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都市言情 - 吾凰万岁在线阅读 - 第573章 我有一计,可令殷国内部自乱阵脚

第573章 我有一计,可令殷国内部自乱阵脚

        应苍将剑拔出来,鲜血顺着剑刃滴下,弄到了他的鞋上。

        应苍随手把剑扔下,命人将这个被他捅了一剑的将领拖出去。

        其他人不敢再触应苍霉头,营帐内气氛十分冷凝。

        应苍转身看着沙盘,把每座城池都看了一遍。

        现在的情形,对应苍来说很不利,他们从碧玉城攻入,大部队经过一线天,虽然一路拿下了西永和九乡,但应苍总觉心中不安。

        若要再往前走,虽然一路平坦,但是会离虞廷大军驻扎的地界越来越近。

        倘若崇涧没有被攻破,应苍是很乐意率领大军,跟这位敌国大将军碰上一碰的。

        要是能把虞廷拿下,那么他便是一路率领大军攻入盛京,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如今崇涧被郭听涛那个蠢货弄丢了,虞安歌只要不傻,就会切断大凉朝廷支援和补给的渠道。

        应苍越看心中的火气越大,表情也逐渐扭曲起来。

        好一个虞安歌,屡次三番破坏他的计划,让他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他就该在殷国时,不惜一切代价,把要把虞安歌给弄死。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应苍只能打碎了牙齿和血吞。

        他的眼睛扫过一众将士:“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你们可有主意?”

        营帐内还泛着淡淡的血腥味儿,方才乱说话的将士怎么死的,他们还心有余悸,此时面对应苍的询问,他们哪里敢轻易答话,要是哪句话说错了,岂不是要步方才那个人的后尘?

        见众人不说话,应苍直接点人:“付记,你驻守边关多年,对两国舆图也颇为了解,你说说看,接下来该怎么走?”

        付记身子明显一颤,硬着头皮站出来道:“臣以为,可保守行事。”

        应苍道:“说说看。”

        付记道:“凤翔将军虽然占据了崇涧,可攻城容易,守城却难,朝廷的军队正往崇涧赶去,夺回崇涧指日可待,圣上不若在此地稍作停留,等崇涧夺回来,再继续向前。”

        一旁的费逸礼脸上露出不赞同之色,被应苍看到,便又点了费逸礼的名字:“费逸礼,你怎么看?”

        费逸礼拱手道:“末将倒是赞同付将军前面说的话,朝廷军夺回崇涧指日可待,只是末将以为,咱们此时不宜停下脚步。”

        应苍颔首:“展开说说。”

        费逸礼道:“之前进攻邕城和碧玉城,耗费了许多功夫,可圣上御驾亲征后,便一口气拿下碧玉、西永和九乡,此时士气高涨,我方当一鼓作气,继续进攻。”

        付记打断费逸礼道:“费将军,崇涧被夺,无论是支援还是军备一时半会儿都跟不上,一味前行,岂不是陷我军于孤木难支的境地?咱们也就罢了,圣上乃万金之躯,岂可轻易涉险?”

        费逸礼道:“我军装备精良,夺下西永和九乡并未折损过多兵马,至于军备,待夺下城池,城中一应粮草兵器,还不是任我等夺取?”

        在费逸礼看来,完全不需要担心补给,每拿下一座城池,便抢一座城池,这叫就地取材。

        付记跟费逸礼不对付是早有的事,如今意见上又出现分歧,自然是谁也不愿意让谁。

        付记据理力争:“碧玉城是一座空城,西永和九乡都是贫瘠之地,大军占据后,百姓早早撤离,根本没有收缴出多少好东西。”

        费逸礼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咱们在城中搜刮出来的禽兽和粮草也不算少,供兵马食用绰绰有余。”

        两个人就这个问题在营帐内吵得不可开交,应苍的头都要炸了,他大喊一声:“都住口!”

        付记和费逸礼连忙闭上嘴。

        应苍冷着一张脸,看向岑嘉树道:“你曾是殷国人,你说一说!”

        岑嘉树忽然被叫,莫名打了个激灵。

        这些日子他在凉军之中可是个十足的边缘人,没想到应苍居然会在这么关键的问题上询问他的意见。

        岑嘉树稳了稳心神,倒是没有顺着付记或是费逸礼的话说下去,而是道:“听说殷国有内乱,南川王反了。”

        应苍颔首,心里一阵焦躁:“是,他不仅反了,还一路攻向边关,来者不善。”

        岑嘉树道:“我有一计,可令殷国内部自乱阵脚,让虞廷应接不暇。”

        应苍一挑眉,他对殷国内政虽有了解,可终究没有岑嘉树这个土生土长的盛京人清楚:“什么计?”

        岑嘉树在应苍耳畔耳语一番,果然看到应苍眉目舒展起来。

        末了,应苍道:“可。”

        -------------------------------------

        这个春天,对于殷凉两国人来说,都格外难熬。

        商清晏骑在马上,分明是仲春时节,天气正慢慢转暖,他却还披着厚重的狐裘。

        受了那两次险些要了他命的重伤后,他的身体大不如前,再加上这段时间的奔波劳累,让他的身子又不可避免地孱弱下来。

        从前他要靠装病来求生,如今全是不用装,都带着一副病容。

        竹影在一旁看着十分担忧:“主子,还是歇一歇吧。”

        商清晏拢紧身上的狐裘,微微蹙眉:“不必歇。”

        上一世给商清晏晚了一步,看到的就是虞安歌悬挂在城门上的尸首,令他痛不欲生。

        这一世,虞安歌征战凉国,危险重重,他自然想要尽快赶去支援虞安歌。

        竹影见商清晏执拗的神色,知道劝不动,便没有再劝,只是不忘给他备好药,让他每晚服用。

        前往边关这一路阻碍重重,圣上似乎很害怕商清晏去边关,一路下令让人阻拦。

        可商清晏韬光养晦多年,实力不容小觑,再有前世行军经验,所以这一路走得还算畅通。

        甚至他还在途中招揽了各路义军,令军队扩大,也让龙椅上那位圣上日夜担惊受怕。

        哪怕如此顺利,商清晏还是止不住焦虑,每每收到边关的消息,他都要做许久的心理建设,才敢打开,生怕虞安歌出了什么事。

        不过幸好,每次战报的虽然凶险,但虞安歌总能凭借自己的智慧化险为夷。

        随着路边的花儿开了又谢了,春日悄悄逝去,商清晏距离边关越来越近。

        可就在此时,一道圣旨传入边关,让虞廷顿时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也生生打断了商清晏前往边关的步伐。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