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玄幻奇幻 - 虚空降临之拂晓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八极加披挂

第三十四章 八极加披挂

        第三十四章八极加披挂

        久阴山门九层高台上,赵云灌注灵力的轰击全数打在了黄麻道人身上。

        “砰!”

        空气中不断传来爆炸之声,赵云的两记大杀招超越了凌空飞踢的威力。灌注了虚无灵力的铁山靠和崩拳何止是恐怖来形容,如炮弹一般轰击黄麻道人。

        此时的黄麻道人如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在地上拖了长长一道冒着黄烟的深痕。

        “八极加披挂,神仙也害怕。何况是真的开挂,我这虚无灵力你挡得住吗!”

        赵云问手白鹤亮翅,身形转眼就出现在黄麻道人身前抬脚踏出。

        而黄麻道人也还能伸手格挡,但赵云飞速鞭腿踢掉道人手中的锈剑。

        “左蹬一跟!”

        再度补了一刀,而这时的黄麻道人再也没有反抗之力。黄色的身影如沙包甩到了崖壁之上,哗哗的石子溅射,在墙上留下了一个凹痕。

        久阴山门的高台上,四处散落着碎石,细长的剑痕布满了这一层。

        赵云负手而立,静静地看着墙边趴在地上的黄麻道人。

        “前辈得罪了,在下也是没办法。”

        朝着掩没在黑影中的黄麻道人,赵云轻轻拱手。毕竟是老前辈,他还是施了一礼。

        “经此一战,感悟又变得多了起来。”

        虽然赵云战胜了黄麻道人,但是他并没有太过高兴。自己欠缺的还是太多了,这仅仅是是一个类似幽魂的纯在。

        可以说是艰难取胜,甚至多次陷入生死危机。凭借自身的灵活才将这般死物降服,若是真正的生灵自己恐怕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赵云双手摊开,不断浮现虚无灵气,点点金光萦绕在手中。

        激战最后一刻时,赵云的两大杀招运用的是八极和形意拳中威力强大的两式拳法。虽说是凡俗武学之技却被他融汇了灵气奥妙,本就是最大程度发挥赵云现在强大的肉身力量,虚无属性的灵气增幅之下,直接破坏掉了黄麻道人这道残存的阴魂躯体。

        “武学和仙术的结合吗?不过威能太过有限了,灵气溢散浪费的太多了。这般消耗也就我能仗着体内炁丹磅礴的灵气支持,若是遇到同等境界的修士哪会给这机会。况且灵气的恢复可不容易,寻找上古遗留势在必行啊。”

        赵云还在继续体会着与黄麻道人的战斗,同是修士让他对于修为的认识受益匪浅。

        墙边的黄麻道人黑影化为一道雾气,渐渐消散显露出本来的样子。地上遗留下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以及一个古朴的玉牌。

        赵云见状走上前查看,黄麻道人已经不见踪影。

        “这是爆装备啦?”

        赵云将玉牌和锈剑招摄到手中,心中各种心思转动,不免的想到这难道是他战胜黄麻道人获得的战利品。

        与此同时,六层的神祠崖壁上。属于黄麻道人的神祠内,他的神像闭上了眼眸。神像的面容逐渐消失,最终化为了一个人形的泥土神像。供台上的贡品化为飞灰,香烛随着跳动逐渐熄灭。

        “黄阶弟子!”

        “这是久阴山的弟子身份信物,不过有点low啊,才是黄阶。”

        灵识触碰到玉牌,一些信息瞬间传递到脑海。赵云也知道了这令牌的作用,代表了久阴弟子的身份。有了这玉牌自己就算是久阴的人,凭借此物出入应该会很方便。

        “久阴导引术!久阴剑诀!”

