来,奴婢不知如何向您请罪。”

    全焕没有立刻说话,眉头微微一蹙,好一会才慢慢的说:“这几日他有与何人来往过?简业是不是曾经去找过他?”

    小倩没有说话,她并不知道,在带‘李玉锦’离开被江侍伟囚禁的地方之后,避免被江侍伟找到,她寸步不曾离开这里。

    一旁的黑衣人立刻恭敬的说:“自打发生老夫人失踪之事后,您叔叔就将自己身旁的人重新做了安排,如今在他身旁的人都是自打他离开皇宫之前就留在身边的亲信之人,只知道他安排人带着您表妹离开了京城,他与简业不算是知交好友,平时会有些来往,但见面之时都不允许外人在场,最多就是简业身旁的进喜进忠护卫在旁。这几日到没有见过简业出入您叔叔哪里,只前几日有瞧见过进忠出入过,但时间很短,来去几乎没有一盏茶的时辰。”

    全焕摆了摆手,示意小倩起身,“此事实属意外,与你无责,被简业和我叔叔发现其中缘由只是时间早晚而已,他如此做也不过是想逼着我祖母露面,只要他心中觉得祖母还活着就好,反正我不让他找到他就找不到祖母,虽然不孝让祖母化成一滩血水,没有个葬身之所,但也是权宜之计,她年纪已大,又被折磨的半身残废,已是废人一个,就算我此时不让她离开,李氏首领们也不会放过她,只怕死的更是辛苦。你下去吧,静观其变。”

    小倩起身,面上微微露出一丝松了口气的表情,却不敢大声,只恭敬的退了出去。

    身影消失在门外,全焕看了一眼黑衣人,“她已无用,舍了吧,我叔叔既然这样做,已是怀疑祖母生死,这其中定有简业的参与。”

    “是。”黑衣人转身出去,没有半点犹豫。

    小倩从全焕的房间出来,走出去几十米,才敢长长出了口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却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下意识回头去看,是刚才全焕派去叫她过来的护卫,怔了怔,下意识的问:“是主人有什么吩咐吗?”

    男子面色平静,静静看着小倩,安静的说:“是。”

    小倩心中突然有些隐约的不安,心中乱乱的一跳,身体不由自主的绷紧起来,手垂在身体两侧,手心竟然冒出汗来,身子也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