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9章 一荣一枯

    “小子,你这装神弄鬼的把戏,还嫩了点!如果我是你,现在纳头就拜,拜入老夫门下,你还有一条生路,否则!”沙海神祭蒙力西盯着叶真冷笑起来。壹看书 w ww·1ka看nshu看

    当然,这样的话,蒙力西做为沙海神祭,是不会公开说的,如果堂而皇之的威胁叶真,那就太愚蠢了!

    沙海神祭蒙力西从出现到现在,一直用的是神魂传音。

    叶真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在叶真的想法中,他与伊稚神殿的沙海神祭,不应该是对立的,就像是帕坦一样。

    但是眼前这位沙海神祭蒙力西一开口,就将叶真定义成了敌人,而且还试图收服叶真,这让叶真实在有些失望。

    不过,既然这沙海神祭蒙力西选择成为敌人,那么叶真就会奉陪到底。

    叶真这个神使,其实是从伊稚神殿的虎口里抢食,有点像是街头打架。

    一旦开始打架,在将你的敌人揍痛之前,就不能有任何的退缩和让步,否则,你就会迎来无休止的欺压。

    所以,叶真是不会让沙海神祭蒙力西如愿的。

    “装神弄鬼?”

    叶真的声音,有若洪钟大吕一般响彻了整个原沙部落,“蒙力西神祭说本神使装神弄鬼?

    蒙力西神祭是指这种手段吗?”

    说话间,一枚伊冬青神树的种子从叶真指间飘落,坠落入沙土地的刹那,就开始发芽抽枝,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一株伊冬青神树之花就在沙地之中绽放出了黄绿相间的花骨朵。

    这宛若神迹的一幕,让原沙部落的一众沙族人瞪大了眼睛,甚至就连蒙力西神祭身后的一众神殿武士,也用一种震惊无比的目光盯着叶真。

    沙海神祭蒙力西则是死死的盯着叶真,目光中满是冰寒,“小子,你拒绝了我的好意,你一定会为你今天的行为后悔的!”

    神魂传音过后,沙海神祭蒙力西身上散发出一层莹莹的神光,充满了感染力的声音,开始在整个原沙部落响彻。

    “伊稚天神的子民们,不要被魔鬼的手段蒙蔽了双眼,原蓝袍祭司帕坦背叛了伊稚天神,与魔鬼的化身勾结,企图诱惑你们坠入地狱。

    不要被他的魔鬼手段所迷惑,短暂的繁荣之后,必将为各部落带来灭顶之灾。”

    不得不说,沙海神祭蒙力西的在沙族人的中的威望,真的是无法形容的。

    话刚出口,原沙部落的许多族人们,尤其是上了年纪的族人,看向叶真的目光就变了,变得警惕无比,原先那种虔诚的神情荡然无存。

    一个个原沙部落的沙族人,开始从地面上站起,靠拢向了沙海神祭蒙力西的方向。

    见状,沙海神祭蒙力西嘴角微微一翘,他在这些部落经营这么多年,岂是叶真一个外来者,能够轻易侵占的。

    原本,他知道叶真这个神使的事情,是抱着观望态度的。

    但没想到,叶真这个神使,竟然横扫了他麾下统治的四分之一的部落。

    在他们的沙海神祭的概念中,他们统治的部落,其实就是他们的领地,他们的王国。  一 看书   ww w·1ka ns hu·

    叶真的行为,更像是一种入侵行为。

    所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沙海神祭蒙力西就是全力。

    下一刹那,沙海神祭的蒙力西的目光就看向了叶真身后的神卫大队。

    “踏入迷途的羔羊们,醒悟吧。你们踏入迷途,只是因为魔鬼太狡猾,还利用了天神的名义。

    只要你们迷途知返,伊稚天神是不会怪罪你们的,无论是你们,还是你们的部落,都可以重新回归到伊稚天神的怀抱。”

    叶真知道,这可能是考验他背后这些神卫忠诚的时候。

    但是叶真最清楚,人心这东西,是最经不起刻意的考验的。

    做为沙海神祭的蒙力西可以代表伊稚天神,自封为神使的叶真,也代表着伊稚天神,叶真不想让背后的这些神卫为难。

    所以,蒙力西的话音刚落地,叶真的大笑声就响了起来。

    “如果伊稚天神的恩赐,都不能让你们重归伊稚天神的怀抱,那只能说,不是伊稚天神抛弃了你们,而是你们,远离了伊稚天神的荣光!”

