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九 海山终败(上)

    马上就要开始比赛,众人自不会寒暄太久。。

    比赛到了这时候,可以说每一场比赛都分外的引人注目,因此,前来观看顾子倾与丁海山比赛的人数自然不少。当然,大多数人都是为顾子倾加油助威来着。

    丁海山已经立在台上等候着顾子倾的到来,顾子倾也不犹豫,与着身边的师友们点头示意后,就背着真武宝剑上了台。

    待得两人行礼完毕,比赛正式开始。

    丁海山取下别在腰间的斧头,皱了皱眉头的看了一眼那锋利的斧刃,似乎不忍心用这把斧头去劈砍对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然而丁海山也知道自己修为远逊于顾子倾,自己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

    “顾道友,贫道这把斧头虽是从东海山上的一个山洞中捡来的,没有什么名声,可是听郭道长说,这斧头是先天之物,威力无比。”丁海山叹道:“顾道友,贫道修为尚有不足之处,若打得兴起怕是难以收手,你可要当心哦。”

    众人听得丁海山之言,顿时一片哗然,先天之物?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啊,这个丁海山运气怎么会这般逆天,随便从一个山洞中就能捡到先天之物。

    在上一轮的比试中,大家只是对丁海山手中的斧头有所怀疑,这会被丁海山亲口证实手中斧头乃是先天之物,顿时一个个的看向那斧头的眼神都变了,心道自己要不要去东海山上碰碰运气呢?

    台下的李易听得丁海山之言,顿时一声苦笑,经此一役丁海山手中先天斧头的名声在修真界传扬开来,怕是从此东海派与丁海山再无宁日吧。

    顾子倾也是微微吃惊,两人之间修为上的差距并不是一把先天之斧能改变的,况且顾子倾手中的真武宝剑也不是凡物,不过顾子倾被丁海山言语中的真诚打动,顾子倾缓缓取下背后的真武剑,不过宝剑依然没有出鞘,道:“贫道手中真武宝剑乃是传自本派祖师爷三丰真人,道友且放心就是。”

    意思是要丁海山不要有所顾忌,尽管来攻。

    丁海山点点头,道:“如此贫道就得罪了!”

    说罢,丁海山举起手中斧头,一声大喝:“移山,疾!”就着斧头凌空向着顾子倾直接劈去。

    斧影直接幻化成一座大山,拔地而起直耸云霄,直挺挺的向着顾子倾以泰山压顶之势砸去。丁海山的道术简单直接,并无丁点花哨之处,完全以势摄人,以力压人,倒是当得起“大巧不工,重剑无锋”那句话语。

    面对着丁海山斧头幻化出来的那坐大山,顾子倾面色不改,只以左手副口,抱右手四指以右手虎口,抱左手大指,同时,两手大指稍各自接触另一手心,旋即一声娇喝:“太极出,阴阳合,疾!”

    在顾子倾的身边,顿时风起云涌黑白光芒闪烁,顷刻间就在虚空中化作一个太极,太极飞速圆转,向着虚空中的大山自迎而去。

    李易见得顾子倾施展出太极诀,心中亦是不禁暗暗点头,同样是施展太极诀,前日清虚施展时尚需盘膝打坐,而近日顾子倾随意站着便已施展,可见顾子倾对于太极诀的使用,实已达到随心所欲。

    太极以小博大,俨然不惧,大山之势虽强,之力虽大,然而竟被小小的太极强行拦住,在虚空中居然不得前进半分。

    丁海山见此情况,双目圆睁,手中斧头再次凌空一扫,口中大喝:“道友且再接我这招倒海!”

    丁海山一扫斧头之后,复将斧头抡圆,只见斧头上的景象突然就起了变化,波澜顿生,幻化出一片汪洋大海出来,大海浪涛汹涌,咆哮着向着顾子倾所在直卷而来。

    上有泰山压顶,下有东海伏波,移山倒海,双管齐下。

    李易在下面看得赞叹不已,果然实战才是提升修为的最快捷径啊,这几场比赛下来,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丁海山的修为是一日千里,飞速提升,照这样下去,相信在不久以后,丁海山也就要面对着突破生死玄关的问题了。

    泰山之重,东海之广,岂是人力可以挡之?顾子倾芊芊身影,在高山大海之前,实在是有若蝼蚁般的渺小存在。

    众人即便明知以顾子倾的修为定有应对之法,然而一个个的在心中还是情不自禁的为顾子倾捏了一把汗,生怕一个不小心顾子倾就会被那泰山压垮,被那东海覆没。

    顾子倾凝眉相望,面对着眼前的覆顶之灾不见丝毫慌乱,依旧是那般的从容不迫,当真应了那句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眼见山海之势即将临近,顾子倾只将双手一合,掌中真武宝剑暗扣,微微闭上双眸,仿佛豪不理会眼前的情景一般。

    顾子倾朱唇微启,犹如黄鹂清唱,声音不大却清晰无比,弥散于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顾子倾一字一顿的念道:“天地无极,生我太极,乾坤借法,法相天地,疾!”