        竟然还有功法,虽然是最低劣的基础功法,但依旧让赵云非常振奋。而且还有一个剑诀,这应该是久阴弟子的常规配置。

        “不虚此行啊,登仙有望了。”

        赵云感到大为开心,虽然还没有演练功法,但凭他的见识,这两本功法的价值远超当世流传任何古籍。是真正的修仙功法,从那黄麻老道的实力就可以看出,一个残魂而已,就逼得赵云使出全力应对。

        要知道赵云的境界其实并不低,点燃灵火的他甚至在修行路上走了一大截。只是他自己不清楚自己的修为代表了什么,一切都是在黑暗中摸索前行。

        “这把锈剑还是一件下品灵器,可惜了内部灵性损失严重。”

        赵云收起玉牌,查看另一个收获。锈剑入手冰凉,剑柄处只剩下腐朽的木握。剑身长三尺三寸,颜色乌黑带着斑驳锈迹。

        提着锈剑赵云挽了个剑花,眉宇间闪过一丝异色。

        “竟是玄铁,难怪这锈剑的份量这么重。”

        握在手中锈剑在赵云灌注灵气后散发出淡淡的红光,嗡嗡的剑鸣声响彻高台。

        他尝试着朝崖壁上挥砍,一缕淡薄的剑芒随着赵云挥剑飞出。

        “砰!”

        随着一道炸响,墙壁之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剑痕。威力之强更甚黄麻道人之前的攻击,赵云非常满意的又挥舞了几下。

        “真是把好剑,如此神兵留在此处真是辱没了。”

        赵云手中浮现虚无之光轻轻拂过锈迹斑斑的剑身,光华照耀后铁剑的锈尘被赵云清除干净,显露黑灰色的古朴铁剑。

        虽然看着依旧有很大的磨损,不过赵云很满意,低调点也好。省的以为自己从哪淘的古董,今后对敌也是有了倚仗。

        再度舞弄了新到手的宝贝,最终才恋恋不舍的准备收起。毕竟神兵利器谁不爱,以前在军部虽然也有不少枪械。但哪有这种神剑使的痛快,若是可以他现在都想背着剑出去飞一圈。

        “久阴山这个门派还真没听过,弟子玉牌也没有详细的介绍。而且这里貌似也不是真正的山门,难道还只是外围的区域。”

        赵云继续查阅玉牌内的信息,里面对宗门只有简单的介绍。可以确定的是,久阴山是一个真正的修仙门派。

        “久阴,九阴。九为数之极,久代表了长久。就是不知道这久阴和九阴有什么联系。”

        走在高台之上,对于久阴这个名字赵云也想到了很多。他不经联想起了九阴,甚至江湖中有一门武林秘籍就叫做九阴真经。

        阴阳之道贯穿了东大陆的神秘道学,各种典籍和自身都对阴阳有特殊的感情。他本就是修习太极拳出身,成就宗师更是将太极之理发挥到极致。

        而五行阴阳则是贯穿修道界,它的存在可以说是玄道之术的基石。任何的基础理论都无法脱胎阴阳五行单独而论,而阴阳本身就代表了天地。

        “这里有久阴山,是不是还有一座久阳山?”

        赵云不断猜想着,甚至他觉得还会有一个叫做久阳的地方。

        “一阴一阳之谓道,有久阴便会有久阳。名字可能会有变化,但阴阳平衡不会被打破。物极必反,久阴之极也可能会化生成阳。”

        对于久阴久阳他并太不在意,阴往往代表着不好,常常会让人联想到阴冥。可赵云不这么想,因为久阴反而会存在真阳。如果这里是久阳山他反而可能更加的小心,在久阳之地诞生的妖邪可要比久阴恐怖的多了。

        “久阴成阳,久阳成阴。万事万物都逃不出这个圈子,阴阳转换就在一瞬间。”

        赵云双眼微眯,重新打量起了这个久阴山的洞天世界。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就是久阴山的山门之处,刚刚遇到的黄麻道人可能就是这个久阴山的弟子。

        “就是不知道那道人的出现是意外还是这洞天内的布置,如果是后者的话,这久阴山就没那么简单了。”

        能布置试炼大阵的宗门,起码不是一般的势力了。修道本非易事,费时费力留下传承可不是一般修士所为。这跟修为无关,一个是留下的传承要值得花这个代价,其次是愿意花费代价且有能力去留下传承。

        赵云不禁有些胡思乱想,对于一个不为人知疑似仙道宗门的地方足够令人瞎想。他望向高台边的长链索桥,前方是一片灰暗寂静的迷雾。

        “走了!”