    悠长的呤诵声中,叶真的指间,飞出了无数的伊冬青神树的种子,仿佛雨点一般瞬息间就洒满了方圆两百里的范围,落在了那些靠拢向沙海神祭蒙力西的沙族人的间隙中,脚旁身前。

    落下的刹那,淡绿色的嫩芽就飞快的抽出,沙海再次像是波浪一般滚动起来。

    那是伊冬青神树的根系在地下深扎的动向。

    不过须臾间,那一颗颗伊冬青神树就开始再次抽枝。

    这两个多月来,小妖的修为只是堪堪提升到了界王境三重,但是,每天催生数百万颗伊冬青神树,却彻底的将小妖的潜力给压榨了出来。

    两个半月前,小妖催生百万颗伊冬青神树,最少需要半刻钟的功夫。

    但现在,百息不到,就可以彻底催生出来。

    两个多月的非凡锻炼,让小妖催生控制花草树木的能力,成长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而叶真的元灵的增长,也让小妖催生控制的范围,从百里方圆暴涨到了两百里方圆。

    在无数沙族人震惊无比的眼神中,短短百息不到,之前荒芜无比的原沙部落,已经被伊冬青神树之花给包围了。

    许多沙族人,在伊冬青神树之花绽放的过程中,已经不自觉的再次跪拜向了叶真,一脸的敬畏。

    不过,在沙海神祭蒙力西的元灵气息控制下,许许多多的沙族人,依旧站在那里,眼里满是震撼,但神情中还有一丝诱惑与坚持。

    可是,这许许多多坚持的沙族人,并没有看到,哪怕是他们背后的沙海神祭蒙力西,此时眼中也写满了震撼。

    沙海神祭蒙力西此前只是下边的祭司说起过这种手段,但从未亲眼看到过,如今亲眼看到,那感觉,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尤其是沙海神祭蒙力西身后的神殿武士,此时看向叶真的目光,已经完全不一样,一些神殿武士的目光,已经带上了丝丝敬畏之色。

    蒙力西想反驳叶真,想拆穿叶真,但在这种神迹一般的手段前,蒙力西哪怕是沙海神祭,此时也是口干舌燥,想不出半个反驳的字来,而叶真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

    “伊冬青神树,乃是伊稚沙海天神的恩赐,亲眼目睹伊稚沙海天神的恩赐绽放,还不能让你们回归伊稚沙海天神的怀抱。

    那么,伊稚沙海天神是宽容的。

    你们可以用你们的经验,去看一看,去尝一尝,看看这**开的伊冬青神树之花,到底是魔鬼的诱惑,还是伊稚沙海天神的恩赐呢?”

    叶真的声音刚落地,原沙部落的头人迪加,就带头扑向了离他最近的一株伊冬青神树。

    开始用鼻翼嗅那伊冬青神树之花的香气,取下花瓣品尝味道。

    一时间,无数原沙部落的沙族人都开始这么做。

    更有甚者,一些老者颤抖着双手,将面前的伊冬青神树从根部挖开。

    伊冬青神树的花朵可以幻化,但是伊冬青神树那发达无比的瘤体根系,却是无法作伪。

    下一刹那,看着虬结成墙壁一般的根系,口中多少年未变的伊冬青神树花瓣的味道与香气。

    大量的原沙部落的沙族人,惊惶无比的膜拜向了叶真,祈求着伊稚沙海天神的原谅。

    眼睛可能会欺骗他们,但是嘴巴与舌头还有手,却不会欺骗他们。

    相比这些淳朴的沙族人,原沙部落的头人迪加,就不那么淳朴了。

    他很清楚,这是真的伊稚沙海天神的恩赐,但是沙海神祭蒙力西却在这里,他需要考虑沙海神祭蒙力西的态度。

    他需要考虑立场以及站队的后果。

    所以,原沙部落的头人迪加和他们亲信们,哪怕已经被叶真施展的神迹给震撼到了,但还是犹豫的看着沙海神祭蒙力西,想看一下蒙力西的态度和反应。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开罪沙海神祭蒙力西。

