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网游竞技 - 末日之破碎苍穹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末日残种 第七章 A级危险种——风廉

第一卷 末日残种 第七章 A级危险种——风廉

        -------------------------------------

        公历二一一一年,九月一日,江南生物研究所

        今日的生物研究所依旧是一片混乱,因为在上个月中旬,生物研究所住进了一个奇怪的病人。

        病人现在躺在三层隔离带后的重症监护室内。

        躺着的少年,名叫:苏子贤,今年刚满十八岁,常锡市武中应届毕业生。

        这是隔离带前挂着的病号单写着的简略情况,而此刻看着病号单的男子,冷峻的脸庞上满是寒霜,身着藏有神秘图案的玄衣,最显目的是他另一只手中的带鞘长剑,这种古人样的佩剑装扮,现在已经并不常见。

        即便是先遣队内有少数人可以自由的配置炼金刀具外,现实中还真的没有人像这个男人一样佩剑出行。

        自从生物研究所给出外星细胞抗性列表之后,科技研究所那里便专门成立了一个特殊的部门,简称是:炼金部门,他们的任务是研制针对外星生物的兵器,炼金刀具就是其中之一。

        空阔的房间内,除了黑衣男子外,还有一个娇小的身影。

        从外表上可很清楚的判断出,她是华东军区先遣队c组的a级情报员,赵乐凡,代号:柏悦。

        “苏子贤是在避难所内被人注射了外星细胞,这件事是我没有处理好。”柏悦抱着胸前的笔记本,在黑衣男子的背后深鞠躬道。

        “知道是谁干的吗?”玄衣男子的眸子,并无精光的看着隔离室内的身影,淡漠的问柏悦道。

        “按照现场留下来的信息来看……是范清远。”柏悦从笔记本里抽出一张名片,上面是生物研究所的工牌信息。

        “范清远现在在哪?”玄衣男子问道。

        “杳无音讯。”

        “前线指挥部那里,你去传个消息,就说我有点私事要做,让他们守着。”玄衣男子准备离开的时候,对柏悦说道。

        “可是现在末日残种异变,常锡市的防线吃紧,总指挥让我催促你尽快……”

        “告诉他,我很忙,如果真的事事都要让我解决的话,他这个总指挥别当了,让贤吧!”玄衣男子的脚步没有停止,径直的从寂静的长廊中离去。

        五分钟后,所长办公室内,玄衣男子拿着刚刚的名片询问所长道:“说吧,这家伙在哪?”

        所长一身研究用的白大褂,名片上的范清远他很熟悉,只不过这一次看到会是这样的方式。

        所长戴着厚厚的眼镜,眯了下眼睛后,继续拨弄着手中的试管,淡淡回答:“不知道。”

        “蓬!”一道长条黑影将所长手中的家伙全部打翻,乒乒乓乓的玻璃碎裂声接连响起。

        沉重的长物在同一时间压在所长的肩膀上,所长不堪重负的趴在桌面上,他现在仿佛被一座大山压着一样,连气都喘不匀。

        “我再问最后一遍范清远在哪?你知道我的脾气,不回答我的话,后果很严重的。”玄衣男子重新问了一遍道。

        “自从他被生物研究所除名,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你来问我也没用。”所长回答道。

        “蓬!”玄衣男子猛地一脚踹在桌子上,无比沉重的巨力将所长连同办公桌一起踹飞,最后两者重重的撞在后墙上。

        “咳~”所长撞到墙后狼狈的跌落在桌子上,似乎刚刚的一击已经要了他的老命。

        “噔!”所长刚刚匍匐着起身,剑鞘便精准的插在他脖子边上的白墙中,玄衣男子蹲在所长面前,手指间一瓶试剂在所长的眼前晃来晃去。

        “最初外星生物降临的时候,很多人都无辜的丧命了,后来人类发现特殊体质的人,可以凭着自身的抗药性挡住外星细胞的同化……我很想知道,生物研究所的所长会不会对外星细胞有特殊的抗药性?”玄衣男子手上从抽屉里娴熟的拿出针管准备着,连串的晶莹小水珠从针尖被缓缓的推出。

        外星细胞的威慑力对于生物科研院而说,可是最大的生命威胁,生物科研院研究了近一个世纪,都没有解开外星生物的生命公式。

        这也是为什么玄衣男子如此逼迫的原因,外星细胞现在对于地球上的生物而言,可以说是致命毒药,无药可医。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我只是在前几天收到他的一封信件而已,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所长在玄衣男子准备动手的时候,大声叫道。

        他现在还不想死,面对玄衣男子的质问,只能全盘托出。

        “他现在在哪?”