    虚空中的那个太极越转越快,到得后来,其速度快得肉眼看上去竟然像静止了一般,黑白分明间仿佛根本就没有流动过,伫立在那里。

    返璞归真!

    台下观战的武当派掌门大弟子清虚看得双面放光,又在心中暗暗与自己所学印证,自是受益良多,不禁在心中感叹:顾师姐的修为原来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可笑我以前还以和顾师姐并称“武当双璧”而沾沾自喜,今日见得顾师姐出手,实在是我以前太过坐井观天啊!

    就在此时,那似乎静止的太极“蓬”的一声脆响,向着四面八方炸裂开来,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说也奇怪,就是这太极消失之时,丁海山斧头幻化出来的高山大海居然停止下来不再前进,仿佛有一张无形的天将它们给束缚住,让它们再难动得分毫。

    泰山再高,以不过天地间一山东海再广,亦不过天地间一水。两者又如何与无所不在无所不包的天地相提并论?泰山东海之比天地,譬如蝼蚁之比人神也,在顾子倾太极的法相天地面前,丁海山幻化多泰山东海自是毫无脾气。

    丁海山心知不妙,赶紧后退一步,想要摆脱顾子倾的束缚。

    顾子倾哪里能让丁海山如愿以偿?彼退我进,顾子倾脚步轻移,扬手便是一甩,只见那虚空中的泰山东海,硬生生的被顾子倾给拖动,在空中兜了个圈,就像两个诺大的球儿一般,竟然向着丁海山反砸回来。

    众人看得叹为观止,太极的“借力打力”在这一刻,被顾子倾发挥得淋漓尽致。

    李易亦是心折,是啊,所谓“还”,当然是如顾子倾一般,原原本本的将“借”的东西归还给主人,才能被称做“还”啊,像前日与清虚的比试,清虚先行将李易的道术化成阴阳二气吸收,再反转于李易之身,那样怎么能叫做“还”呢?

    望着虚空中那黑压压的大山和绿沉沉的海山,丁海山脸色大变,只觉得头皮都在发麻,这会儿丁海山终于知道前几场比试时,对手的感觉了。

    丁海山大喝一声,将斧头迎着那高山大海直抛而去,斧头上一阵阵青幽的光芒四射,满天席地而起,堪堪抵住那即将临近的高山大海。

    “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冲击波四散飞扬,在演武场上回旋激荡,染得尘土四起。

    那高山大海本就是丁海山全力使出,这会又被顾子倾以法力加强,顿时才一接触间,就让丁海山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丁海山一声闷哼,身子随着那汹汹来势连连后退,“咔嚓”丁海山双手举天身子后仰,两脚竟然在地上生生的拖出来两条槽迹来。

    眼看就要到达演武场边缘即将落败,丁海山仰天一声狂吼,双脚用力往地上一插,那被龙虎山诸多先辈以道法加持防护的青石地板楞是被丁海山双脚直接踩进去了一尺有余,而丁海山也借此之力,终于将身子给定住不再后退。

    丁海山伸手往胸口一拍,一口鲜血吐将出来,喷在那虚空中的斧头之上,那斧头受得鲜血一激,原本还奄奄一息的样子,登时又是生龙活虎,斧身暴涨几欲亘贯天地之间,迎着那当面而来的高山大海直接劈去。

    “轰”以泰山之峻,以东海之倾,也当不得这一斧之威,一道道闪电伴随着一声声雷鸣中,高山大海被劈得烟消云散。

    阳光照射下来,一切似乎都回复了平静,除了众人的心潮澎湃。

    顾子倾还是如先前一般,一席淡黄长裙,如一朵寒梅,静静的伫立着绽放在那演武场中央,云淡风轻间,仿佛方才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反观丁海山则不然,丁海山口角尚在流着鲜血,披头散发着双脚插地,身前被拖出两条深深的痕迹,直有三丈长短,让人触目惊心不已,而丁海山身上衣衫破破烂烂,几成布条褴褛在风中摇摇摆摆,现出里面的虬肌来,简直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一招之间,高下立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