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六七章 羽凰天宫的老巢

    按照雷迪所说,归兰寺到底为何被灭,估计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内情了,因为知道内情的是归兰寺的绝对高层,但这些人都死在了那一役里了,归兰寺的一般弟子,可能都不见得知道有羽凰天宫这个存在,他们跟现在乾正学府的很多弟子一样,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雷迪是来帮忙的,而其她本就是天外天追查此事的暗中力量,而且跟归兰寺还有深厚的渊源的,所以了解的比较多,但也无法接触到更多的太过核心的东西。

    对方请到的天外天的高手,不止她一个,有神场境的修士,也陨落了。还有几个,现在生死不明,现在雷迪看起来神情自然,泰然自若的,当时得知自己同来的神场境高手陨落,感受到对方陨落的气息后,雷迪一度以为自己肯定活不了了,绝对没办法逃出生天。

    这次能见到余宇,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同时也坚定了她要追查下去的决心,也没有退路可走了。估计对方也知道有天外天的人在帮助归兰寺了。

    毕竟这些帮手的功法路子,对方很有可能十分熟悉,天外天,毕竟是在高层那里还是很出名的,他们的功法路数,余宇自己也很熟悉。

    而归兰寺知道请人,就说明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也是余宇最想知道的问题,那就是归兰寺是怎么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的?

    他们的对手,是隐藏的,是羽凰天宫,是背后的力量,神秘而不可测。归兰寺的实力和底蕴,让它都足以对抗西陀之地内部的任何纷争,几乎可以这样说。

    就像是目前的凤麟阁,如果是上古道场的内部纷争,凤麟阁有足够的力量跟人一战,输赢不见得,最少可以打成平手,然后大家一起死。

    归兰寺的底蕴,比凤麟阁厚了不知道多少,很多万年积累下来的资源,各种大能留下来的宝物,独特的功法传承,不断完善的阵法体系,等等,都让他足以对抗任何一股力量。

    结果要请人了,那就说明他们知道,自己碰到了无法战胜的对手,甚至有可能是殊死一搏。而被请去的诸如雷迪这些人,多数也都有一定程度的必死之心的。

    那就说明归兰寺知道有人要打它,而且这个敌手,就是羽凰天宫。凤麟阁可没有这个本事,包括穆凌子在内,都不知道对方在干什么,什么时候会攻打凤麟阁,这些都不知道,为了不惹人注目,穆凌子现在都躲起来了。

    可见凤麟阁跟归兰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而据雷迪所说,这个问题,归兰寺的人,还真跟她解释了。余宇的这个疑问,大概也是雷迪他们的疑问,包括当时同去的神场境修士的疑问。

    事实上,当初龙颜菲跟余宇说,归兰寺遭遇灭门之祸的时候,没人帮忙,也不尽然,有去的,而且不少,不过外人不知道而已。当然,更多的人没去也是事实。

    那一战持续的时间并不算太短,毕竟屠城是需要时间的!

    对方的解释是,他们不但知道了羽凰天宫的一些底细,归兰寺的高层甚至不止一次直面过他们的宫主,也就是当时雷迪见到的那个十七八岁的年青姑娘!

    同时,归兰寺还打入了对方的内部。

    “这……这……”听到这里,余宇惊的下巴差点掉地上了,居然有这种事,还能打入对方的内部去?

    “我们无法进入他们的内部,是因为他们的成员,尤其是核心成员,也就是羽凰天宫的灵族成员,都是无法搜魂的,不知道有关他们的任何信息,但归兰寺却有办法破解这个难题”雷迪道。

    “什么办法?”余宇眼睛一亮心道如果能把这个问题破解了,对战羽凰天宫,其实就有一半的成功率。

    宫主再厉害,她也就是一个灵族的人而已,顶了天,也就能跟上古时期下来的仙人相比,一个仙人,他能泛起多大的浪花?这个世界藏龙卧虎,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的。

    知道了他们的信息,事情就好办的多了,现在最大的苦处,也是难处,就是不知道对方的任何事,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靠一点点的线索,去推断而来,这是最让人头疼的。

    “你别忘了,佛修有三大功法,大手印,六字真言以及万丈真身,这个万丈真身,指的是元神,只要将元神修炼到一定境界,就可以突破对方无法被搜魂的障碍。”雷迪说道。

    余宇不信的看着她“我听说,现在整个西陀之地,别说是万丈真身,就是一丈的真身,也没有和尚可以达到了吧?”

    “你错了”雷迪摇头“现在西陀之地的和尚水平明显下降是事实,但不代表没人可以做到一张真身了,这就太夸张了。归兰寺就有老僧人修到了一丈真身以上,他的境界也是极高了,当时跟那个宫主对战的,就是这个老和尚为首的。”

    “哦,看来搜魂的,也是他亲自动手的喽?”余宇道。

    “是啊”雷迪道“你也知道,这种事,他那种境界的高手,有的时候如果不是亲力亲为,我们这些人是真的做不了太多事的,毕竟对方太强大了。也是因为这个老和尚的多次出手,甚至悄无声息的安插了一些人手在对方的内部,导致羽凰天宫的一些信息泄露。”

    “被她们察觉了?”余宇问道。

    “那是自然啊”雷迪道“宫主本人可不是吃素的,她虽然看起来很年青,但并不是真的年幼无知。她应该是很快就发现了问题,但一直压着没说,那个老和尚在研究她,宫主大概也在研究对方,彼此都摸清了对方之后,决战是在所难免的。

    所以跟你知道的,就是外界盛传的起因,不一样。归兰寺的一个分支有多大的能力,可以做什么事,让羽凰天宫的人,那么生气,甚至不惜伤元气的对归兰寺下手?”

    “你说摸清对方,指的是什么?”余宇敏锐的发现了这个话题,直接告诉他,似乎是有内情的。

    “我也知道的不多,不过从对方透露的信息看,似乎跟羽凰天宫的宫主有关,也跟羽凰天宫的老巢有关”雷迪迟疑的说道。

    余宇心中一动“羽凰天宫的老巢……你的意思,该不会是她们的老巢被归兰寺的人查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