        “可能会在军工宿舍地下三层。”

        “如果你以后不想再见到我的话,你还是彻底和他断了联系吧。”

        “你这个疯子。”

        “照顾好苏子贤,不然你懂的。”

        “嘟嘟嘟嘟……”江南生物研究所中忽然红色的警报灯彻响,这并不是来自内部的警报,而是有人远程发来警报声。

        “常锡市第三电磁副炮出现故障,现在前线指挥官号令所有先遣队成员,赶往前线,阻止末日残种。”玄衣男子拿出通讯设备,另一边接通的是柏悦,柏悦简单的说了下上峰下达的最高命令。

        “现在末日残种并不是最主要的,范清远的危险远要比前线更大,因为他之前的身份,他现在几乎掌握着所有生物学院的资料,前线那里的残种变异很可能是人为导致的,所以在面对上他们的时候,不要一味的遵循之前的战斗经验,将它们看做一个新物种来看待,你是a级情报员。现在我给你最高的特遣授权,观察目标生物的特性,将所有的情报第一时间传给我。”玄衣男子一边从所长办公室离开,一边和柏悦吩咐。

        “是!”柏悦简洁的回答后,两人的通讯中断。

        波涛汹涌的长江,现在已经是不可逾越的天堑,因为外星危险种的关系,长江海陆空被全线封锁了。

        九月的长江口,狂风呼啸,黑烟弥漫整个长江。

        这是从未有过的异象,从八月开始,长江沿岸便开始不停地下着黑雨,黑雨附着在陆地上,然后变成令人头疼的末日残种变异体。

        先锋军前线军区,已经被这情况搅得一团糟,因为黑雨并不固定的关系,末日残种的出现几乎没有任何的规律可循。

        公历二一一一年,九月一日,前线指挥部

        桌案前焦头烂额的总指挥一筹莫展的望着桌上的情报汇总,思绪陷入了沉思。

        从八月开始,长江就没有太平过,先是a级危险种风廉从长江上飞渡,紧接着数只b级危险种强冲海岸线,海岸电磁炮的接连狂轰,才稳住局面,否则常锡市的口子现在已经沦陷了。

        “总指挥,柏悦来了。”门口的电门开启时,一边的守卫汇报道。

        “果然,只有你回来了。”总指挥看到柏悦一人来此,目光很无奈的叹道。

        “见过总指挥!”柏悦来到总指挥面前,标准的敬了个军礼。

        总指挥从桌子前站起,透过周围的屏幕,指挥部可以看到长江沿岸的所有重要阵地,但是现在这些屏幕已经不够用了。

        指挥部调遣先锋军从两翼收拢,本来准备将末日残种聚歼,可在执行的途中先锋军被打散了,现在军队散落在前线的各个角落。

        远程无限通讯受阻,前线作战人员的行动在第一时间不能和指挥部的调度统一,损失惨重。

        “我已经让所有的a级特动员上前线组织战斗,他不来这个局面我不知道怎么打开。”总指挥望着现在基本稳定下来的前线战局,平淡的说道。

        “他说这次的末日残种并不是先锋军最大的隐患,他正在追寻根源,找到了就会赶赴前线。”柏悦回答总指挥道。

        “听说苏子贤出事了,还是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他没有因此降怒于你?”总指挥望着柏悦的俏脸,平静的问道。

        “我希望他追究我,如果是那样的话,起码事情还在他的可控范围内。”柏悦面无表情的回答总指挥道。

        “去完成他交给你的事情吧,末日残种虽然变异,但是我们先锋军也不是泥捏的,我已经放权给所有的a级特动员和a级情报员,不惜一切代价保住常锡市的防线。”总指挥现在身在指挥室内,他的任务是在等待华北军区的命令。

        长江沿岸都遭到了进攻,现在华北军区正在调配相当的军力赶赴前线,现在看来后方的调度与常锡市并无太大的关联。

        “明白!”柏悦得了总指挥的命令也不拖沓的直接离开了指挥部,指挥部到前线还需要一段路程,她已经耽搁了时间。

        柏悦刚刚从指挥部离开,总指挥的通讯便和华东总司令的接上了。

        “是小程吗?”

        “总司令!是我!”

        “风廉已经到了淞沪区,让那个底牌立刻前往!”