    伊稚神殿的沙海神祭啊,那可是动念就可以决定无数沙族人部落的恐怖存在。

    可是,原沙部落的头人迪加,却忽略了叶真的态度。

    看着还有一部分原沙部落的族人还站立在那里,不肯承认伊稚天神的荣光。

    叶真的目光陡地转冷,带着几分寒意的声音,陡地响起。

    “伊稚天神是仁慈的,是宽容的,但是,伊稚天神的仁慈与宽容,却是有限的。

    对于不愿意重回伊稚天神怀抱的人们,仁慈的伊稚天神不会惩罚你们,只会收回天神的荣光,收回天神对你们的庇护。”

    下一刹那,在原沙部落的头人迪加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之前,刚刚**开的无数伊冬青神树之花上,陡地飞出亿万点绿色光点,仿佛河流入河一般,飞快的汇聚进了叶真的身体。

    而刚刚**开的无数伊冬青神树之花,瞬息间全部枯萎!

    原沙部落的头人迪加傻眼了,原沙部落的沙族人傻眼了。

    沙海神祭蒙力西傻眼了,就连帕坦也傻眼了,帕坦还不知道,叶真这个神使竟然还可以让无数伊冬青神树之花瞬间枯萎。

    站在叶真身后的神卫大队成员,此时看向叶真的目光,变得更加的狂热,看叶真的目光,已经有若看神一样。

    但反应最大的,却是那些原沙部落的沙族人。

    许多沙族人,方才还围着几株伊冬青神树在狂嗅着,一脸的喜色。

    可瞬息间,他们为之狂喜的伊冬青神树,就变成了一堆枯枝。

    许许多多的沙族人,瞬间就崩溃了,被吓傻了。

    一个个惊恐无比的跪向叶真的方向,嚎啕大哭着,祈求着伊稚天神的原谅。

    原沙部落的头人迪加也傻眼了,是真真正正的傻眼了。

    因为方才枯萎的,不仅仅是方才叶真这个神使展现神迹瞬间**开的数百万颗伊冬青神树之花。

    他们原沙部落仅存在部落附近的五十余万伊冬青神树,在同一刹那全部枯萎。

    换言之,他们原沙部落已经没有半颗活着的伊冬青神树了。

    这对一个部落而言,是灭顶之灾。

    用不了多久,他们原沙部落的生存环境,会一天比一天恶劣,但这却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伊冬青神树全部枯萎,代表着这个部落已经被伊稚天神给抛弃了。

    在沙海中,被伊稚天神抛弃的部落的子民,连罪民都不如。

    没有任何一个部落敢接纳他们这些被天神抛弃的子民。

    甚至连接触都不敢。

    瞬息间,原沙部落的头人迪加的脑海就变得一片空白。

    他做梦也想不到,沙海神祭蒙力西在前,竟然会变成这种样子。

    冷汗瞬息间就湿透全身。

    迪加身后的十八位原沙部部落的界王境勇士,看着这一幕,纷纷不由自主的软倒在地,眼眸中,满是恐惧。

    整个原沙部落,在这一瞬间,被打入了地狱。

    狠命的摇了摇头,原沙部落的头人用一种祈求的目光看向了沙海神祭蒙力西。

    希望蒙力西这位可以伊稚天神意志的代言人,可以解决这种绝境。

    可是,面对原沙部落头人迪加乞求的目光,沙海神祭蒙力西无动于衷。

    其实,并不是沙海神祭蒙力相不帮忙,其实,他想化解目前这种危机的想法,无比的迫切。

    但苦于没有任何方法。

    以他的实力,不计消耗的情况下,同时催生一万颗伊冬青神树种子发芽就是极限了。

    至于瞬息间发芽抽技扎根开花这种事情,打死他都做不到。

    在这种神迹一样的手段面前,他已经没有任何反制的手段了!

    更要命的是,叶真这一荣一枯的手段,瞬息间将他这个沙海神祭推到了一个无比尴尬的地位。

    此时再否定叶真,就是否定整个伊稚神殿的信仰。

    而且也没有否定的方法。

    可以预见,今天过后,他蒙力西这个沙海神祭的威望,将会下降到一个可怕的程度,而且带来的恶颗,远远不止这些。

    突然之间,沙海神祭蒙力西就有些后悔了。

    蒙力西后悔,原沙部落的头人迪加,却是快要将肠子悔青了。

    如果方才的事情可以重来一次,他一定会用最虔诚的姿态去膜拜神使叶真,而不是质疑和摇摆。

    可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

    一咬牙,原沙部落的头人迪加就跪伏在地,以最卑微的姿态,膝行向了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