        收拾心绪,赵云在桥边犹疑起来。前方通往未知的地界,可能是久阴的洞府,也可能葬身之所。

        古老的铁索桥横在山峰之上,锁链粗大环环相扣。上面青苔蔓延,斑驳锈迹带着岁月的气息。

        索桥横陈随风摇曳,宽度刚好够三人并行。而下方则是无尽深渊,此情此景煞是恐怖。

        “久阴山的索桥恐怖不是那么好过的,看着如此阴森恐怖。那桥上还有诡异的冰冷气息,一般来说这种宗门都比较怪异。说不定这桥也是一个关卡,走不过去的话便堕入深渊。”

        看着空洞的索桥之下,那片黑暗宛如噬人的幽冥。仅仅望向山底就让人全身战栗,即便以赵云强大的神魂都感到有些不踏实。

        “这桥不能随便上,不说桥上的诡异。光是失足落下便可能粉身碎骨,现在所处的地方可是九层之上。而这索桥下方感觉还要更深,也不知道藏有何等危机。”

        赵云面色有些凝重,一般来说带有阴字的宗派在典籍里都不是什么名门正派。要么是魔道,要么就是女性居多的宗门。那老道人既然也是久阴弟子,说明这不是一个女性为主的修道宗门。

        如此说来这久阴宗很可能不是善茬了,赵云缓缓的分析关于这索桥的一切。玉牌里没有相关的信息只有功法,为此他只能不断自行揣摩。

        “无论是试炼还是山门禁制,通往宗内的重要之地都不会太平。”

        这道索桥很可能是久阴山设在这里的一道障碍,无论是用来阻挡外来者,亦或是用来筛选天资卓越之辈都有其用意。想要平安度过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这种宗门更是放纵行事。绝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进去的,平凡之辈可是宗门不需要的。

        在修士的世界,常规的想法就不能拿在这里来考虑了。什么法制、什么道德都不能摆在这里,人道主义这种想法更是不符实际。修士修的就是天道,而天道的法则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此时赵云长身而立,玄铁剑在他的控制中背负在身后。以赵云强大的魂力,隔空控物早已手到擒来。何况他的灵气已经可以离体,此时的玄铁剑如臂指挥。

        “可惜只是把下品灵器,不能控制大小,不然也不用耗费些许灵气来携带。”

        赵云轻轻叹息,玄铁剑的品质虽然强于凡器,但也只是入门的灵器而已。具备些许灵性,对于修士释放法术有增幅。但并不是很方便,不能收入体内。这种灵器东大陆其实有很多,可惜许多都被馆藏起来,大多也没什么灵性了。若是使用相当于拿着古董,没有灵能加持,锋利程度可能还没当今的菜刀实用。

        一个古朴的玉牌被赵云取出,正是久阴山的弟子信物。他想试试这东西在这桥上有没有效用,毕竟内部之人和外敌入侵的危险程度可不会一样。

        手持玉牌的赵云不断靠近索桥,黑暗中的古老桥面浮现出点点星光。平台的桥头边有一块巨石,现在不断颤动着并散发出黑色的幽光。巨石上的灰尘不断抖落,显现出了三个金光大字。

        “往生桥!”

        看着眼前不断变幻的古桥,赵云内心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往生桥通彼岸,这是传说中冥界的忘川河上投胎走的桥。眼前这个显然不是冥界那座桥,但同样的名字代表的意义是相同的。古人的字句名号都是有讲究的,尤其是在修道宗门更为注重。

        “常常听说奈何桥上喝孟婆汤,很少听过往生桥。也许是十殿阎王各自的叫法不同吧,地府阎罗王也只是十殿之一。不知道冥界是否存在,我遇到的那个来自虚空大世界的黑袍老人。冥界这种界域也可能是存在的,典籍中的讲述也许不是空穴来风。”

        对这个世界的探索更加充满兴趣了,所有的谜团就等着我一一揭开。赵云周身浮动虚无之力,金色的灵气不断游动。驱散着从往生桥上传来的阴寒之意,他已经感受到那种生与死的轮转。甚至从这桥上能听到浅浅的低语,仿若九幽地狱传来的哭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