        “回禀总司令,他现在有其他任务在身,不方便前往。”

        “淞沪的军队挡不了多久,他不到长江口的防御就完蛋了!你现在就给我通知他,他不去的后果很严重……”

        “嘟嘟嘟……”

        总指挥的话没有说完,总司令那边的通讯已经断了,重新尝试连接,也无法成功连接。

        ……

        -------------------------------------

        指挥部内在如何如何,现在已经无关痛痒,目前最让人担惊受怕的,当属淞沪区域内的战况,现在长江沿线所有部队的目光都注视着这里,a级危险种风廉第一次强攻华夏,现在华北军区的担子很重。

        风廉的强度远超过一般人的想象,面对上它,华夏军部才知道为什么首尔会在一个月内被攻陷,这个神话本子里的山海异兽,真真正正的让人类明白了,血脉的压制。

        每一方战场,都有一个阵前指挥官,现在他才是最焦头烂额的那位,临危受命的说法他知道,可现在几乎是所有人都在等他失败的消息。

        a级情报员,周防云,在风廉进入淞沪区开始,他就成为了阵前最高指挥,带着a级最高权限,他现在拥有最高指挥权。

        风廉在江口被电磁炮击中了翅膀,现在只能徒步往前走,即便是这样,它的目标依旧很明显的指向大陆内部。

        周防云从一处高楼来到另一处制高点,正对着风廉的前进方向,浑身尘土的他现在并没有真正阻挡风廉的办法。

        “增援来了没有?”周围满是各种各样的爆炸声,a级特动员正在配合着牵制风廉的行动。

        通话中的声音也是弥漫着杂音,那边和这里相距不远,为了保证通讯的稳定,战场上有特殊的通讯设备,只不过通讯员刚刚的位置和周防云散开了。

        “吱……还没到……华北军区总司令传来消息,增援部队至少还需要一个小时。”那边气喘吁吁的声音回答。

        “md!……伤亡怎么样?!”周防云忍不住爆粗口问道。

        “我们刚刚派出去三支小队,现在音讯全无,风廉前进路线已经从城东硬生生的磨到了城西,虽然没有确切的民众伤亡报告,但是看着战况,民众伤亡肯定不小!”通讯员回答道。

        淞沪区这里的居民根本没有来得及进入避难所,风廉就从天上落了下来,从翅膀上的电磁灼烧来看,是电磁炮阻隔了风廉的前进路线,只不过现在淞沪区的居民遭了秧。

        “必须要将风廉从淞沪城区内赶出去,不然无辜者的伤亡会更多!”周防云也深知这一点,目光望着风廉无差别的狂轰乱炸,但凡是暴露在它眼皮子下的,都少不了走一趟鬼门关。

        “没有特殊工具的a级特动员,根本挡不住a级危险种风廉,现在我们只能被动防守!”通讯里有声音叫道。

        周防云知道这是实情,能够毁灭一个国家的危险种岂是几个a级危险种就能够挡住的?

        “千华受伤,第一梯队撤离!”周防云短暂的思考时,通讯里汇报a级特动员受伤的消息,第一梯队从风廉的周围撤了下来。

        “让明倩顶上!”周防云大声的叫道,然后通讯里出现了短暂的通讯中断。

        “是!”通讯里传来一个女声,现在a级特动员已经伤了三位,a级特动员很稀有,整个特遣队里的a级特动员也不过百十来号人,分派到各个地区,每个区都只有个位数的数量。

        明倩是第四个,周防云派她上,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我还能坚持……”通讯中传来一道男声,从声音上来判断,周防云知道是刚刚受伤的千华。

        “闭嘴!给我滚回去养伤!”明倩的声音反驳道,同为a级特动员,明倩的性格也很强硬。

        “指挥!”这一声叫喊也不知道是谁叫的,周防云已经分辨不出来了。

        “全员撤到第二梯队,原定的第一梯队不允许再有人……”周防云眼中血红的望着风廉的攻势,这只长得像老鼠和山羊的私生子的百米巨-物,根本没有将他们这群蝼蚁放在眼里。

        “我们撤退的话,周围的居民会出现更大的伤亡。”明倩顿在原地回答道。

        “听我的命令,让长江口六座电磁炮做准备…”周防云重新下达命令道。

        “指挥!华夏有明文规定:电磁炮不能对城区发动,不然无辜伤亡会很大!”通讯中的人员大声吼道。

        “qtmd的规定……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法,任何责任我来担!传我的命令,通告前线指挥部,临近所有电磁炮蓄力准备!”周防云笔直的站在最高的楼顶,望着胡乱肆虐的风廉,如果再不做出选择,伤亡会更大。

        先锋军指挥部,总指挥在周防云直接越权调动的同时,给周围所有电磁炮的开炮做了授权。

        “总指挥一共十六台电磁炮,其中有三台主炮,这个火力下……淞沪区就毁了。”总指挥处也有人看到了总指挥的调度。

        “电磁炮做最后蓄能准备,目标淞沪区风廉,启动电子眼辅助校准,无人机远程定位!如果想要降低伤亡,就让他们给我打准一点。”总指挥望着十六台都已经做出方位调度的电磁炮,那些炮口氤氲着不同程度的能量光晕,这是第一次电磁炮对内部施展。

        “谢了!”周防云从通讯中道了句谢,然后开始让所有淞沪区先遣队暂时撤出风廉周围千米范围。

        “报告,风廉的移动速度太快,电磁炮根本没有办法精准瞄准……”通讯中给出机械汇报声,这部分的工作上一片混乱。

        总指挥和阵前指挥都陷入了沉默,风廉在失去阻拦后,根本就是肆无忌惮的移动。

        “需要有人稳住风廉的移动!”通讯中沉稳的男声对所有人说道。

        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这个说话之人,听着很陌生。

        “我是苏东城,现在由我全权接管战局,军部所有人全部退出淞沪作战区,先遣队开始疏散陆地上没有安全隐藏的群众,电磁炮保持时刻蓄力状态。”那个男声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开始布置接下来的安排。

        “你这家伙,终于到了!”总指挥熬了半天,终于听到了等待人的声音。

        “各位久等了,后方大事已经确保无虞,现在让我来会会这个a级危险种。”苏东城握着手中的黑色长刀,在淞沪区的高楼间飞梭,数千米的距离,苏东城竟然不到十秒就赶到了。

        周防云望着在楼间穿梭的黑影,他曾经听闻过在多年前,全球组织过一次碎星计划,全球最精锐的a级特动员接了同样的任务,去往地球之外的外星飞船,查探敌情。

        碎星计划,全程都是保密的,没有知道碎星计划的内容,即便是a级情报员,也只能看到封皮上的简介。

        碎星计划是成功的,不过在鲜红的成功下面,是一大串灰白的称号,全球的a级特动员总共去了百人,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

        据说那是迄今为止,华夏区唯一的s级特动员,他被全世界认可。

        这个人的名字并没有人知道,全球一直记录的只有他的代号:夕辰。

        苏东城的黑影已经在无数人的目光中靠近了风廉,苏东城并没有比正常人多一条腿,也不比常人多一只脑袋。

        “蓬!”风廉看到了一直在它身边飞奔的蝼蚁,蝠翼中一只细长的手臂伸出,直奔着苏东城的身上来。

        “铿!”黑刀应声出鞘,苏东城凌空一跃,躲过风廉的捉拿之后,黑刀仿佛是化作千万把一般,刀影落下之时,风廉的手臂上坚韧的皮囊被撕开。

        “戾!”风廉感受到这股并无大碍的刺痛,这不是致命伤,但却很嘲讽。

        苏东城的脚步没有顿下,黑刀在他的手中,仿佛如臂屈指一般,行云流水的刀法在飞快移动的同时,在风廉的手臂上留下若有若无的刀痕,这些刀痕并不能够一次斩开风廉的皮层,在矛盾上,苏东城的兵器并没有一击撕开风廉龟甲的能力。

        “吼!”风廉深褐色的瞳孔看着像一只蚊子似的苏东城,他从小臂处的伤口沿臂飞奔到它的尖耳处,每一刀都不痛不痒的攻击。

        风廉不耐烦的朝着苏东城拍打,苏东城这次很果断,黑刀对着风廉的肩头刺入,整柄刀刃完全的刺入风廉的血肉,这时风廉感受到了蚊子般的刺痛。

        “嘶~”在风廉的巨爪还没有拍到苏东城的时候,欣长的口子就像是一支黑笔滑落一般,苏东城从上至下的滑落,风廉的手臂飞快的抖动,但却就是甩不下苏东城的身影。

        苏东城的脚上好像生了吸附力一样,沿着刚刚的刀痕上一路划开深三尺的沟壑伤痕,同时苏东城踩着风廉的双翼,从风廉的手臂处滑落之际,从风廉手腕处的一处命门接连劈斩。

        一秒三刀,苏东城的挥刀的姿势就像是砍柴人一样,凶猛而又连贯。

        “去你的……”苏东城在风廉寻找他踪迹的时候忽然暗骂了一句,随后身影又从风廉的目光中消失不见。

        苏东城的攻击虽然很流畅,不过他对风廉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一番操作的确很华丽,风廉依旧保持着无伤的战力。

        “全员撤出淞沪区,接下来的十秒,我会强行固定风廉的身位,电磁炮进入倒计时!”苏东城从风廉的身侧绕过之后,脚踏墙壁而起,利用风廉倾斜的躯体,苏东城正在独自一人朝着一旁的危楼奔去。

        ……

        wap.

        /94/94662/20987928.html